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正确理解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关系——纪念《共产党宣言》170周年

周新城 2018-06-08 浏览:
一时间挑马克思的错,挑毛泽东的错,成为一种风气,仿佛这就是理论创新、思想解放。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切都是打着宣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旗号进行的,这就把人们的思想搞乱了。离开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解释就走上邪路了。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要正确理解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关系——纪念《共产党宣言》170周年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党明确了我国正处在、而且将长期处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把《共产党宣言》里阐述的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同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国情相结合,提出了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套理论,这条道路,这个制度,既符合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又符合中国具体国情,是完全正确的。改革开放以来的实践证明了这一点。

怎么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它同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是什么关系?这个问题,理论界存在不同的理解。

本来党的文件对此有明确的解释。十八大、十九大报告都明确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既坚持了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又根据中国国情和时代特点赋予鲜明的中国特色。这就是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同当前中国具体国情相结合的结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本质上就是科学社会主义,但在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的具体实现形式上,具有中国特色。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根子”和“源头”。不坚持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不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就不会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一棵树,刨掉了根,就活不成;一条河,堵死了源头,就会干枯。这就是《共产党宣言》最重要的现实意义。

但是,我们一些理论家往往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割裂开来,甚至对立起来,用批判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办法来论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正确。

最常见的是,有人用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些具体政策来否定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例如,我国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实行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基本经济制度,允许并鼓励、支持非公有制经济发展,改革开放以来私有制经济得到了很大的发展,有人就由此得出结论:《共产党宣言》里说的消灭私有制是空想,私有制符合人的自私的本性,是消灭不了的,消灭私有制是“旧共产党”的主张,维护私有制才是与时俱进的“新共产党”的主张,谁强调共产党最终要消灭私有制,那就是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唱反调;我国允许资本主义性质的私营经济、外资经济的存在和发展,而资本主义私有制必然产生剥削,有人为了论证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要鼓励、支持资本主义性质经济发展,就反对社会主义要求消灭剥削的理论,认为资本带来的收入不是剥削,甚至否定剥削这个概念,主张使用“财产性收入”取代“剥削”这一概念;为了论证“财产性收入”的合理性,主张在社会主义条件下,不仅劳动创造价值,而且资本也参与创造价值 ,主张各种生产要素共同创造价值,否定马克思主义的劳动价值论;有人主张私营企业主与工人、农民一样,都是社会主义建设者,因而反对阶级这一概念,主张用“新阶层”这个概念取而代之。他们炮制一系列新概念来取代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概念,认为这才是发展马克思主义。结果把人们的思想搞糊涂了。

其实,我们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一些具体政策,同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并不矛盾,恰恰相反,它是根据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出发制定出来的。我国是从半封建、半殖民地进入社会主义的,生产力落后,发展又不平衡,需要化很长一段时期来实现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已经实现了的工业化、社会化。我们的社会主义还将长期处在初级阶段。公有制所需要的具有社会性质的生产力,在许多地区、部门还不具备。按照生产关系一定要适合生产力性质的规律,我们不能实行单一公有制,还需要允许并鼓励、支持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作为社会主义经济的补充。私有制的存在是因为生产力水平不高、许多地方和部门的生产力还不具备社会的性质。公有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是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特点。这是根据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得出的结论,并不违背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我们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鼓励、支持非公有制经济的发展,并不是因为私有制符合人的自私本性(说人的本性是自私的,这本身就是历史唯心主义的观点,不符合社会发展的实际),也不是因为私有制代表了先进的生产力,而是因为生产力落后。随着生产力的发展、生产力的社会化程度的提高,我们最终是要消灭私有制的。允许并鼓励、支持私有制的发展,是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条件下,利用私有制发展经济,为将来彻底消灭私有制创造物质条件。这同《共产党宣言》里宣布的消灭私有制的理论,是完全一致的。正因为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存在,必然产生剥削,必然存在阶级和阶级矛盾,这也是无可回避的。我们必须运用马克思主义的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方法来观察、分析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现实存在的问题,而不是炮制一些模糊的、模棱两可的“新概念”来掩盖它。坚持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才能从根本上解释清楚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现实存在的问题,抛弃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就什么也说不清楚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周新城
周新城
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院原院长,现任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察网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