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西方经济学为何回避与置疑经济危机说起——马克思主义经济危机理论体系的构成与发展

王中保,程恩富 2018-05-22 浏览:
2018年是2008年金融危机和经济危机爆发10周年,尽管经济危机一词已为人熟知,但需从定性和定量角度对其定义进行重新界定,并对经济波动与经济周期、经济周期与经济危机加以区分。对经济危机发生具体原因的理论阐释,如社会生产的无计划论、社会再生产的比例失调论、有支付能力的消费不足论、利润率下降趋势论、固定资本的更新论和资本的过度积累论等,均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危机理论体系中包裹着内核的外围理论,与经济危机的资本主义生产资料私有制根源论这一内核一起,构成马克思主义经济危机理论体系的主体架构。资本家的贪婪、政府监管不力、虚拟金融过度发展、信贷消费过度、经济金融风险低估、市场信息不对称等经济危机诱因,则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危机理论体系的枝节或节点,并与内核和外围理论一起构成了丰富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危机理论体系。

从西方经济学为何回避与置疑经济危机说起——马克思主义经济危机理论体系的构成与发展

一、引言:从西方主流经济学对经济危机的回避与置疑引入

虽然经济危机(Economic Crisis)一词现在已为人熟知,但西方主流经济学理论仍坚信资本主义是建立在人性自私、财产私有和市场竞争基础上的最优社会制度,资本主义经济运行总会趋于均衡和最优,因而经济危机的出现也总是西方主流经济学不愿面对的现实。即使经济危机发生时,一些西方主流经济学者仍提问“资本主义存在经济危机吗?”当不得不面临和回答这一问题时,一些西方主流经济学者会承认资本主义存在经济危机,但其对经济危机的解释却是:资本主义经济运行本身并不会产生危机,危机的出现可归结为资本主义再生产之外的因素,如偶然的自然灾难、战争或政策失误等。而且西方主流经济学提出商业周期(Business Cycle,也翻译或称为经济周期)概念,将经济危机现象纳入商业周期的框架内讨论。西方主流经济学的古典周期理论,如杰文斯的太阳黑子论、①[1]亨利·穆勒(HenryMoore)的气候周期论、[2]庇古的心理周期论 [3]等,都是用周期性的自然灾害、心理变化、政策波动等单一、非经济的外部因素,解释经济的周期性和经济周期危机阶段的发生。[4]但实际上,这些古典周期理论并没有很好地解释经济危机发生的周期性,尤其是无法解释为何几乎每隔一段相同时间就发生一次经济危机。[5] 此后,试图从资本主义经济内生因素探讨经济危机的理论应运而生,如非均衡周期理论和均衡周期理论。非均衡周期理论包括凯恩斯商业周期理论和新凯恩斯主义周期理论,认为由于预防性心理预期、价格粘性、不完全信息等原因,市场会在短期经常处于供给与需求的失衡状态,这种失衡状态会导致经济波动乃至经济危机。而均衡周期理论涵盖货币主义周期理论、理性预期周期理论、实际周期理论等,认为工资价格具有灵活弹性且市场能够出清,而经济波动乃至经济危机则是政府干预的结果。[6]不过,也有一些西方主流经济学者认为,资本主义根本不存在经济危机。他们认为所谓的经济危机不是“危机”,而是经济波动(Economic Fluctuation),而且是一种正常的经济波动,周期性危机也不过是一种周期性经济波动。在他们看来,资本主义只有经济波动和商业周期(Business Cycle),经济危机不过是经济波动的表现,是一种正常的经济现象。因此,他们很自然地认为:“关于危机的理论,更准确地说是周期性的商业波动理论。”[7]按照此逻辑继续演绎,作为经济波动的经济危机被看成是经济运行的常态,成为不可消除和避免的现象。“人们可以修正经济波动,但不可能完全避免。如果你想要完全避免,事情就会变得更加糟糕。”[8]因此,西方主流经济学理论不管是把经济危机归结为外生因素或内生因素的危机存在论,还是危机不存在论,都以不改变现有资本主义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市场经济制度为前提,进行经济危机和周期的探讨,给出治理经济危机和周期的政策建议。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认为,既然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制度作为危机发生的根源没有改变,周期性的经济危机也就会内生地不可避免地发生,并自然而然地成为常态。此外,经济危机的根源也始终是西方主流经济学与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论争的焦点之一。正如有学者总结的:“一百多年来,危机和周期的理论是马克思主义学说和资产阶级学说之间进行原则性论战的对象。资产阶级思想家一向竭力掩饰资本主义社会的矛盾,但按期发生的生产过剩经济危机却是这个经济制度固有缺陷的最有力证据。”[9]事实上,随着理论的不断发展,已逐渐形成完整和丰富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危机理论体系。其中,经济危机的资本主义生产资料私有制根源论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危机理论体系的内核理论,其在经典马克思经济学中已有详细论述。因此,本文主要对经济危机定义的重新界定、马克思主义经济危机理论体系的主要外围理论进行系统分析,最后提出包括枝节或节点在内的马克思主义经济危机理论体系完整架构,以期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经济危机理论。

