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工业化的中国道路: 历史与挑战——改革开放40年启示

修远基金会 2018-06-07 浏览:
一直以来,中国的努力,实际上是在开辟一条非西方、非资本主义的现代化之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很多人认为,西方式资本主义工业化是现代化之路的唯一可能,并在此基础上构建起了宏大的自由主义话语体系,用以指导所有非西方国家。而中国的实践,却是探索人类社会实现现代化的新的可能性——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方式来完成一个国家内部的工业化、城市化、市场化、信息化和全球化。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追求包含了对资本主义的超越,以及对一种比资本主义更美好的社会形态的追求,并且把很多社会主义要素嵌入到现代化的实践过程中。

【导读:改革开放40年以来,贯穿现代中国的一个核心主题就是工业化;而2018年春季,由美国单方面挑起的贸易战,其核心指向也是抑制中国产业的升级步伐。这充分说明,经过改革开放40年、建国近70年的努力,中国不仅完成了工业化的基本建设,实现了从农业文明古国到现代工业国家的革命性跨越,而且在某些关键领域,正以强势赶超能力,触及发达国家的核心利益。那么,我们应该怎样叙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工业化的进程,清晰定位建国后两个30年之间的内在一致性?怎样理解社会主义与市场经济在工业化进程中的作用?怎样判断当前的国际体系以及新技术革命对工业化未来的影响?以及,中国如果要完成高端技术的持续突破,正在面临什么样的风险?

3月31日至4月1日,修远基金会与上海春秋战略发展研究院、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共同主办了“改革开放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系列研讨会之一——新型工业化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专题研讨会,围绕上述前沿问题展开热烈讨论。在此,我们将诸位专家的发言加以吸收整理,编撰成研究报告,以飨读者。】

新型工业化的中国道路: 历史与挑战——改革开放40年启示

改革开放后的40年,中国以自身工业化的持续发展推动的经济成长举世共睹。截至2017年,中国的GDP突破82万亿元人民币,年增长率维持在6%以上;截至2017年,中国工业增加值总量达到28万亿元人民币,占GDP比重达到33.9%,超过美日德工业增加值之和;截至2017年,中国高技术产业产品出口额持续增长,占同类产品世界贸易比值的26%。

这些数据说明,作为后发国家的中国,通过近70年工业化的艰苦努力,以前三十年的筚路蓝缕为基础,以改革开放的持续奋进为突破,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方式,在一个充满风险、挑战与机遇并存的世界体系中,完成了一个后发大国工业化的艰难使命。今天,在世界体系日益凸显动荡风险的背景下,在中国自身的工业发展也走到新阶段、面临新挑战的形势下,我们必须从应对内外双重挑战的要求出发,在更为广阔的历史视野中,充分认识全球化形态演化逻辑,充分认识“工业体系”自身成长的逻辑,持续推动产业中高端升级的历史性任务,完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建设。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工业化的历史经验

以工业化推动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形成与演化,已经有数百年的历史;这一世界体系一经形成,对于所有的后来者而言,意味着一种严酷的逻辑:要么自身实现工业化,主动争取在这个世界秩序中相对较好的位置;要么放弃工业化的目标,将本国命运寄托于先进国家的工业体系之中,成为先发国家工业体系的一个组成部分。

二战之后,与民族国家独立浪潮相伴随,一些发展经济学的理论家已经指出,落后国家要发展就必须工业化,要工业化就必须建立完整的工业体系。“工业体系”指的是由互相具有需求和供应关系的多个工业部门组成的工业经济体。它至少具有以下两个基本特征:第一,具有足够多的工业部门,以使部门之间的联系产生足够大的市场,即依靠广阔的工业分工支撑起更大的市场;第二,具有能够为消费品部门提供大部分生产设备的资本品部门,即需要具备产业链高端的装备制造业。但是,工业体系的建设,必须具有强有力的组织核心、持续的行动能力以及必要的历史与社会资源。大多数的后发国家都不具备这一能力。

在中国共产党强有力领导下的中国政府,从新中国建立之初,就把建设完备的工业体系确立为中国发展的基本战略。在这一过程中,虽然也经历了很多挫折,但整体上观察,从社会主义建设初期的工业化实践到改革开放以来的工业化建设,在不断试错、不断调整、不断创新的过程中,在工业体系与社会体系的共同建设中,中国已经成长为一个世界性的工业化大国,并且正在向工业化强国稳步迈进。

(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工业体系”建设

在1945年中共七大《论联合政府》的报告里,中国共产党第一次提出把农业国转变为工业国的战略目标。新中国建立后,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社会主义阵营与资本主义阵营的对垒尖锐化。在这种国际格局下,中国的工业化道路选择了优先发展重工业、满足军事现代化的迫切需求。在苏联的帮助下,中国快速建立起相对完整的现代重工业体系。

苏联模式的工业化在短期内效果显著。然而,中国老一辈领导人很快意识到这一组织系统过于集中的工业化带来的问题,并试图以群众路线的方式,对其加以改造:在实际布局上体现为摸索央地分权、启动“三线建设”、鼓励社队企业等等。因而,建国后到改革开放前的工业化,虽然存在着类似于苏联式的弊端,也出现过因为经验不足的盲动,但已经体现出不同于苏联社会主义工业化的“中国特色”。从总体上观察,在西方列强已经主导和垄断世界市场并将落后国家改造为原料场地和倾销市场的背景下,前三十年工业化建设的成就,使得新中国独立于外来政治、经济压力,初步建立起了一个相对完备的现代工业体系。1980年,世界银行经济考察团第一次对中国进行考察,1983年发表的考察报告指出,中国“目前已建成了近乎完整的现代工业体系,重点是制造资本设备。中国比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生产的工业品种类多得多,对进口设备依赖程度低得多。几乎每一个重要工业部门都在全国的若干地区设置了重点工厂,并特别努力使制造业分布到落后地区和农村”。在工业化力量的支持下,中国还建立了基本覆盖全国的由铁路、公路、内河航运、民航空运构成的交通运输网络;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治理大江、大河、大湖,同时进行了大规模农田基本建设,基本实现粮食自给。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