西方全球史中的帝国主义

董欣洁 2018-06-23 浏览:
帝国主义是历史学中的一个重要研究领域。本文考察了西方全球史对帝国主义的相关研究,从其如何界定帝国主义,及其把帝国主义作为竞争性社会组织和作为不同地区人类互动路径的三个方面的分析入手,认为西方全球史对帝国主义的研究在某种程度上从批判逐渐趋于宽松,而其把帝国主义视作竞争性组织和互动路径的做法,从开阔学术视野的角度而言自有其积极意义,但是难以对不同历史事件或进程做出科学、准确的判断与解释。这实际上暴露出西方全球史在基本历史文化立场方面的局限。

 西方全球史中的帝国主义

 

学界一般认为,“帝国主义”(imperialism)这个概念本身是在19世纪中后期欧洲列强殖民扩张时期出现的,有关其定义不少。爱德华•W.萨义德在《文化与帝国主义》中提出,帝国主义引出了各种问题、怀疑、争辩和意识形态问题。[2]这实际上说明了帝国主义相关问题研究的复杂性。例如,《不列颠简明百科全书》将帝国主义定义为:“国家扩张势力与领土的政策、行为和主张,特别是经由直接占领土地或对其他地区进行政治与经济控制来实现。”[3]在我国,根据《现代汉语词典》,“帝国主义”意指“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阶段。它的基本特征是垄断代替了自由竞争,形成金融寡头的统治”,同时也指帝国主义国家。[4]

实际上,虽然帝国和帝国主义现象在资本主义制度产生之前就已存在,但是19世纪70年代以来即现代的帝国主义与此前的帝国主义是有明显区别的。列宁从政治经济学的角度揭示了这个本质区别,即“帝国主义是作为一般资本主义基本特性的发展和直接继续而生长起来的”。[5]也就是说,帝国主义不是简单的一种对外政策,而是资本主义的一个发展阶段,是资本主义发展到了垄断阶段,金融资本形成统治。列宁指出,“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垄断阶段”,具有五个基本特征:(1)生产和资本的集中发展到这样高的程度,以致造成了在经济生活中起决定作用的垄断组织;(2)银行资本和工业资本已经融合起来,在这个“金融资本的”基础上形成了金融寡头;(3)和商品输出不同的资本输出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4)瓜分世界的资本家国际垄断同盟已经形成;(5)最大资本主义大国已把世界上的领土瓜分完毕。[6]列宁分析批判了考茨基和霍布森关于帝国主义的论述,指出在帝国主义阶段,资本主义表现出特有的寄生性和腐朽性,同时,资本主义的发展在这一阶段比从前要快得多,只是发展更加不平衡。[7]

帝国主义时代同时也是殖民主义时代,或者说这一时期的帝国主义是一种殖民帝国主义。对帝国主义列强而言,殖民地对于其完成资本原始积累、解决资本主义内在扩张需求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但其残酷压榨和血腥掠夺自然激起殖民地人民的反抗,民族解放运动蓬勃兴起,社会主义革命不断发展,世界殖民体系最终土崩瓦解。二战之后,国家主权原则得以在全世界范围内确立,成为公认的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原则。到20世纪50年代末,正如霍布斯鲍姆所言,“幸存的老帝国已经清楚,有形的殖民统治得彻底放弃”。[8]与二战后世界形势的变化相适应,帝国主义也在发展自己的新手段和新途径,从有形的直接统治向无形的间接统治转化,并竭力美化其侵略行径。“当代帝国主义”、“新帝国主义”、“新殖民主义”、“美帝国主义”、“霸权主义”等名词,所描述的便是帝国主义并未停止在全球范围内进行掠夺和扩张的现实。

当今世界,经济全球化把各国前所未有地紧密联系在一起,由于一国内部往往会有其他国家的利益存在,这就使得通过武力扩展有形边界的可能性和必要性都比二战前大大降低,而像经济安全或文化安全这样的无形边界如何操控,成为令发展中国家的政治家们殚精竭虑的问题和任务。在以信息技术为代表的新科技革命背景下,现时代帝国主义控制发展中国家的有效形式就是跨国公司,借此实现其利润最大化。跨国公司的活动范围要比传统的、有形的殖民帝国的疆域广阔得多。可以说,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发达国家对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控制程度已经远远超过了殖民时期宗主国对殖民地的控制程度。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国家,借民主、自由和人权之名,推出所谓“人权高于主权”、“国家主权终结论”、“国家主权过时论”等种种花样翻新的帝国主义性质理论,继续对发展中国家行野蛮掠夺和残酷剥削之实,不仅要攫取巨额的经济利润,而且大肆输出西方发达国家的价值标准和思想观念,甚至公开践踏国际法,粗暴干涉发展中国家内政,试图重塑世界。

现时代帝国主义的突出特点,正是寻求建立一种拥有国际规则制定权和解释权的全球性机制,力图使自身合法化和普世化。对于发展中国家而言,面对纷繁复杂的国际政治现实,其影响既有积极的一面,也有消极的一面,其中甚至暗藏凶险和陷阱。以中国为例,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发起了对中国的贸易战、汇率战、金融战、能源战、粮食战,等等,企图攫取巨额暴利(在有些领域已经获取了巨额暴利)。这已经对中国人的日常生产和生活造成深刻的不利影响。换言之,发展中国家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必须维护好自己的有形或无形的各种利益边界,即维护好各领域、各层次的国家主权和国家利益,防止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通过金融等手段转嫁危机,保护自身多年建设的成果,否则本国人民付出种种代价、通过辛苦劳动获得的经济发展红利,就有被发达国家跨国垄断资本以各种明暗手段吞噬的可能。这就要求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要充分重视帝国主义的当代表现和动向,提高对复杂国际局势的应变能力,切不可坐等问题不断蔓延以致贻误解决问题的最佳时机。我们必须警惕某些西方学者所声称的“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的一个发展阶段,它已经让位于国际公司资本主义”,[9]或者“应该用帝国概念来代替帝国主义,帝国主义概念已经过时”等[10]为西方霸权主义张目的各种似是而非的观点。也正因此,我们不仅要关注帝国主义的各种当代表现和动向,而且应当充分重视和深入考察西方历史学对帝国主义的相关研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