二、马克思主义经济危机定义的重新界定与考察

西方主流经济理论提出商业周期理论(与经济周期理论是同义语),并以经济波动来掩盖经济危机。对于什么是商业周期,西方经济学文献最常采用的是1946年伯恩斯(Arthur F.Burns)和米歇尔(Wesley C.Mitchel1)所著《测量商业周期》中的定义:商业周期是一种“波动”,一个周期(Cycle)包括扩张(Expansions)、衰退(Recessions)、紧缩(Contractions)和复苏(Revivals)四个阶段。[10]伯恩斯和米歇尔的商业周期定义中并未包含“危机”字眼。正如瓦尔特·瓦内马赫尔指出的,“1929年至1933年的危机时期,危机已进入第二个年头,人们仍然拒绝使用危机这一字眼。人们尽其所能拖延时日,以回避令人不愉快的真理。”[11]《新帕尔格雷夫经济学大辞典》中也没有“经济危机”词条。那么什么是“经济危机”呢?按照国内《政治经济学大辞典》的定义,经济危机是指“资本主义再生产过程中周期性爆发的生产相对过剩现象”,“它是建立在机器大工业基础上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特有的经济现象;是资本主义再生产周期的决定性阶段,既是前一周期的终结,又是后一周期的起点。”[12]《市场经济学大辞典》也有类似定义:“经济危机是经济周期的一个阶段。表现为商品大量积压卖不出去,生产急剧下降,很多企业倒闭,大批劳动者失业,信用关系破坏,一些银行和金融机构破产,整个社会经济生活陷入混乱状态。”[13]这些界定都把经济危机视为经济周期的一个阶段,并用生产过剩现象描述经济危机。列宁也指出,“危机是什么?是生产过剩,生产的商品不能实现,找不到需求。”[14]国内学者一般认为,“经济危机是生产相对过剩的危机”;[15]‘经济危机是资本主义社会所特有的一种经济现象”。[16]而国外左翼经济学者多从经济和生产的不正常状态描述经济危机。如,潘尼奇(Leo Panitch)和金丁(Sam Gindin)认为,经济危机指资本积累和经济增长过程的中断;[17]安瓦尔·谢克认为,经济危机是“资本主义再生产过程中经济与政治关系的普遍紊乱的状态”。[18]上述国内外学者对经济危机的界定都是定性和现象描述性的,缺乏定量的界定。但是否生产过剩或生产的不正常状态就是经济危机呢?答案是否定的。经济危机表现为生产过剩,但生产过剩并不一定带来经济危机或表现为经济危机。个别企业或个别部门的生产过剩,或者社会总体再生产过剩的程度很轻,并不会引发经济危机或表现为经济危机。就国内一般通用的经济危机定义看,经济危机是生产相对过剩的危机。[19][20]这一定义实际上并不精确,因为没有明确生产相对于“有货币支付能力的需求 ‘一定价格水平的需求”“一定市场规模”“保存资本价值和增殖资本价值”或“一定利润”相对过剩到什么程度才算作经济危机。[21]因此,经济危机应是社会生产的严重相对过剩或普遍相对过剩的一种经济运行状态,或者说是经济处于连续负增长的一种经济运行状态。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