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主赶超VS比较优势——毛泽东时代整体发展路径的历史与现实意义

白钢 2018-05-16 浏览:
本文是几年前的旧作,但其所讨论的问题,伴随着中兴芯片禁运事件和公众对联想历史上倪柳之争的关注,又仿佛特为今日所作。倪光南和柳传志的分歧,是在联想这个企业的微观层面,自主赶超与比较优势这两种发展路径的路线之争。在这个意义上,倪院士代表的路线被边缘化也不奇怪,这是当时整体中国接受比较优势理论融入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命运缩影。之所以今天这种路线之争重新被翻起,并有了改变的可能,确实是因为,中国与世界都进入了新时代。

自主赶超VS比较优势——毛泽东时代整体发展路径的历史与现实意义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前三十年建设时期可以被命名为毛泽东时代。这一阶段建设的最重大成就,就国内而言,在于实现了包括新疆、西藏在内的中国大陆的完全统一,以独立自主、和平发展的方式用三十年时间走完西方发达国家长达百余年的工业化进程,建立了基本完备的产业体系、国民经济体系和自主研发体系,完成了世界迄今为止最大规模和最迅速有效的大规模扫盲和文化、科技普及,通过土地改造、社会主义改造和建设,建立了以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为主导的社会主义公有制体系及相应的社会保障制度;就国际而言,通过抗美援朝战争的伟大胜利捍卫了新生的人民共和国的主权与尊严,标志着自1840年以来受列强武力威胁欺凌的中华民族屈辱史的彻底终结和亚洲大国地位的重新确立,在美苏争霸的冷战格局下,创造性的提出并发展了“三个世界”理论,建立了世界意义的统一战线,发展了与世界各国人民特别是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友好关系,打破了帝国主义封锁孤立中国的战略图谋,恢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极大地拓展了新中国的外交空间。

这一时期的整体发展路径可以被概括为赶超式的自主发展,即最大可能地调动发扬人民群众的主体能动性克服物质及精神上领域的不完备状态,依靠自己的力量在尽可能短的时间中实现工业化与产业升级,依靠产业升级所释放的巨大能量进一步推进产业升级,从而赶上并超越先进国家的生产能力及研发能力,实现由落后的农业生产国向代表先进产业方向之现代国家的转化。这一发展路向的自主及跨越式特征是紧密结合、互为因果的:近代以来中国为西方列强侵凌压迫的事实,迫切要求新中国实现工业化与产业升级,为保障国家的根本利益与长远发展提供最切实的科技-物质基础;刚刚通过人民革命摆脱半殖民地地位建立社会主义新中国国,在工业化过程中所需的财富资源积累,不能也不应像西方主要国家那样通过殖民掠夺和对外侵略实现,而必须立足自我,通过自我积累完成;处在强势对手的国际封锁下,新中国不可能通过参与国际分工实现大规模的财富增值和技术共享,而中国这样拥有占世界四分之一人口的大国,如果不能具备完整的产业体系和自主研发力量,即便可以参与一定限度的国际分工,也必然只能在国际利益分配体系中居于弱势地位,受制于人,事实上丧失国家的完整主权和独立地位;要实现这一目标,需要有毕其功于一役的决绝坚定,将新的生产能力与研发成果尽快投入再生产的系统规划。

自主赶超VS比较优势——毛泽东时代整体发展路径的历史与现实意义

这一赶超式发展的总体思路付诸实践,形成了如下局面:

1)集中主要社会资源发展工业,特别是对国民经济具有战略意义的重工业、装备制造业和军工产业;

2)通过票证等定量配给的方式将消费控制在较低的水平,将生产和积累所得迅速投入扩大再生产;

3)教育上将资源从高等教育向初中等教育倾斜,优先实现基础教育普及;

4)科研上以集体合作为主要方式,实现研究成果的迅速共享-沟通,鼓励各种形式的自主研发,并在此基础上形成针对重大科技项目攻关的举国体制;

5)在中央与地方的关系中,赋予地方以较大的自主权以调动地方的积极性与能动性,从而导致苏联式高度集中的中央计划经济体制被一种高度地方分权情势所取代。

这种赶超式发展所遭遇的重大困难在于,由于资源投入的不均衡,不可避免的会引发某些社会矛盾,这一系列矛盾由于恶劣的国际政治局势和各种工作失误,极可能被激化乃至出现不可控制的局面;尤其是在积累和消费二者间,出于毕其功于一役的考虑,前者被极度突出,从而造成社会财富的增长主要体现在生产领域而对于个人的生活影响较小,客观上造成了生产水平和生活水平的大幅脱节,社会生产力的激增提升很大程度上构成了后来者的财富积淀而较少地体现于当时。这也是毛泽东时代取得的伟大成就特别是生产力水平往往为人所忽略、误解、质疑的的重要根源之一。

这一发展路线得以贯彻,必须充分调动最广大建设者的主人翁意识,必须始终坚持独立自主的意识、艰苦奋斗的作风与无私奉献的精神,而这都与毛泽东本人在党和人民中的巨大人格魅力和精神感召力紧密相关。一旦这一权威不复存在,则支撑自主赶超式发展战略的精神动力也将迅速衰竭,这正是自主赶超式发展后来被以“与国际惯例接轨”为标志的发展路径所取代的深层心理基础,后者意味着认同既有的国际利益分配格局,接受在这一体系中被指定的角色和分工,并将这一切视作是天然正当的。

支撑毛泽东时代自主超越式发展的理念,与作为西方经济学主流的“比较优势”理论显然具有本质差异。后者认为对于任何一国(地区)而言,与其它国家(地区)依照自由交换的原则以各自占优势的资源进行互补性交换(尽管如此纯粹的资源自由交换从未在人类历史上出现过),符合其最大利益。这一理论的实质,是将全局性的国家利益等同于单纯的经济利益,并进而将之简化为若干可进行量化的经济指标。依照这一理论,任何一国均不必建立完整产业体系及自主研发体系,只需根据已有的资源占有情况与别国作纯粹经济学意义上的交换即可,这事实上是通过否定任何后发国家对于先进国家进行全面超越的必要性从而剥夺这一超越的可能性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白钢
白钢
复旦大学思想史研究中心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