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略谈他的经济学

卢荻 2018-05-16 浏览:
马克思经济学中的再生产图式,表面看起来是宏观理论,是关于社会再生产能够进行下去(资本主义能够持续下去)所需的条件的理论,实际上其基础是资本循环,同一过程也就贯串到微观层面。资本循环,如果是依靠商品扩张的话,势必涉及劳动压榨问题,以及由此引发的相对于生产率的过度压榨导致消费需求不足、或压榨不足导致利润率下降等问题,都是意味着资本积累的困难。而如果资本循环是依靠金融扩张,则投机活动挤压生产性投资势必成为常态,从金融危机蔓延至经济危机,同样是意味着资本积累的困难。

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略谈他的经济学

【原编者按:本文首先驳斥了一些西方学者把马克思当作现代微观经济学先驱的观点,同时也指出马克思的理论方法与宏观经济学之间的差别。马克思研究资本主义运行规律的方法,从根本上不同于资产阶级经济学将经济活动与历史、社会割裂开来的做法,而是以对这种方法的深刻批判为前提的。马克思提供给我们的,实际上是一种历史理论,它的起点是对历史的抽象,虽然不等于作为资产阶级经济学的“假设”和“前提”的那种抽象,后者毋宁说是资产阶级关于自身生存条件的理想或梦想。这种对历史的抽象也带来一个问题:即马克思在理论上呈现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与历史上实际存在的资本主义体系,这两者间存在着一段距离。马克思在其有限的一生中未能来得及对这一问题进行详尽地展开。卢荻老师特别谈到了马克思的后继者们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发展。这些工作丰富和完善了马克思关于在世界范围内存在的资本主义体系的思考,有助于马克思主义更加具体地、历史地接近现实。本文载于《明报》2018年5月14日,之后稍有修改和补充。】

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略谈他的经济学

马克思生于1818年5月5日,当此诞辰200周年之际,各式各样的纪念活动遍及世界各地,包括学术界的多不胜数的研讨会。马克思的思想体系无疑是围绕解释历史、改变世界展开的,其核心是政治经济学,而伦敦又是《资本论》的诞生地。所以,笔者拟在这篇短文中略谈马克思的经济理论,这对非专业读者可能是过于晦涩,不过,基于话题的现实重要性,还是期望能起到一点深化认识的作用。

现代微观经济学的先驱?

4月下旬,美国经济学家Samuel Bowles在世界著名的经济学网站VOX为文,从当代经济学视角评价马克思(https://voxeu.org/article/marx-and-modern-microeconomics)。文章开篇这样说:“说马克思的经济学不及格,对此,今日的经济学家少有怀疑,而他们这个态度是建立在对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的负面判断上的。”

话里话外,这个开场白意味深长。首先,Bowles这篇评论文章本意其实是要为马克思正名,核心论题是将马克思理论说成是现代微观经济学的先驱,在不同层面上充满预见地阐释了信息不完全和不对称理论、委托-代理理论、不完全契约理论等现代经济学的主流即新古典经济学中的显学。其次,在微观经济学之外,Bowles对马克思经济学其实是偏于否定的,他尤其是认同凯恩斯(宏观经济学之父)和萨缪尔森(新古典经济学在战后的集大成者)的判断,认为劳动价值论作为关于价格和分配的普遍均衡理论是不合格的。

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略谈他的经济学

经济学中的微观与宏观的区分,其实可能有两种不同涵义。一是从研究对象着眼(这符合日常话语对“经济学”的理解),关于现实上的微观和宏观经济问题的研究。就此而言,说马克思经济学有微观理论,包括劳动过程理论、技术创新理论、垄断与竞争理论等等,这应该没错。二是从特定的知识设定着眼(这是新古典经济学的独创),所谓“微观基础论”主导了现代经济学的相关文献,意即没有“个人化理性选择及其竞争均衡”作为基础的理论都是形迹可疑的。就此而言,不仅马克思理论被视为不及格,连凯恩斯本人的论著和后凯恩斯理论、以及演化经济学等等也都不获认可。

这样,Bowles及其同道者所致力的,要发展出一套没有劳动价值论的马克思经济学,这在上述第一个层面上有意义也有贡献,在更根本的第二个层面上则很有问题。去掉了劳动价值论,马克思的劳动压榨理论与新古典的劳动偷懒理论、信贷配给理论等等,还能有什么区别?如果回答说没有区别,就解释历史而言,这是贬低而非抬高了马克思理论,纵使将它说成是现代微观经济学的先驱也没用。

整体性理论不等于宏观经济学

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的本意其实不在于解释价格和分配,而是要作为基础理论,阐释资本主义(更准确说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整体的运作逻辑或运动规律,即是阐释从价值的生产和榨取到资本积累的整个过程的动力、演化和后果。

在这个理论中,微观经济主体和关系的结构、组织、行为、绩效等等,都是体现着整体性的运动规律,与宏观上的劳资分配比例、消费与投资的消长、商品扩张与金融化、繁荣与危机的交替等等,应该是同一过程。就Bowles的论题而言,劳动过程无疑涉及权力与控制问题,这与新古典经济学的生产理论和企业理论确实有相通之处,然而马克思理论的特殊性在于强调权力、控制是为了应对由技术和社会双重决定的整体性强制(要以低于社会必要劳动时间生产使用价值),这就与劳动偷懒理论截然分开了。

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略谈他的经济学

由此引申,马克思经济学中的再生产图式,表面看起来是宏观理论,是关于社会再生产能够进行下去(资本主义能够持续下去)所需的条件的理论,实际上其基础是资本循环,同一过程也就贯串到微观层面。资本循环,如果是依靠商品扩张的话,势必涉及劳动压榨问题,以及由此引发的相对于生产率的过度压榨导致消费需求不足、或压榨不足导致利润率下降等问题,都是意味着资本积累的困难。而如果资本循环是依靠金融扩张,则投机活动挤压生产性投资势必成为常态,从金融危机蔓延至经济危机,同样是意味着资本积累的困难。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