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物质劳动、“普遍智能” 与 “知识无产阶级”

蒋洪生 2018-05-30 浏览:
在21世纪的今天,对马克思的最好纪念,是保持对马克思所阐述的历史真理和政治真理的忠诚。消灭资本,颠覆资本对劳动的统治,这是马克思的真理观的核心。从话语上来重申这一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性命题固然重要,但尤为重要的,是要在反抗资本统治的实际政治行动中辨识和形塑集体性的政治主体。在马克思那里,这一集体性的政治主体的总名,就是无产阶级,就是那些不拥有生产资料,靠出卖劳动力为生、受资产阶级剥削的被雇佣的劳动者阶级。

非物质劳动、“普遍智能” 与 “知识无产阶级”

今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在两个世纪之后的今天,为什么还要纪念,还要讨论马克思?在很多人的眼里,由于苏联东欧的失败,马克思及其主义不是已经被证明为过时了吗?对于这一问题,美国理论家弗里德里克·杰姆逊是这么回答的,他说,只要资本主义还存在,马克思主义就永远不会过时。因为,马克思主义是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和超越。1杰姆逊此论甚是。马克思主义之所以能够永葆青春的活力,就是因为它根基于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时时保持着对资本主义的敏锐观察和精准解剖;它不仅着眼于解释世界,更有志于改造世界,有志于为人类通向其真正的历史打开前行的航道。

在21世纪的今天,对马克思的最好纪念,是保持对马克思所阐述的历史真理和政治真理的忠诚。消灭资本,颠覆资本对劳动的统治,这是马克思的真理观的核心。从话语上来重申这一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性命题固然重要,但尤为重要的,是要在反抗资本统治的实际政治行动中辨识和形塑集体性的政治主体。在马克思那里,这一集体性的政治主体的总名,就是无产阶级,就是那些不拥有生产资料,靠出卖劳动力为生、受资产阶级剥削的被雇佣的劳动者阶级。

在《资本论》中,马克思认为,在劳动者被资本支配之前,他的劳动是一种纯粹的个人劳动。在其劳动过程中,这个劳动者是把后来彼此分离的职能,也就是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结合在一起的。但是,当劳动者成为资本统治下的被支配者之后,其劳动过程中的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互相分离,“直到处于敌对的对立状态”2。如果说在早期的生产活动中,“工人把工具当作器官,通过自己的技能和活动赋予它以灵魂”,那么在自动机器体系的大工业生产中,“机器则代替工人而具有技能和力量,它本身就是能工巧匠,它通过在自身中发生作用的力学规律而具有自己的灵魂。”3这就是说,在马克思那里,在固定资本的最适当形式——自动机器体系大规模采用之后,与以前相比,工厂中的劳动者越来越沦为简单的体力劳动者,工厂劳动越来越少要求工人脑力劳动和灵魂的参与。大工业生产中的产业工人日复一日从事着极其简单、单调和极容易学会的操作。与此相对,统治阶级不仅支配着物质生产资料,同时也支配着精神生产资料4。这样,不仅在工厂工人的劳动过程中出现了体力劳动与脑力劳动的分离,在整个社会人群中,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之间也形成了巨大鸿沟。

马克思的亲密战友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写道:“当社会总劳动所提供的产品除了满足社会全体成员最起码的生活需要以外只有少量剩余,因而劳动还占去社会大多数成员的全部或几乎全部时间的时候,这个社会就必然划分为阶级。在这个完全委身于劳动的大多数人之旁,形成了一个脱离直接生产劳动的阶级,它从事于社会的共同事务:劳动管理、政务、司法、科学、艺术等等。因此,分工的规律就是阶级划分的基础。”5在这里,所谓脱离直接生产劳动的阶级自然包括了某些知识阶层,也就是通常意义上的脑力劳动者。

虽然资本主义解放了巨大的社会生产力,但是长久以来,由于社会总劳动可以提供给整个社会用以再分配的剩余有限,单纯的脑力劳动者在数量上远远少于体力劳动者。由于资产阶级对知识/精神生产资料的垄断,其意识形态在整个社会占据了统治地位;再加上统治阶级在剩余价值再分配上向数量有限的脑力劳动者倾斜,由意识形态国家机器所培养出来的不少脑力劳动者,不仅在社会经济地位上,也在阶级意识上与大工业体系下的体力劳动者拉开了距离。当然,关于脑力劳动者,马、恩在1848年的《共产党宣言》中也有一个著名的表述——“资产阶级抹去了一切向来受人尊崇和令人敬畏的职业的神圣光环。它把医生、律师、教士、诗人和学者变成了它出钱招雇的雇佣劳动者。”6但从21世纪以前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实践来看,马、恩当年对于脑力劳动者的这一论断,更像是一种革命的号召,号召脑力劳动者认清其在资本统治结构中实质上的被雇佣地位,加入到无产阶级革命队伍中去。但从历史效果而论,马、恩的这种努力可谓成败参半。在西方特别是俄苏的革命运动中,固然有千千万万无产阶级化的知识分子参与和领导革命,但毋庸置疑,运动所召唤的政治主体和革命主力军主要还是大机器生产体系中以体力劳动为主的产业工人。而在工业生产不甚发达的东方国家,例如20世纪的中国,至少从绝对数量上来说,革命的政治主体和主力军可以说是无数无产阶级化的农民。

但是今天的时代不完全等同于人民战争的年代,也不完全等同于十月革命的时代,更不完全等同于马克思的时代。对今天的时代,不同的理论家有着不同的指称,譬如金融资本主义时代、晚期资本主义时代、全球资本主义时代、后工业社会时代、信息资本主义时代、知识经济时代、后福特主义时代、后-后福特主义时代、数码资本主义时代、后现代主义时代、人工智能资本主义时代、认知-文化资本主义时代、超级工业时代、生命政治时代等等。相对于工业资本主义时代,随着社会生产组织方式的演进,当代资本主义有其变化的部分,但也有不变的部分;其不变的部分,就是资本对劳动的统治。当代资本主义在造就前所未有的生产力,使社会财富急剧增加的同时,也使整个星球变成一个贫富差距、两极分化急剧扩大的“贫民窟星球”(美国城市理论家迈克·戴维斯书名)。事实证明,马、恩在《共产党宣言》里的下列断言仍然有效:“我们的时代,资产阶级时代,却有一个特点:它使阶级对立简单化了。整个社会日益分裂为两大敌对的阵营,分裂为两大相互直接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7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蒋洪生
蒋洪生
副教授,供职于北京大学中文系,比较文学与比较文化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