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贫富显著差距的不是凯恩斯,而是马克思!

杨斌 2018-06-01 浏览:
二战后美欧生产率出现了持续快速的增长,贫富差距也有显著改善,其原因在于二战后美欧抛弃了传统的自由主义政策,借鉴马克思主义经济理论,实行了广泛的社会改良,兼顾生产效率与公平分配,技术进步的成果惠及中下层民众。美欧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奉行新自由主义,倡导虚拟金融自由化,导致生产率增速停滞甚至下降;同时推行世界经济有控制解体战略,试图诱迫发展中国家效仿美欧实行的虚拟金融自由化从而导致实体经济解体。中国应借鉴美欧经济发展的经验和教训,避免出现生产率停滞和金融危机,从而更好地落实十九大的宏伟目标,推动人类命运共同体建设。

世界经济有控制解体战略是一个怎样的战略呢?美国精英智囊认为,倘若发展中国家实现了工业化,就会凭借人口和市场的巨大规模赢得对西方的优势,必然会威胁到美国享有的全球经济和军事霸权。美国为了维护全球霸权必须首先自己抛弃战后的成功政策,这样才可能劝说和诱迫发展中国家效仿并推动世界经济解体[5]。

美国精英智囊提出,二战后全球经济增长源于西方社会改良政策,其理论来源是马克思主义与美国首任财长汉密尔顿思想的综合体,因而必须抛弃二战后社会改良政策转向新自由主义政策,抛弃二战后遏制金融投机并扶植实体经济的成功经验,转而利用华尔街的投机和贪婪来酿造金融危机和进一步的世界经济解体。

美国外交关系协会的研究项目后来公开出版了一系列成果,主要发表在国际政治刊物上供美国国际战略专家交流思想。美国统治精英限制了其传播范围并不让其进入西方大众传媒,因此世界经济有控制解体战略并不为大众所知[6]。

里根执政期间开始推行新自由主义的金融自由化改革,逐步削弱了长期维护金融市场稳定的罗斯福监管法规。由于罗斯福金融监管法规卓有成效并在美国享有极高的声誉,华尔街只能游说国会逐步削弱罗斯福法规,难以立刻废除,这在客观上防止了美国在转向金融自由化之后立即爆发严重的金融危机。但美国在持续实行金融去监管化后,金融野蛮人频频滥用信贷杠杆收购实体企业,导致了耗费数千亿美元税款挽救存款损失的储蓄信贷银行破产案。

2. 日本的经验证明,社会改良促进经济发展,而新自由主义则会让经济停滞

美国媒体声称,石油滞胀危机让战后社会改良的经验过时了,因此全球各国才被迫抛弃凯恩斯主义转向新自由主义,日本的实践经验证明这种说法其实完全不符合事实。

冷战时期,美国曾推荐日本实行类似罗斯福法规的政策规定,禁止央行、商业银行信贷直接或间接流入金融投机领域,但是,到了20世纪80年代,美国却施压日本实行截然相反的政策,诱迫日本银行信贷大量流入股市、楼市,从而形成了惊人的泡沫。

20世纪70年代全球滞胀时期,日本恰恰是依靠坚持社会改良时期的成功经验,政府推出大量鼓励节能降耗的产业、财政和金融政策,企业依靠终身雇用制调动职工积极性奋力拼搏,开发出节能性能优越的产品赢得了国际竞争优势。

二战后社会改良时期,丰田等著名汽车企业以重视质量管理而闻名,生产率之高是全球汽车制造企业中的佼佼者,但后来紧跟“时代潮流”热衷于资本运作的时髦“财技术”,重心脱离了制造实业本身,出现了造假丑闻。日本在20世纪70年代作为能源匮乏国家成功克服了石油危机引发的滞胀,却因众多银行、企业自20世纪80年代起痴迷于金融投机和泡沫破灭而一蹶不振,丰田、日产等众多著名企业开始走向衰败。

确有必要摆脱狭隘的企业和个人印象的微观视角,从影响全局的经济制度、理论政策等宏观因素中寻找答案。日本抛弃了二战后成功的产业、财政、金融政策,抛弃了企业为所有利益相关者服务的社会改良理论,转向了新自由主义的资本至上、股东至上的价值观,就难免让二战前日本野蛮资本主义的种种弊端卷土重来,频频出现类似于二战前“东洋货等于劣等货”的企业信誉危机。

3. 美欧媒体操纵舆论,让民众误以为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是经济恶化的原因

受到垄断财团控制的美欧主流媒体为推动世界经济有控制解体战略,故意让二战后社会改良时期的成功经济政策淡出了人们的视野,相反让肤浅、无意义的各种经济理论、政策争论充斥主流媒体,比如避而不谈为何在二战后物资匮乏、资金紧缺的困难时期,各国广泛推行的社会改良没有带来效率低下、经济停滞,反而促进生产率、财税的高速增长和沉重战争债务消失,而在新自由主义改革时期伴随着不断削减社会福利反而出现了主权债务危机。

由于美欧媒体操纵舆论并压制有真知灼见的经济学家,促使人们误以为今天经济形势日趋恶化是自然而然发生的,无论什么政党上台并改变经济政策都难以改善经济现状,误认为今天民众生活水平下降是全球化和贸易自由化带来的,避而不谈二战后社会改良时期的全球化伴随着生产率大幅度提高,也绝不会真正触及美欧陷入生产率停滞危机和民粹主义泛滥的深层原因。

三、美国金融投机泛滥与生产率停滞危机

1995~2004年期间,美国的非农业生产率出现大幅上升,年均增速骤然提高到3.05%,甚至略微高于社会改良时期的2.9%,流行的解释是互联网技术革命促进了生产率增速加快[7]。

消除贫富显著差距的不是凯恩斯,而是马克思!

互联网技术革命虽然确实一直迅速推广、方兴未艾,但美国的生产率增速却并未平稳上升而是大起大落,特别是次贷危机以后生产率增长明显趋于停滞,2016年甚至出现了历史上罕见的负增长。美联储前任主席格林斯潘和现任主席耶伦,都承认美国已陷入了生产率增长停滞的危机,耶伦还承认美国贫富差距上升到大萧条以来的最高水平。人们仅从科技进步角度难以解释为何出现这种情况,因为计算机、信息化技术的进步一直在加速而从未放缓[8]。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杨斌
杨斌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发展部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