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干强:论中国道路与唯物史观的中国化(全文)

何干强 2018-06-27 浏览:
笔者认为,中国道路是唯物史观中国化的伟大成果,新中国宪法对此作出了最精辟概括,中国道路具有不同凡响的世界意义;面对中国发展中出现的新问题,惟有坚持唯物史观中国化的方向不动摇;这需要进一步推进唯物史观具体化现实化,推进唯物史观对唯心史观的理论斗争,推进唯物史观的大众化。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何干强:论中国道路与唯物史观的中国化(全文)

作者按:今年(2018年)是我国社会主义制度自我完善和发展的改革开放40周年,认真总结经验和教训,对于开创美好未来,十分必要。而正确地总结历史经验,就必须坚持马克思开创的科学思维方法——唯物史观。笔者曾写过一篇文章《论中国道路与唯物史观的中国化》,力求用唯物史观总结中国发展道路的成功经验,梳理出符合客观规律的认识。此文曾刊载于《中国社会科学学术前沿(2010-2011)》(高翔主编:《社会科学蓝皮书》,Ⅱ,总论,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1年9月,第23页~52页)。考虑到确立唯物史观的指导思想对当前总结改革开放的历史经验极为重要,现不揣冒昧,将此文授权察网网络首发,以抛砖引玉,敬希读者不吝指正。

一、关于中国道路的学术提问

(一)中国道路的探讨源自新中国创造了“经济奇迹”

中国道路是对新中国社会发展历程的一个比喻性的概念。本世纪初以来,中国道路成为全世界议论的热点。它与所谓“中国发展模式”、“北京共识”等,具有许多相似的含义;但是更注重新中国的历史时空进程及其巨大变化。

在半殖民地半封建性质的旧中国,满目疮痍,几乎没有重工业,轻工业只有少数纺织厂,连铁钉、火柴、煤油都挂了“洋”字。1949年,粮食总产量仅为2250多亿斤,人均国民收入仅27美元,相当于亚洲国家平均值的三分之二;[①]全国人口的80%以上是文盲,人均寿命只有35岁。[②] 新中国成立前夕,国内生产总值只相当于美国16%,欧洲12国的18.6%,西欧诸国的17.1%,拉丁美洲的56.6%,在世界经济总量的比重为4.4%。[③] 而到2009年,中国经济总量已进入世界第三、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超过3000美元。[④]每五天创造的经济总量,就相当于1952年一年的经济总量;已经跻身于世界上少数几个掌握宇航高端技术的国家行列,被称之为“亚洲的新领头羊”、“世界经济的新引擎”。[⑤]从1952年到2007年,国内生产总值扣除物价因素,平均每年增长7.8%左右。[⑥]在2007年以美国次贷危机为发端、至今余波未平的世界金融、经济危机中,中国虽受到影响,但是2007年到2009年,国内生产总值每年增长的速度仍分别达到11.4%、9.0%和9.1%,[⑦]这被誉为经济“奇迹”。

新中国作为占世界人口1/5的东方大国,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近年来的发展速度又与世界经济的衰退状态形成如此强烈的反差,这自然会引发人们探讨中国道路的兴趣。

(二)中国道路的解释必定会有分歧

不言而喻,人们对中国道路的思索,是从新中国60年发展过程取得的伟大成果开始的。也就是说,这种思索“采取同实际发展相反的道路。这种思索是从事后开始的”[⑧]。这就不能不使人们对中国道路的认识或理论概括产生分歧。这是因为,一方面,尽管中国发展的历程是客观的,但是社会经济发展过程的现象形态与本质联系,同任何事物一样,两者并不会一致,某些表面现象常常掩盖深层的本质联系,某些假象甚至扭曲发展的真实原因;另一方面,人们对中国道路的认识,作为观念形态的东西,不外是外部客观的经济现象在具有不同世界观、历史观,从而在具有不同思维方法的人头脑中加工的产物,这种头脑加工厂的差异或对立,也必然导致对中国道路理解的分歧。这就是说,尽管人们都看到中国的社会经济发展巨大变化的同样结果,但是,对其内涵、原因、现象、前景等方面的认识,却会产生不同的理解或解释;由此必然做出对中国道路不同的理论概括。这又必定会影响到人们对中国道路现状和未来走向的判断。

(三)对某些理论观点的学术提问

目前学界研讨中国道路,有的注重用党中央提出的科学发展观总结历史经验,有的着眼于国际比较,有的从现状出发研究未来发展的战略,有的探讨管理体制与经济发展的关系,多视角的研究,提出许多有益的见解。但是,也有一些颇有影响的观点,值得商榷,主要有以下方面。

1.关于中国发展道路的内涵。一种较流行的观点是,中国道路就是从农业社会向工业社会转变,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变的道路,也就是工业化、现代化的道路;这种概括包含部分真理,因为从社会生产力发展的视角来看,人类社会的确存在农业社会走向工业社会,走向工业化、信息化的一般趋势。马克思也有过“由封建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的转变”[⑨]这样的表述。但是,这种一般趋势毕竟是从生产力视角对社会发展的抽象,只能说明中国与其他国家在生产力发展进程中的一种共性,而现实的生产力总是与生产关系结合在一起的,因此,撇开生产关系来谈中国道路,就缺乏现实性。对此有必要发问,中国道路是否包括生产关系的内容? 在中国发展道路的内涵上,另一种较流行的看法是,中国的发展是“经济转型”,是从计划经济向现代市场经济的转型。如果把市场经济理解为一种与自然经济对立的社会分工制度(本文下面将具体阐述),那么这种概括也包含部分真理。但是,社会分工制度的转变所涉及的毕竟只是社会生产关系的流通层面,而要阐明中国道路,就不能撇开社会生产关系中的所有制、分配关系等层面。因此,对这种看法有必要发问,您所讲的现代市场经济是脱离任何所有制基础的吗?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何干强
何干强
南京财经大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