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树东:中国能够再有30年的高增长吗?

黄树东 2018-05-23 浏览:
过去5年,世界经济持续疲软,中国经济以7.2%的速度发展。这个速度超越了世界上最乐观的估计,也超越了我们的估计。按这个速度,中国经济每10年就要翻一番!人均收入也有望在短时间内翻番。中国将很快成为世界第一经济体,人均收入将迅速越过16000美元的中等收入坎,进入更加持续增长的阶段。如果按这个速度增长30多年,到2049年,中国的GDP将达到美国的3倍多。如果我们能实现这个增长率,且中国人口在2049年为16亿的话,如果美国人均GDP增长是2%的话,那么中国的人均GDP就会接近美国那个时候的水平。中国能够再有30年的高增长吗?我们听听旅美学者黄树东怎么说。

最大的风险已经过去

西方特别是美国精英中,有一种危机感,认为中国注定要取代美国,未来5~10年是关键。他们对中国担纲者充满了敬畏。他们观察到,过去5年,中国这艘航母在坚持既有航向的同时,做出了大幅度的调整,极大消除了许多潜在的风险。班农相信,中国在未来5~10年将超越美国,到时候美国的持续衰落就更加不可避免。他们的紧迫感不是别人强加的。

黄树东:中国能够再有30年的高增长吗?

图片来自网络

二战以后许多发展中国家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在最接近顶点的时候倒下了。这种历史教训我们需要非常清醒地记住。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取得了惊人的成绩。但是,在过去有一段时间也出现了许多潜在的风险。比如,贫富悬殊,官员腐败,中央权威不振。曾经有一段非常短暂的时间,西方有些人在谈论中国经济风险的时候,开始含糊其词地谈论中国“不可预期的风险”(Unexpected Risk)。所谓“不可预期的风险”,其实是暗示巨大的非经济的社会风险。

过去几年发生了巨变:贫富悬殊大大缓解,反腐败深入人心,中央权威深得民意,国家的方向目标非常明确。“不可预期的风险”说法消失了。大家都能感受到,在这些后面有一个非常坚定的意志。中央权威和民心结合,为进一步推进改革和建设夯实了牢固的基础。可以说,中国发展中最大的风险消除了,人民安心了,危机避免了。民心畅顺,老百姓生活幸福;政通人和,普天下社会安定。

中国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

纵观世界大国崛起,条件有:强有力的中央权威;统一的国内市场;独立主权;社会矛盾比较缓和。这些条件中国现在都具备,为新一轮的高速发展提供了保障。

中国这样大一个国家,又处在这样重要的改革和发展关头,面对各种内部和地缘政治的风险,非常需要一个坚强的意志和权威出现,否则,不仅经济的持续发展难以维持,大一统可能都会受到削弱,地缘政治的风险也会上升。现在,中国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短暂的不确定风险被果断制止了,社会稳定,民族团结,国家安全。只要中国坚持中国道路的基本制度,中国的崛起是不可阻挡的,中国将迎来30年的高速增长。未来30年的经济增长,将是这30年的历史答卷。

黄树东:中国能够再有30年的高增长吗?

图片来自网络

中国经济是强劲的。中国有能力防止金融风险。

金融风险是许多中等收入国家滑入陷阱的推手。特别是在美联储缩表、美国对外经济政策奉行美国优先的情况下,不确定的外部因素比较多,防范金融风险,保障财富安全,是重中之重。国家对这个问题有非常清醒的认识。中国是一个净储蓄国家,也是一个资本输出国家,而央行又在党的领导下完全能够按国家利益来操作,一般来讲,只要控制好了资本账户,一般不会出现欧洲那样的主权债务危机。如有必要,央行可以大量收购财政部的债券、国企债券、国家基础设施债券。如果国际金融资本真的上下其手,央行可以有自己的QE。由于中国储蓄率高,即使没有外部资金流入,中国也可以用自己的资金谋求发展,不会出现欧洲某些国家的那种危机。需要注意的是避免金融自由化,防止为金融危机创造工具性或市场性条件。目前降杠杆和控制金融行业的GDP占比非常重要,尤其是降低那些过度的金融工程里面的杠杆。政府是防止危机和控制危机的最终手段。一定要防止金融自由化。

中国有抵御风险的强大能力。第一,中国有强大的制造业,创新能力大大加强。第二,中国有巨大的国内市场。第三,中国有巨大的外汇储备。第四,中国有管理国际经济金融风险的成功经验。第五,还有大约6亿农村人口,能为经济的进一步发展提供一定的劳动力储备和滞后的消费。第六,中国有很好的增长前景。

中国经济的风险是可控的。以下几方面的风险值得注意。

第一,控制金融危机发生的风险,控制财富流失的风险。在美联储缩表的多事之秋,要保证银行体系的安全(它是发行货币的主要工具,是债务链条的中心,是为经济提供流动性的主要管道)。控制好资本账户,降低和控制金融体系的价格风险和流动性风险,避免金融自由化,坚持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回归本源。

第二,进一步缩小贫富差距,尽量减少由金融自由化导致的贫富差距,防止阶层固化。

第三,处理好产业面临的两方面竞争:来自低收入国家的低端产业的竞争和来自发达国家的高端产业的竞争。低端产业是劳动密集型的,从就业的角度考虑,一定要尽全力做好低端产业的竞争;同时推动创新,推动产业升级。劳动生产率的提高是迈入高收入阶段的必要前提。既要保就业,也要促创新。

第四,解决过剩。我们在前面讨论过,辩证法可以帮我们缓解过剩。

第五,控制投资减缓。中国的投资有减缓的迹象,而投资是提高劳动生产率和积累社会实物资本的途径。投资减缓值得注意。

第六,应对人口老龄化。

第七,处理好改革的边际红利递减问题。

第八,应对地缘政治的风险。

坚持中国道路,中国将有另一个30年的高增长

只要避免市场原教旨主义,坚持中国道路,中国将有另一个30年的高增长。

为什么中国能再高速增长30年?这源于中国制度的优势,是中国奇迹的制度原因。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黄树东
黄树东
旅美经济学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