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树东:中国能够再有30年的高增长吗?

黄树东 2018-05-23 浏览:
过去5年,世界经济持续疲软,中国经济以7.2%的速度发展。这个速度超越了世界上最乐观的估计,也超越了我们的估计。按这个速度,中国经济每10年就要翻一番!人均收入也有望在短时间内翻番。中国将很快成为世界第一经济体,人均收入将迅速越过16000美元的中等收入坎,进入更加持续增长的阶段。如果按这个速度增长30多年,到2049年,中国的GDP将达到美国的3倍多。如果我们能实现这个增长率,且中国人口在2049年为16亿的话,如果美国人均GDP增长是2%的话,那么中国的人均GDP就会接近美国那个时候的水平。中国能够再有30年的高增长吗?我们听听旅美学者黄树东怎么说。

中国改革在全面推进,必将为中国经济的增长带来无穷的活力。在这个前提下,我们提供几点建议。

双轮驱动,财政为主

在市场配置资源的同时,加强财政和货币政策对经济的推动作用。实施扩张性可持续赤字政策,而央行为扩张性财政政策服务。

1.可持续财政赤字。

赤字最持续的用途是投资。赤字是债务。债务是需要用未来的收益来偿还并支付利息的。如果债务不能带来收益,那就需要用其他收益来支持,长期下去债务就是不可持续的。从债务这个特点来看,为了政府赤字可持续,需要用它来推动GDP的增长,通过它创造的GDP增量所带来的税收增量来偿还。

用于有效投资的赤字是可持续赤字,可以考虑达到GDP的5%~6%。

黄树东:中国能够再有30年的高增长吗?

图片来自网络

大家知道欧盟有一个财政赤字3%的警戒线。为什么是3%?其实没有什么科学依据,就是成员国之间的利益博弈的结果。这个3%几乎没有人遵守。我们简单来看一看欧洲的债务危机。欧洲的债务危机不是政府债务占GDP比例太高,而是南欧那些国家在欧元区里没有主权信用。日本政府债务占GDP比例高达250%,远比南欧那些国家高,却没有债务危机。为什么?因为有主权信用,央行承担了“最后的购买者”角色。南欧那些国家却没有,央行无法大规模地购买财政债券。结果是什么?就是财政赤字和债务基本仰赖金融市场,导致国家财政政策被金融市场绑架,无法推行有力的财政政策。这个教训是非常深刻的。中国是没有这个风险的。在国家实现小康目标、实现两个100年战略过程中,央行要服务于这些战略目标的实现。如果国家选择扩张性可持续的赤字政策,央行就要服务于它。总之,只要央行像美联储、日本银行、英格兰银行一样为政府债务服务,中国就不会有主权债务危机。假如中国要实施扩张性可持续赤字政策,要争取让央行、国内企业和个人成为持有主体。

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在我们冲刺两个100年目标的时候,是中国非常强大的财政能力发挥重要作用的时候。

2.央行服务于国家战略。

如果选用这个方式,央行需要在未来30年中服务于国家战略,包括可持续的赤字战略。通过以下两点:(1)维持低利率,降低赤字成本;(2)购买政府债券。

黄树东:中国能够再有30年的高增长吗?

资料图:中国人民银行。(图片源于网络)

同时,这也是央行转变货币发行方式的历史机遇。我国在1994年实施了外汇管理体制改革。央行采用投放基础货币的方式来购买商业银行的外汇结余。流入的美元成了推动央行投放基础货币的原始因素。这个问题的另一面,就是美元流出,央行必须抽回基础货币。产生的问题是:在经济过热时,本来应当适当收缩,但是,如果国际投机者赌中国泡沫和货币,大量热钱流入中国,央行必须为此投放大量的基础货币;相反,经济放慢,当央行需要投放基础货币的时候,热钱流出,央行反而需要抽回基础货币。可持续财政赤字会大量增加政府债券。按上面的假定,10年以后,政府债务余额将达到83万亿元人民币,GDP总量达到135万亿元人民币。到2045年,政府债务余额将达到448万亿元人民币,GDP总量为561万亿元人民币。央行可以在今后几年告别美元,转而通过买卖中国政府债券投放和回收基础货币。

此外,这也是扩大中国金融产业,让金融服务于实体经济的一个稳健方法。

10年以后83万亿政府债券,可以形成一个庞大的低风险投资类别,给许多投资者,特别是退休职工,提供低风险的长期投资,可以降低中国资本市场和投资者的总体风险。

而且这种方法还利于国家稳定。30年以后,如果投资者持有448万亿元人民币的国家债务,许多是长期债务,谁不希望国家稳定、政府稳定、国家统一?

还有一点,这是经济货币化的一个可持续的路径,它可以大规模做大金融市场。容量一大,抵御国际金融资本冲击的能力也就大了。

这种方法需要央行做最后信用提供者,需要大量挤压和抑制金融泡沫,使社会总债务占GDP的比重处于一个可以管控的水平。这是把债务用于实体经济,推动生产、发展经济、增加就业、实现两个100年战略目标切实可行的低风险路径。

进口替代

中国一方面要在低端产业捍卫就业,一方面要创新和产业升级。我国2016年进口工业制品总额为11773万亿美元,相当于进口总额的74.2%,GDP的10%左右。我们是朝超级强国方向奔的,在这方面必须迅速升级。我们可以把进口额度排个序,选择那些进口额度大的产业和技术,政府支持企业攻关,提供资金、税收、采购和国际市场等方面的支持,迅速突破,形成规模,替代进口,推动出口。

黄树东:中国能够再有30年的高增长吗?

图片来自网络

假定:(1)我们在10年之中,能以GDP1%的速度降低这个净额,10年后工业制品进出口净额为零;(2)美国制造业的乘数效应为2.48(即,你买1元的制造业最终产品,可拉动其他产业创造2.48倍的GDP)〇1,我们就用这个乘数,那么10年之中,进口替代对GDP的贡献,每年是2.48个百分点,可以持续10年;即便把这个目标减半,对GDP的拉动也是每年1.24%,可以持续20年。在实现工业制品进出口净额平衡以后,还可以推动我国成为工业制品的出口净额大国,那又可以是10年或20年的增长。总之,中国要大力推动创新,推动产业升级,千万不能搞“后工业化”。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