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干强:正确认识中国道路必须坚持唯物史观——论中国道路与唯物史观的中国化(之二)

何干强 2018-06-21 浏览:
从唯物史观的这个观点来看,不能脱离一定历史条件下的所有制关系来分析现实中的市场社会分工制度。那种撇开当代中国社会的所有制关系,把中国道路解释为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只孤立地从市场社会分工制度看问题,是不能科学地解释中国道路真实发展的。而那种把市场经济仅仅理解为只能以资本主义私有制为基础,从而隐蔽地把“转型”解释为向资本主义经济转变,更是会误导中国发展方向的。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何干强:正确认识中国道路必须坚持唯物史观——论中国道路与唯物史观的中国化(之二)

【作者按:今年(2018年)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自我完善和发展的改革开放40周年,认真总结经验和教训,对于开创美好未来,十分必要。而正确地总结历史经验,就必须坚持马克思开创的科学思维方法——唯物史观。笔者曾写过一篇文章《论中国道路与唯物史观的中国化》,力求用唯物史观总结中国发展道路的成功经验,梳理出符合客观规律的认识。此文曾刊载于《中国社会科学学术前沿(2010-2011)》(高翔主编:《社会科学蓝皮书》,Ⅱ,总论,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1年9月,第23页~52页)。考虑到确立唯物史观的指导思想对当前总结改革开放的历史经验极为重要,现不揣冒昧,将此文授权察网网络首发,以抛砖引玉,敬希读者不吝指正。本文是《论中国道路与唯物史观的中国化》的第二部分。本节标题原为“正确认识中国道路必须坚持唯物史观”。】

唯物史观作为马克思首先发现的、人类思想史迄今最科学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具有丰富的内容,需要我们下功夫理解。温故而知新,就研讨中国道路而言,很有必要深入回顾和深入发掘唯物史观的下述相互联系的基本要点:

(一)经济的社会形态的发展存在客观规律

马克思在1859年柏林出版的《政治经济学批判》第1分册序言中,对唯物史观作了经典性的论述,强调必须从物质生产力的一定发展阶段出发,解释人类社会的进程;精辟地表述了物质生产力、生产关系或社会的现实基础、上层建筑、社会意识形式和物质生活的生产方式等基本范畴及其辩证关系,阐述了推动社会发展的基本矛盾,人类经济的社会形态已经历的几个时代和发展趋势。[1] 在1867年出版《资本论》第1卷时,又在序言中强调了唯物史观的基本思想,“我的观点是把经济的社会形态的发展理解为一种自然史的过程”[2],这里,经济的社会形态,指的就是直接生产过程中人与人的社会关系,也就是生产关系,正是由于生产关系发展存在客观规律,决定了包括政治、文化、伦理道德关系在内的整个社会的发展存在客观规律。正如列宁指出的,马克思“从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中划分出经济领域,从一切社会关系中划分出生产关系,即决定其余一切关系的基本的原始的关系”,“只有把社会关系归结于生产关系,把生产关系归结于生产力的水平,才有可靠的根据把社会形态的发展看作自然历史过程。”[3]《资本论》揭示了社会是按照对立与统一、量变与质变、否定与否定等辩证法运动发展的,揭示了包括社会经济运动一般规律在内的资本主义经济运动的客观规律,从而证明了唯物史观的真理性。

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是人们的主观意志无法选择和决定的。用这个基本观点来看,探讨中国道路必须弄清它所处的由生产力水平决定的历史阶段性和客观必然性;充分认识,尽管中国道路曾经或将会发生这样那样的曲折,但是发展的趋势是任何人都不能改变的。中国道路的成功是中国人民遵循客观规律的结果,而不是随意选择的结果。

(二)所有制是整个社会的经济基础

1.整个社会的形态是由生产资料所有制这个基础决定的。在以上某些必须商榷的理论观点中,几乎都不提生产资料所有制与中国道路的关系。但是,唯物史观却深刻地揭示出所有制在社会发展中的基础性作用。这里有必要不惜冗长,引证马克思的论述:“任何时候,我们总是要在生产条件的所有者同直接生产者的直接关系——这种关系的任何当时的形式必然总是同劳动方式和劳动社会生产力的一定的发展阶段相适应——当中,为整个社会结构,从而也为主权关系和依附关系的政治形式,总之,为任何当时的独特的国家形式,发现最隐蔽的秘密,发现隐藏着的基础。不过,这并不妨碍相同的经济基础——按主要条件来说相同——可以由于无数不同的经验的情况,自然条件,种族关系,各种从外部发生作用的历史影响等等,而在现象上显示出无穷无尽的变异和彩色差异,这些变异和差异只有通过对这些经验上已存在的情况进行分析才可以理解。”[4]这里的“生产条件的所有者同直接生产者的直接关系”,指的就是物质生产领域中的生产资料所有权关系或简称所有制。《资本论》正是从生产资料占有权关系、劳动力所有权关系和使用权关系、剩余劳动占有权关系、生产关系的生产和再生产、生产资料所有权的经济价值及其实现等多个视角,[5]对资本主义私人所有制这个最深的秘密,进行了全面的分析,才使人们弄清整个资本主义社会真面目和发展趋势。在上述引述中,马克思强调,“任何时候”研究社会形态,都应当找出所有制这个“隐藏着的基础”,这就告诉我们,分析当代中国社会及其发展,也必须高度重视分析所有制这个经济基础。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何干强
何干强
南京财经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