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颠覆的世界:解析西方“后真相”的真相

张君荣 黄平 2018-05-16 浏览:
“你在社交网络看到的、随手转发的政治丑闻,有可能是被定向投放的虚假新闻。”近日,美国某大型社交网络被爆出曾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向特朗普的顾问团队透露用户隐私,导致用户被定向投放隐形广告。这些虚假、夸张的多媒体手段,被认为成功操纵了选民的投票意向,客观上导致特朗普在总统选举中最终战胜希拉里。这一事件引发了学界思考:“后真相”时代到来了吗?爱憎大于理性,情绪大于真相,真相是否还重要?哲学社会科学界该如何思考这一问题,又能提供怎样的破解之道?

《中国社会科学报》:所以,政治事件是最后的“黑天鹅”,之前有很多其他领域的“黑天鹅”事件只是先导。那么,一连串的“黑天鹅”事件发生,是否说明“黑天鹅”已成为一种认识论层面的新常态,以致原来的白天鹅成为稀有现象呢?换句话说,西方世界是否已经真的变天或者在变天之路上不可逆转了呢?

黄平:我认为答案是否定的。举一个例子吧。我知道一些已经70多岁的法国老人,他们虽然自成年后便拥有投票权,却几乎从没有参与过选举投票。但2017年法国总统大选时,他们都去投票了。他们就是看到西方世界政治舞台上不断冒出极端色彩、民粹色彩的“黑马”,担心极端右翼上台,使得法国再飞出“黑天鹅”。为了防止极右翼上台,选民们已经不太考虑马克龙是否年轻、是否有经验、是否有领导力、政治主张具体为何,先投他的票再说。事实上,马克龙到底有多厉害呢?从某种程度上讲,大家都说他厉害,他就变得厉害了。换句话说,正是由于大众传媒所塑造出来的这种“厉害”,使得越来越多的选民愿意相信马克龙的能力,他们的选票帮助马克龙当选。

《中国社会科学报》:从这个角度看,特朗普的当选叫作“黑天鹅”事件,马克龙的当选同样是“黑马”事件。两人虽然一个表现出反传统的形象,另一个表现出重构传统的形象,但当选的路径竟然殊途同归——都在一定程度上借助了“后真相”的力量。

黄平:也可以这么说。

重回古典和与时俱进: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需要重新融合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刚才讲到“后真相”的方法论断裂和知识断裂。有没有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案?

黄平:这种断裂,也可称作方法论和知识的延续性被中断。我认为,这个问题的解决之道,首先,需要部分地回到古典理论,回到老子、庄子、孔子、孟子,回到古希腊,当然也回到文艺复兴,回到洛克、休谟、康德,特别是回到马克思。

其次,需要思考的是,我们在讨论“后真相”的方法论断裂和知识断裂时,不仅是在探讨经验层面、事实层面、现象层面的英国脱欧问题、政治“黑马”问题,而且是在探讨我们的知识更新问题。我们在走向未来的征程中,需要对历史、对现实重新认识,进而确立新知识、新理论、新方法。

这是两个辩证的命题——部分地要回到经典,部分地要与时俱进。

《中国社会科学报》:您讲到两个方法,一个是回到古典,一个是拥抱未来。那么,现在有没有一个呼之欲出的方案,或者是可见的、可操作的方法?

黄平:如果真要给出一个方案,那就是推动社会科学重新与自然科学进行新的综合。

《中国社会科学报》:如何进行新的综合,您能举个例子吗?

黄平:在自然科学领域,很多方法在30—50年前甚至更早就有了突破,比如物理学中的量子力学,就对该学科的基础理论产生了颠覆性影响。事实上,物理学早就在研究自然界的不确定性、复杂性。1930年代,波尔提出波粒二象性,也被称为“测不准原理”,现在正在到来的量子时代也属于这一领域。而18—19世纪以来,社会科学研究的要义一直是追求确定性。

事实上,在社会现实中,由于技术普及的影响,很多原来长期解决不了的问题,一个自然科学领域的技术突破很可能就解决了。从这个层面上讲,社会科学创新还任重道远。

《中国社会科学报》:因此,是现代社会科学相对滞后了吗?

黄平:至少,我认为现在已经到了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进行新的融合的时期。比如,时代已经发展到新技术阶段,而人们用的还是类似长矛、梭镖等过时的武器,这首先在工具使用上已经不是一个对等的量级。就像自然科学已经走向量子科学时代了,而社会科学还只停留在刀耕火种、长矛梭镖时代,其结局只能是退步。反过来说,如果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实现新的融合,则可实现优势互补和方法创新,也有利于深入研究和妥善处理大量的不确定性、风险、危机和“陷阱”。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