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崛起的秘诀,是坚定不移地对市场原教旨主义说“不”!

黄树东 2018-06-04 浏览:
在邦联时代,缺乏有权威的中央政府对经济的干预,放任的自由贸易对美国经济独立带来了巨大的危害,并危及政治独立,驱使他们在经济独立的思想道路上,认识到政府干预的重要性。他们是从国家的政治独立、经济独立的战略高度,来思考政府和市场的关系的。从美国后来的历史发展来看,不得不佩服他们的战略远见和经济思考。“建立一个强大的政府,有力地干预经济发展”是制宪会议得以建立强有力的联邦政府的一个主题。那些草创美国的与会者认为,建立一个强大的中央政府对推动科学技术发明、推动产业进步至关重要。它被当成惠及全民,使经济达到足够强盛从而掌握自己的命运的关键。

历史的发展证明,美国早期政治家为美国经济发展奠定的理论、政策和制度基础是符合美国国情的。内战以前由于政府的更迭而有所变化,有时候有些反复,但是这条基本的道路被坚持下来了。如果美国照抄当时最强大最富裕的英国的经济模式和理论,美国可能什么都是,就是不可能成为今天这样的强国。由此可见,把自己的发展道路建立在自己国家的实际情况上是多么的重要。历史没有如果,但是“如果”可以为后来的选择者提供一种警醒,正如做几何题的时候,一条添加的辅助线,可以帮助你找到正确的答案。在历史研究中,有时候“如果”就是这条辅助线。

在美国独特的发展过程中,在上面的政策和战略选择的基础上产生了经济学的“美国学派”。伟大的实践都会有自己的历史总结和前瞻的理论概括。美国学派包括下面几点核心内容:

(1)政府支持和资助产业。包括高关税,政府补贴和支持新兴产业免于国外竞争者的扼杀,政府补贴支持科学技术的发展,等等。

(2)政府推动基础设施的建设。

(3)建立独立的金融体系,服务工商业,包括用国家权力规范信用和债务市场,抑制金融泡沫和金融投机。

(4)政府通过建立公共大学来支持科学技术发展。

(5)通过政府干预发展“利益和谐”(HarmonyofInterests)的经济,包括“阶级和谐”和产业和谐(工业、农业、商业的和谐)。这个产业和谐颇有一点按“比例”的意思,产业和谐需要政府干预。

总之,美国学派是一种把国家战略和经济发展融合在一起的宏观经济哲学,中心就是要使美国实现经济独立和自足,迅速完成对英国的超越,反对没有政府支持和干预的自由市场,提倡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它是一种同古典经济学对立的经济思想,是同市场原教旨主义对立的经济思想。美国学派的这种思想在美国可以说是根深蒂固。这就是为什么罗斯福新政得以大行其道,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政府对经济和产业的干预持续至今。

比较英国的自由市场和美国学派两种制度的不同,林肯的经济顾问凯里曾经写道:“两个制度摆在世界面前……一个旨在制造贫困化以及无知,灭绝人种,以及野蛮掠夺,一个旨在增进富裕,舒适,创造性,以及行为与文明的结合……一个是英国制度,一个是美国制度……”这反映了当时的美国精英对没有政府干预的市场原教旨主义的基本看法。

美国学派在美国经济发展中作用重大。二战后,美国成了世界最大最强的经济体系,原教旨市场思潮在美国才开始流传开来。二战后虽然美国开始在世界推销自由贸易,但是对内,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和介入包括对金融行业的管制一直持续到1980年里根时代以前。里根时代可以看作是美国学派在美国衰退的开始,尤其是美国政府对经济决策影响力衰退的开始。然而这也是美国衰退的开始。有一点必须指出,即使是里根以来的30多年,美国联邦政府依然在前述七个方面以及其他方面介入美国经济,只不过在有些方面力度比过去减小了。

现在我们可以简单地总结一下美国成功的基本框架:

(1)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权力,中央政府在多方面对经济的强有力干预;

(2)把经济战略和国家战略结合起来;

(3)一个辽阔而统一的国内市场;

(4)政府的有效监督管理;

(5)土地国有;

(6)中央政府及时调整战略以吸纳市场经济的过剩;

(7)政府推动创新和产业升级;

(8)力图抑制金融泡沫(抑制金融泡沫的年代经济增长良好,放任金融泡沫的年代经济增长缓慢)。

可见市场原教旨主义的西方主流经济学,既不能解释历史,也不能预测未来;既不能为发展中国家提供可行的发展模式,也无法为美国走出当下的困局提供有效的方案。面对历史、现实和未来,它是如此的贫困,如此的苍白,却又如此的故步自封。

【黄树东,察网专栏学者,本文的基本观点在黄树东近期出版的新书《制度与繁荣》中有详细的论述。《制度与繁荣》,2018年4月由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授权察网发布。】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