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树东:用社会主义制度优势纠正市场经济的相对贫困化陷阱

黄树东 2018-06-24 浏览:
看清了这个不以我们意志为转移的市场经济的基本法则,了解了那些复杂的忽悠,我们对中国政府持续不断的消除贫困的努力和消除贫困的承诺就有了一 个历史的参照系,对几年来惠及民生的许多政策就有了世界这个大背景。中国运用制度的优势纠正市场经济的相对贫困化陷阱,是中国混合经济的一个伟大的特 点,是中国制度的特点。市场经济一方面展现了巨大的活力,另一方面提倡“物竞天择”和“适者生 存”,把炫耀赤裸裸的利己主义当成一种美德,把社会分裂贫富悬殊当成进步的标志。这些值得我们注意。

黄树东:用社会主义制度优势纠正市场经济的相对贫困化陷阱

市场经济中,相对贫困是必然还是偶然?

当市场原教旨主义在概念的迷宫里拼图的时候,历史却在用事实来演绎逻辑。

市场经济有不同类型,比如资本主义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不同国家有不同的特点,比如盎格鲁 - 撒克逊的市场经济、欧洲大陆的市场经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虽然这些市场经济之间有许多不同,甚至有本质的不同,但是,既然是市场经济,那么它们就受共同的基本法则支配。所以,我们的实证和历史分析,就既关注共性,也关注个性。在这里,我们把美国市场经济当成一只麻雀,通过解剖这只麻雀,从而对市场经济某些带有共性的东西形成一个客观的了解和把握。

面对严重的贫富悬殊和收入不公平,人们自然会问,中下层贫困化是不是市场经济内生的?在市场经济里,“相对贫困”究竟是一个内在的、必然的、普遍的走向,还是一个外生、偶然的、个别的现象?

“相对贫困”不是一个新名词,是马克思100多年前的一个基本发现。马克思的这个发现对不对呢?马克思研究的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这种市场经济有没有市场经济的一般特性呢?

答案针锋相对。反对的一方认为,市场经济能自动消除贫富悬殊。他们只承认均衡,不承认贫富悬殊。支持的一方则认为,中下层相对贫困的不断扩大,是(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一个必然走向,一个内在法则。他们反对把均衡当成“绣了花的创可贴”一样,贴在中下层相对贫困的伤痛上。

从实证的角度看,判断劳动者不断扩大的相对贫困是不是市场经济一般特性的一个基本法则,就要看这个相对贫困是一个短期的波动,还是长期的趋势?大家都知道,短期的波动是噪音,是随机走动,会自动调整。而长期的是趋势,是结构的走向,会自我强化。前者是经济运行中的自然波动,后者是经济运行中的内生变量;前者是偶然的,后者是必然的;前者是操作偏差,后者是制度性使然。长期数据描绘的趋势吸纳掉了随机变化的偏离和偶然因素的噪音,会告诉我们数据背后的本质关系。

如果劳动者相对贫困在市场经济中是一个长期的数据趋势的话,那么,它就是市场经济的一个内在法则,一个必然走向;如果劳动者相对贫困是所有市场经济的共同的数据趋势的话,那么,它就是市场经济的一个普遍的内在法则,一个普遍的必然走向。

事实胜于雄辩。让实证的材料来证明或证伪这点吧。有时候历史是用故事来叙述自己的逻辑,有时候历史是用数据来表达自己的逻辑。

早期市场经济的历史对这个问题有明确的回答。从工业革命以后到20世纪30—40年代,劳动者相对贫困化是一个普遍的现象。对此不仅马克思有揭示,西方的各种经济学、经济社会史料、新闻报道、文学作品皆有记录。《资本论》从理论上揭示了私有制基础上市场经济的种种弊端;而从《悲惨世界》到《雾都孤儿》再到《镀金时代》等文学作品群,则从感性的角度为我们描绘了一组宏大的、关于中下层贫困的历史画卷。它们是无声的音乐,无形的雕塑。它们共同展现了19世纪在欧洲大陆、英伦三岛和北美社会分化和中下层困苦的历史,是市场经济的“清明上河图”。

从20世纪30—40年代以后,西方经济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严重的贫困悬殊、革命抗议和战争,把市场经济推向崩溃的边缘。西方市场经济开始了局部自我修正或否定的过程。这个过程在许多国家由许多细节构成,最后汇成了一股历史浪潮。这股潮流卷起的浪花各有不同,但是它们的基本走向却是共同的。这个浪潮虽然没有完全改造西方的市场经济,但是的确涤荡了它浑身上下某些毛孔里面的污垢。

有鉴于此,我们不能再用过去的旧画卷来图解今天的新现实,我们不能对当代(西方)市场经济作有罪推论。当马克思在大英图书馆发现“相对贫困化”的时候,它是一种事实。面对新的历史环境,我们当然要进一步追问,在今天,马克思的论断是不是已经过时了?当代市场经济是不是已经不一样了?中下层贫困化是不是已经不再是现代市场经济的一个必然的、普遍的现象?

寻求这个问题的答案,是我们解剖现代市场经济的逻辑起点。

当代市场经济与相对贫困

我们将从三个方面观察历史数据的走向和趋势。

第一,从劳动收入同经济增长的关系看。在市场经济中,劳动收入和GDP增长有一种什么样的长期趋势?随着GDP这张大饼不断被摊大,劳动收入在这张饼中的份额增长,是持续稳定的,还是不断萎缩的?

这是三种不同的历史表达。

1. 如果中下层收入占GDP的比重随着经济增长而不断上升,那么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说,中下层的相对贫困是暂时的,不是市场经济制度的问题,是经济发展中的问题,可以随着经济的增长而逐步解决。广大中下层的相对贫困只不过是经济增长过程中必需的“恶”,是产妇临产的阵痛。经济发展了就可以自然而然地大幅缩小相对贫困而达到共同富裕。这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观点:蛋糕做大了,贫富悬殊自然就会消失。

2. 如果中下层收入占GDP的比重没有随着经济增长而变化,那么我们可以得出结论说,中下层的相对贫困是一个稳定的、固化的现象,没有随着经济增长而扩大化。虽然市场经济固化了中下层的相对贫困,但是这个贫困是历史的原因导致的,它是历史的“恶”,市场经济没有让它更“恶”。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黄树东
黄树东
旅美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