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树东:美国如何打造主流意识形态?

黄树东 2018-06-01 浏览:
在所有的软实力中,意识形态是最强大的软实力,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最高境界。孙子讲“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意识形态竞争更是如此。看看苏联、东欧,看看中东,看看为什么美国历来非常重视意识形态竞争,千方百计把自己打造成意识形态的价值标准,我们会认识得更加深刻。

黄树东:美国如何打造主流意识形态?

如何走出经济政治困局?如何进行经济政治的改革,让经济政治进入良性循环,避开特殊利益集团和党派利益的陷阱?如何调整战略?总之,如何准确把握政治经济现状,开出有持续疗效的药方?美国除了向盟友,向竞争对手,向低收入国家剪羊毛,搞美国优先以外,别无良策。当年罗斯福和西方在大萧条以后得以走出危机,是有理论创新的。而现在,新自由主义理论已经走入困局。面对中下层的反叛,建制派有正确的理论解释吗?没有。新自由主义,因为它代表了少数富有阶层的利益,而这个阶层控制着政治和意识形态,依然占有巨大的意识形态话语权。

美国精英对中下层民主的真实态度

中国的某些知识界和媒体对西方的意识形态,有太多的偏爱和过度的解读。他们热情地介入关于“民主”的意识形态争论。其实,从20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精英在国内推行的是一套“削减民主”的过程。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包括两个方面:经济上的财富集中,政治上的权力集中。作为意识形态的反映,70年代在美国出现了两份宣言:一份是刘易斯•鲍威尔(Lewis Powell)的推动经济意识形态的宣言(参见拙作《大国兴衰》);另一份是1975年三边委员会的《民主的危机》(The Crisis of Democracy)。这份报告指出,西方尤其是美国的民主面临危机。危机主要不是来自苏联,而是来自西方或美国自身;危机的实质不是民主太少了,而是民主太多了。它明确指出,美国民主的危机是因为中下层享有太多的民主,“过度民主”(Excessof Democracy)是民主的最大问题。它提出的摆脱民主危机的方案是“削减民主”(Moderation of Democracy)。它指出,60—70年代的民权运动或西欧高涨的民主运动是民主的最大危机。它说,中下层高涨的政治热情导致了民主的危机;它说,那些原本对政治冷淡的阶层或群体,产生了政治热情,结成一种力量介入政治程序是可怕的。总之,它说,民主的正常有效运作,必须建立在广大中下层对政治的冷漠和疏远上面;广大中下层的民主权利导致民主的危机。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新自由主义主导的80年代以后,美国中下层政治热情的普遍下降。

关于“民主”的争论是一场虚假的争论,实质是地缘政治。如果我们把新自由主义的政治宣言和经济宣言放在一起,我们就可以发现下面这个基本线索:新自由主义在政治上削减中下层的政治权力;在经济上削减政府干预经济的权力。读者可能要问,那么,这些权力转移到谁的手中去了呢?当然是极少数富有阶层。20世纪80年代以来美国在国内推行的“削减民主”,同它在全世界公开推行的有天壤之别。一方面在国内压缩中下层民主权力,一方面在其他国家推动“民主”。美国对“民主”内外有别的现象,反映了美国精英对中下层“民主”的真实态度,也反映了“民主”这个意识形态成了地缘政治的工具的事实。那些追求“普世价值”的人们,那些以为美国精英阶层安排的制度有利于广大中下层的民主参与的人们,真需要认真读一读这两份文件,做一个清醒的思考者。那些以为“普世价值”可以帮助中国的人,更不能干被别人卖了还帮别人数钱的买卖;尤其不要把别人的地缘政治工具,当成一场民主的盛宴。2016年美国中下层根据自身困境而对美国建制的批判,为美国的这个国内战略提供了历史性的注释。关于对中下层的戒备,在美国可以一直追溯到开国那一代精英。在美国,许多中小学生都知道,美国不是“民主”国家,而是共和国(Repbulic)。

鲍威尔的报告来自美国“右边”的社会光谱,而《民主的危机》来自“左边”的政治光谱。提出《民主的危机》的三边委员会为美国提供过许多包括总统在内的高官,这就是它的影响力、执行力。这两份报告,一个要从经济上将财富集中到富有阶层手中,一个要从政治上将权力集中到富有阶层手中,从而左右合流。这两份报告是理解美国1980年以来政经走向的关键,是理解当今美国现状的关键。这种经济和政治结合,“右”和“左”两个政党联手,一起针对中下层的历史现象,值得那些善良的、希望中国照抄西方政治经济制度的人深思。

美国如何打造主流意识形态?

美国是如何推动这两份报告所代表的意识形态呢?我曾在拙作《大国兴衰》中介绍过,今天我们简单回顾一下美国如何打造主流意识形态的一般历史,作为一个补充。

美国的统治集团对意识形态没有天真的幻想。美国占领意识形态高地,首先是正向激励机制,其中大致有三点。

1.美国精英阶层对意识形态的控制非常简单,釜底抽薪,让不当言论发表者的生存都出现问题,把所有舞台拆掉,把聚光灯移走。没有听众,没有鲜花,没有掌声,让他们在寂静中享受言论自由。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黄树东
黄树东
旅美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