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树东:美国如何打造主流意识形态?

黄树东 2018-06-01 浏览:
在所有的软实力中,意识形态是最强大的软实力,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最高境界。孙子讲“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意识形态竞争更是如此。看看苏联、东欧,看看中东,看看为什么美国历来非常重视意识形态竞争,千方百计把自己打造成意识形态的价值标准,我们会认识得更加深刻。

2.利用庞大的经济社会政治资源,用大量的名誉地位和经济报酬去培养那些追随主流意识形态的人士,打造出符合主流意识形态的高知名度团队。这些人都有许多桂冠、头衔和荣誉。精英阶层绝对不会以任何方式酬劳意识形态的掘墓人,更不会让它变成许多人谋求利益的手段。他们出巨资支持大量的保守智库、研究机构、出版物和新闻媒体,推出许多含有意识形态、经济政治议程的“独立”的研究报告。

3.行业自律。以美国电影界为例,从迪士尼开始,在它的倡导下就形成了行业自律,提倡主流价值;非主流电影很难获得投资和票房;等等。行业自律也受到企业界的遵守和配合。比如当年美国攻打伊拉克的时候,有些大电视台的主持人因公开批评而失去工作,没有哪家私有企业再雇用他们。可能有两方面的考量:一方面,很少有企业愿意开罪政府;另一方面,美国企业还是讲究“政治正确”的,他们有时候可能批评政府的某一项或几项政策,但是在根本制度和根本的意识形态上是不会对着干的。维护现行的制度和根本利益还是业界的主要考量。美国企业是没有推墙派的。

美国意识形态战略的另一个重要特点,就是严格坚持法治原则。比如,在20世纪初期,美国的社会主义运动非常有影响力,有的人还选进了国会(如维克托•伯杰)。在一战时期,由于社会主义政党反对美国参战(相当于在中国反对抗美援朝,反对对印/对越自卫反击战,反对捍卫钓鱼岛和南海诸岛),当时的威尔逊总统,签署了《间谍法》,规定任何人,只要有意导致(其他人)对美国的不忠,不服从,反抗政府,逃避兵役等等,就会被判高达20年监禁。结果许多社会主义者被指控为“自愿的间谍”(即没有人雇用他们),代表德国的利益(一战德国是盟国的对立面),代表布尔什维克的利益,等等,被联邦检察官起诉而投入监狱。有这么一个故事。一位反战的社会主义的领导人尤金•维克托•德布斯(Eugene V.Debs)在俄亥俄州坎顿一所监狱探望三位服刑的社会主义者,出来以后,在横对面的街道上发表不满的演讲。他被立即逮捕然后判刑。有人统计当时大约有300万人因此获罪(Zinn,1980:360)。同时作为社会主义运动的重要同盟军的工人运动也受到联邦政府的弹压,1920年,纽约州议会还驱逐了5名社会主义议员。从那以后,美国的社会主义运动和工人运动陷入低潮,直到40年代。

美国是如何在大学实施学术自由的?大学应当鼓励和坚持学术自由。学术自由是科学发展、技术创新的必需条件;良好的学术自由环境还是培养创新思考和创新人才的条件。限制学术自由就是限制科学和创新的发展。但是,学术自由不是没有限制和责任的。美国把学术自由严格地限制在学术的范围内。每个大学都有教师手册,对这些有明确的规定。为了叙述方便,我们来看一看美国大学教师协会2002年5月的一篇报告,题目是《大学教师和学校的学术自由》(Academy Freedom of Professorsand In stitutions)。我们先看教师个人的学术自由。该报告是这样表述的:

老师享有研究和发表研究成果的完全的自由,(但是)这个自由受限于他们在其他教学责任上的合格表现;老师享有在课堂上讨论他们学科的自由,但是,他们必须避免在他们的授课中引入同他们学科无关的有争议的东西……只有当他们的言论与科目密切相关的时候,老师在课堂上的讲话才受言论自由的保护……他们作为公民而发言和出版的时候……他们在社会上的特殊地位加给他们特殊的责任。作为学者或教育官员必须牢记,公众会通过他们的言论来判断他们的职业和机构,所以他们在任何时候都必须准确,都必须行使恰当的自我约束限制,都必须表现对其他人观点的尊重……

这些都是非常明确的定义,划出了明显的责任边界。可见一个老师如不合格地履行教师的所有职责,是不享有学术自由的,而且学术自由仅是在自己的学术领域里面的研究和出版的自由,不能超越这个边界;教师是不能在课堂上,超出自己的学科范围,引入那些挑起争论的宗教、社会、经济、政治或其他话题的,更不能在公共场所发表一些没有依据、无自我约束的言论。所以,“学术自由”不是完全没禁区的。你首先必须是一个合格的老师,才有学术自由。你只在自己的学术领域才有学术自由;你不是研究近代历史的,你就不享有在课堂上大量发表关于近现代历史的挑起争议的看法的自由;你是研究经济的,就不享有在课堂上大量发表与经济无关的、关于宗教或政治的、挑起争议的看法的自由。在公共场所,你不享有故意利用不真实的材料来支撑你的观点的自由。这篇报告还指出,学术自由并不绝对受到言论自由的保护,学术自由不能绝对,不能高于其他一切。关于大学机构的自治问题,报告指出,“正如教师个人的学术自由不是不受限制的,大学的学术自由也是有它的限制的。”所以,大学自治也不是无限制的,是有边界的。美国大学分公立和私立,而公立大学的教师是公共机构的雇员,所以他们的自由还要考量公共关切(Public Concern)的事项,不能干扰公共关切事项。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