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米尔·阿明:我们如何才能摆脱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漩涡?

萨米尔·阿明 2018-05-17 浏览:
“我们已经到了资本主义盛极而衰,走向衰落的那个点了。但衰落又预示着一个非常危险的时代。因为,资本主义当然不会坐以待毙。它会为了维持自己的地位,为了维持帝国主义中心的优势而变得越来越野蛮。”本文是萨米尔·阿明在塞内加尔的首都达喀尔的深度访谈。在采访中,八十六岁的阿明谈论了一系列广泛的主题:全球化、垄断资本与不平等的惊人增长;国家在新自由主义时代扮演的角色;当代资本主义世界法西斯主义的回归,以及我们应该如何摆脱全球化的漩涡。

萨米尔·阿明:我们如何才能摆脱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漩涡?

图片来源:off-guardian.org

萨米尔·阿明是今天世界上最伟大的在世激进思想家之一。在过去至少五十年里,对于那些梦想有另一个更好的世界的人来说,他一直是一个伟大的灵感源泉。作为一位极富原创性、不断进行理论创新的马克思主义思想家,阿明一直在智识上武装我们,帮助我们理解、分析和批判今日资本主义之“过时”性,全球南北国家间的不平等,帝国主义的持续运作,和资本主义现状支持者的意识形态,等等。

1931年,阿明出生于埃及开罗。他到巴黎政治学院求学,并于1952年获学士学位。1957年,他以论文《欠发达的起源——世界规模的资本主义积累》(“The origins of underdevelopment—capitalist accumulation on a world scale”)获巴黎索邦大学博士学位,并从国家数据与经济研究中心那里获得一个数学统计学的文凭。

1957年到1960年,阿明一直在埃及规划部工作,直到纳赛尔政权对共产主义者的迫害使他不得不离开。从1960年到1963年,他隶属于马里的规划部。1966年在法国获得终身教职后,阿明选择到塞内加尔的巴黎-文森斯和达喀尔教书,在那里待了四十多年。从1980年起,阿明一直担任第三世界论坛(Third World Forum)主任,并从1997年起,任世界另立实践论坛(World Forum for Alternatives)主席。

萨米尔·阿明:我们如何才能摆脱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漩涡?

萨米尔·阿明

作为生活在全球南方,或者说所谓的“第三世界”的知识分子,阿明通过分析在资本主义的支配下,第三世界国家的“欠发达的发展”,开始了他的智识探索。他把这种发展模式归咎于资本主义。他认为,资本主义下的世界经济,以一种等级化的、不平等的、剥削的方式起作用,其中,全球北方的“第一世界”国家占主导地位,这些国家以全球南方的第三世界国家的贫穷化为代价,换取自身的发展。

对阿明来说,这种资本主义的发展模式,总会使得全球北方的国家为了发展,而使用帝国主义机制来控制南方。“帝国主义不是资本主义的一个阶段,甚至不是其最高阶段。它是资本主义扩张的固有属性”,阿明论证道。他把当代的帝国主义称作“三巨头的帝国主义”(imperialism of the triad),他认为,这种帝国主义,使全球南方的人民贫穷化,沦为受害者。通过这个理论命题,他也拒斥以下观点:现在,帝国主义在世界舞台上已经没有声音了,而现在我们面对的是“帝国”(empire)。

作为依附理论的先驱,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开始,阿明就极其敏锐地展示了,资源是如何从外围国家流向北方的中心国家,而使后者变得富裕。他把对外围国家之剩余的剥削称作“帝国主义租”(imperialist rent)。他相信,帝国主义对南方的剥削,为二十世纪南方的解放运动铺平了道路。他希望同样的事情,在二十一世纪的垄断金融资本中会再次发生。

当代的这个垄断金融资本阶段,始于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根据阿明,这种金融化,是为了对抗资本主义的停滞和积累趋势。阿明解释说,从1971年开始,世界资本主义系统就已经进入了另一场漫长的危机,很可能也是资本主义的最后一场危机,因为在这场危机中,资本主义走进了死胡同。在他看来,在资本主义的漫长历史中,它已经经历过两次漫长的危机:第一次是从1871到1945年,第二次则始于1971年,我们就生活在这个时期。他的结论和对世界的警告是,资本主义已经成为一个“过时的社会系统”了。

正是资本主义所处的这种过时阶段里的物质条件和具体情境,使社会主义成为人类的选择。阿明宣称,如果我们要最终走出这个“漫长的隧道”,那么,在这个隧道出口前方必然是社会主义,这个社会旨在通过“让地球上的所有人都能更好地掌控自己的社会发展”,进而超越“资本主义固有的不平等发展的遗产”。

阿明写过许多关于不同主题的书,这些主题包括政治经济学、社会主义、文化和伊斯兰政治。1988年出版的《欧洲中心主义》(Eurocentrism),是他的一部开创性的著作。“通过拒绝主流的欧洲中心主义的世界史观——这种史观狭隘而错误地假定了一种从希腊和罗马的古典世界,到基督教的封建主义和欧洲资本主义系统的进步——阿明呈现了一种根本性的,对世界史的再诠释,这种诠释,强调了阿拉伯伊斯兰世界起到的至关重要的历史作用。”

萨米尔·阿明:我们如何才能摆脱新自由主义全球化的漩涡?

《欧洲中心主义》

《欧洲中心主义》依然是批判研究与学术中的一部经典。阿明的其他重要著作还包括《自由主义病毒》(The Liberal Virtus, 2004),《当代资本主义的内爆》(The Implosion of Contemporary Capitalism, 2013),《世界范围的价值规律》(The Law of World Wide Value, 2010)和《终结资本主义的危机还是终结资本主义》(Ending the Crisis of Capitalism or Ending Capitalism, 2010)。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