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木:喜光晕血,乃为政大忌

张文木 2018-06-21 浏览:
20世纪30年代,蒋介石和毛泽东都认识到了农民问题,但对策却十分不同:蒋介石在农村搞“新生活运动”,毛泽东则搞土改;蒋介石给农民送去的是“糖”和洋货,毛泽东则给农民送去土地和枪;蒋介石给农民输“血”,毛泽东则帮着农民造“血”。农民有了生产资料就有了自我造血的功能,就能自主劳动。毛泽东由此建立了新中国。20世纪50年代初蒋介石也在台湾搞土改,送农民以土地,并由此在台湾立住了脚。

张文木:喜光晕血,乃为政大忌

张文木:喜光晕血,乃为政大忌

张文木著:《战略学札记》,北京 :海洋出版社,2018年5月出版

1.1953年中国在朝鲜战场上胜利的意义是极其深远的它不仅将美国抵到三八线以南,同时也使苏联看到中国军事力量的不可战胜,从而放弃了在雅尔塔秘密条约中获得的并为蒋介石承认了的在东北的利益。1953年1月,就在朝鲜战争即将签订停战条约的前夕,苏联将从赤塔到满洲里经哈尔滨最终至大连港这条贯穿苏联远东关键利益线的中东铁路无偿移交中国。此举不仅将中国北方的安全线——在蒋介石时期的中国东北方向的安全线一直游移于山海关一线——大幅北移,更重要的是,它也使独立不久的外蒙古通往海参崴和辽东半岛出海口关键陆上通道从苏联控制区转入中国手中。朝鲜战争胜利给中国带来的这一意外成果对蒙古的发展和中蒙两国的未来关系定位有着如何估计都不会过高的意义。对此,我们真要感谢毛泽东及其战友们,感谢他们为中华民族所做的这一伟大贡献

2.历史上取得胜利而又失去胜利并为胜利所毁灭的例子,远比取得胜利并巩固胜利的案例要多。因此,最好的战略不是仅能取得胜利,而是能巩固并消化胜利成果的战略

3.制定战略最忌讳的是大而无当:其目标如天女散花,什么都重要,什么都不能忽视;战略制定者眼中要么全是朋友,要么都是敌人,要么到处都是危险,要么到处都是鲜花;战略无时间空间限制,或战略适用时间过长(比如千年),空间过大(比如宇宙),对象过泛(比如人类、动物)。这样的战略一般都因过于空泛而不可实施。

4.现代意义上的海军,并不是一个兵种,它是上至外空下至深海的国家战略性武装力量向海洋的延伸

5.如果将制海权比喻为“输液”,那么制陆权就是“吃药”,“输液”能以更快的速度通过血液直接将药物送达病灶。血液就是人体的“海洋”。观察各关键海峡的货运量——这相当于中医的“号脉”,则可看到相关国家的“身体健康”状况。

6.地缘政治版图的对称型破碎是大陆政治大规模持久动荡,以及由此产生的某种文明失传的主要原因。比较四大文明古国,最先毁灭的是位于地缘政治版图破碎地带的中亚巴比伦文明;同样也正是地缘政治版图的对称型破碎才使欧洲成为两次世界大战策源地。

7.西医与中医各有优劣,二者差异的关键在于:前者长于局部,后者长于总体和生命的可持续;二者优势的极端处便是它们各自的劣势。战略亦然

8.在残酷的国家冲突中,道德总是与胜利联系在一起的,而胜利总是与哲学而非道德联系在一起

9.在外交词典中,“和平”的含义是“必须保障我方的利益”;“用一切手段寻求和平”的含义是“不惜一战”;“表示强烈抗议”的含义是“无可奈何”;“表示最强烈的抗议”的含义是“拿你真的没办法”。在有关国际争执的声明中只有反对而没有实际的阻止措施,如果不是在暗示对方我将待价而沽的话,那就反向世人透露出抗议方的无奈和无能。

10.只有生产资料,从而生产力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时候,“咱们工人”才能“有力量”;不然“每天每日工作忙”的结果,求来的并不是“解放”,而是为雇佣工资而从事的雇佣劳动

11.中国在历史上有好几次化险为夷。八国联军进来之后,中国差点被解体了,欧洲发生第一次世界大战,这给中国一个喘息的机会,结果中国民族资产阶级上升并接近统一中国;20世纪40年代,日本已将中国分裂成几个傀儡“国”,与此同时日本也出了个赳赳武夫东条英机,打了珍珠港,迫使日本两面作战,结果在中国和美国的夹击下,日本全面失败,台湾回归中国。1999年,李登辉鼓吹“两国论”,结果台湾大地震,把“台独”分子震得锐气大挫。2001年小布什上来后又说中国是潜在的对手,结果来了个“9·11”。小布什见“红布”就冲,挥师直奔中东,并深陷伊拉克不能自拔。2008年4月,西方联合起来在西藏问题上刁难中国,在奥运期间又将中国股市砸到谷底,结果到年底整个西方世界发生自1929年以来最深刻的经济危机,其中,美国经济受伤最重。

这些都说明:中国的崛起是有天命的

中国曾领世界文明之先。在中世纪,中国处于世界文明巅峰。近代运势西渐,从阿拉伯半岛到意大利,经西班牙到荷兰和英国,最后到美国。从20世纪末,这种运势又开始从美国向太平洋西岸移动。出乎人们意料的是,新世纪伊始,这种移动速度与美国衰落的速度同步加快。好在中国曾作为世界超级大国的文化布局的底蕴还在,华夏文明在东亚仍在延续,毛泽东思想还在中国发展。如果在传统的基础上能够批判性地吸收盎格鲁•撒克逊文明中的优秀成分,那么,中华民族在世界范围的伟大复兴就不是遥不可及的事业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张文木
张文木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