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方敏:论对社会主义国有经济理论的坚守和创新

宋方敏 2018-05-29 浏览:
习近平总书记坚持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和方法,总结和汲取我国国企改革的经验教训,对捍卫和发展社会主义国有经济提供了正确的工作指导,也作出了重要的理论贡献。当前,我们要系统解决影响国企发展的深层次矛盾,还需在实践中进一步完善所有制结构理论,解决在宏观层面分清主辅、公平对待、确保国有经济地位和作用的问题;完善国有经济产权制度理论,解决全民所有权的实现形式与真正的所有者对接的问题;完善中国特色现代企业制度理论,解决国企法人治理结构既适应市场运行,又能发挥社会主义优势的问题。

2、从“问题”导向上探索国有企业与市场机制的结合方式,确立和坚持“三个有利于”的国企改革标准

在计划经济体制转向市场经济体制的改革过程中,我国国有企业面临的最大课题,就是如何适应市场资源配置机制的运行,改革优化自身的产权组织形式和经营管理机制,将自己打造成为能够自主经营、自主竞争、自我发展、自我约束的市场主体。国有企业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最重要的市场主体,国企如果不是市场主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就不可能确立。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做过一系列尝试,从扩大企业自主权、实行厂长负责制、内部经营承包制,到实行公司制、股份制改造等,虽然取得了一定成效,但也伴随着一系列问题。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不切实际地刮风,出现借改制名义侵吞国有资产,出卖国企并将其私有化的现象,习近平总书记愤批“国有企业改制,又肥了多少人?”如果国企改革就是产权私有化,那就不是改革,而是毁灭。“混合所有制”改革则有可能被当作新一轮出卖国有企业的借口,再次刮风,推动全盘私有化。其实,混合所有制不是什么新东西,新中国成立后就搞过公私合营,股份制也就是混合所有制。所以,解决国企与市场机制对接的实现方式,不能千篇一律搞一混了之,更不能走私有化道路,搞一卖了之。

习近平总书记从实际出发,提出“推进国企改革要奔着问题去,以增强企业活力、提高效率为中心,提高国企核心竞争力”的要求。国企不是没有问题,改革就是为了解决问题,但“国企存在的问题”与“国企存在就是问题”完全是两码事!不是国企只要存在就不合理,私企、外企天然合理,要为私企、外企的发展扫除国企障碍;不是什么国资多了、地盘大了,要给私资、外资让权让利;也不是拿国资当“癌细胞”,用私资、外资救国企,把“混合”当成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要把国资稀释掉、消化掉。国企改革,应当解决为国企实现“三做、四力”的目标排除发展障碍、开辟更好前景的问题,不能“种他人的田,荒自己的地”,这才是问题的实质。正是基于问题导向,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推进国有企业改革,要有利于国有资本保值增值,有利于提高国有经济竞争力,有利于放大国有资本功能”。这“三个有利于”是指导国企深化改革、打造适应市场的产权组织形式和经营管理机制的基本准则,同时也是检验国企改革成功与否的基本标准,必须用“三个有利于”标准来倒逼改革方案的设计和操作过程,防止离经叛道。

以“三个有利于”为标准,党中央提出了一系列切合实际、扶正纠偏的国企改革政策指导。一是坚持国企在公益类和商业类领域都要发展的原则,否定了把国企看作“与民争利”,要让国企退出完全竞争领域,向私资、外资卖权让利的主张;二是把构建国资监管机制和完善现代企业制度作为改革的重点,否定了把混合所有制当作改革的主要任务的片面倾向;三是强调“混改”要从实际出发,“因地施策、因业施策、因企施策,宜独则独、宜控则控、宜参则参,不搞拉郎配,不搞全覆盖,不设时间表,成熟一个推进一个”的指导方针,否定了为混而混,一刀切、一股风,搞“混改”大跃进的错误做法;四是既鼓励非国有资本“混进来”,又鼓励国有资本“混出去”,否定了只要求国企向私资、外资敞开大门,用“单向混国资”使“交叉持股”沦为空话的倾向;五是在产权多元化中,明确国企根据不同功能定位把握不同力度的控股要求,否定了“只混不控”“不设底线”的私有化危险倾向等等。这些都是对国企理论的重要完善。

3、以“底线”思维设计国有企业制度,确立和坚持“制度自信”的国企改革原则

建立现代企业制度是我国国企改革讲了20年的话题。改革中存在的一个具有普遍性的教训,就是照搬西方公司制那一套,不讲中国特色,不讲社会主义原则。这些年暴露出的国企高管腐败、内部人控制、利益输送、国有资产流失严重等问题,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在企业改制过程中食洋不化、机制脱节带来的后遗症。在现实管理中,党委集体领导的作用被边缘化,职工代表大会等民主管理制度也被严重削弱,所谓民主参与、民主管理、民主监督名存实亡。从中纪委查处的情况看,问题触目惊心,达到不可思议的程度!有的人侵吞国有资产似探囊取物,如入无人之境。此类现象在传统国企管理制度下是很难发生的,而改制后权力集中、监督落空,如“火山喷发”而无法自我约束。这说明,从西方照搬的那套服从私人资本利益及其代理人意志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不可能自动适应公有财产维护、经营和管理的要求,相反,一旦与官僚利益集团、私有资本利益集团相结合,极易变成一种“公权私用”的制度工具,为财产的“化公为私”提供便捷之径。铁的事实说明:国企改革不能脱离中国实际,简单照搬西方企业模式,放弃自己经过长期实践证明是行之有效的企业制度法宝。如果在这轮改革中继续削足适履、自废武功,只会重蹈覆辙,问题越来越严重。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