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颠覆的世界:解析西方“后真相”的真相

张君荣 黄平 2018-05-16 浏览:
“你在社交网络看到的、随手转发的政治丑闻,有可能是被定向投放的虚假新闻。”近日,美国某大型社交网络被爆出曾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期间,向特朗普的顾问团队透露用户隐私,导致用户被定向投放隐形广告。这些虚假、夸张的多媒体手段,被认为成功操纵了选民的投票意向,客观上导致特朗普在总统选举中最终战胜希拉里。这一事件引发了学界思考:“后真相”时代到来了吗?爱憎大于理性,情绪大于真相,真相是否还重要?哲学社会科学界该如何思考这一问题,又能提供怎样的破解之道?

被颠覆的世界:解析西方“后真相”的真相

“后真相”:现代哲学认识论的第三种理论

《中国社会科学报》:概念、理论是解释世界的工具。2016年牛津词典将“后真相”(或“后事实”)一词作为年度词语,说明这个概念对当下时代,起码对2016年出现的种种“黑天鹅”事件具有一定的概括力和解释力。理论与现实是如何相关的?

黄平:“后真相”(或“后事实”)作为一种现象出现,背后呈现的是理论的流变,也部分地说明当下这个时代在认识论和方法论上都在发生变化。如果简单做一下理论回溯和梳理,我认为,欧洲文艺复兴、启蒙运动以来,现代哲学在认识论层面经历了三个时期,出现了三种理论。

被颠覆的世界:解析西方“后真相”的真相

第一个时期,是从17—18世纪的培根、霍布斯、洛克、狄德罗等为代表的旧式唯物论开始,其中标志性的观点是洛克的“白板论”。经过19世纪的德国古典哲学,这种唯物论后来被马克思恩格斯发展成为辩证唯物论,进而达到最高水平。辩证唯物论一方面坚持世界是物质的,另一方面认为世界也是变化的。从机械唯物论到辩证唯物论,这一时期从17世纪到19世纪,中间有以孟德斯鸠、伏尔泰、狄德罗、卢梭、康德等为代表的启蒙运动,经过马克思恩格斯的革命化改造和创造性转换,才有了唯物辩证法这一科学的认识论。恩格斯认为,那是一个需要巨人也产生了巨人的时代。也可以说,这些巨人又引领了时代。正是现代社会孕育了现代理论,而现代理论又阐释并改变着现代社会,马克思主义便是这一时代的思想结晶和引领时代的思想武器。

第二个时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以法国的利奥塔和德里达等为代表的后现代理论。利奥塔的《后现代状态》(The Postmodern Condition)可以说是后现代理论的宣言书。后现代理论容纳了阐释学、符号论、语言学转向等。后现代理论反对任何形式的“本质主义”,主张对启蒙以来的理论进行解构,用相对主义的视角来看待文本、理论、符号和意义,并试图以此解构中心、价值和真理等。胡塞尔的现象学、马丁·海德格尔的哲学也都与此密切相关。后现代理论还包括后殖民主义、后结构主义等“后”(“post-”)理论,它们都反对二分法、二元论,而强调主体间性(Intersubjectivity),认为意义是相对的,是人在认识和思想中构建出来的,因而是多元的。

《中国社会科学报》:阐释学认为,每个人都是思想家,每个人都在阐释、建构意义。

黄平:一些后现代理论(在很大程度上也包括一些阐释学学者)认为,我们每个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阐释世界。不管这些阐释正确与否,它们本身也都在建构着我们的世界,因此都在成为或将成为我们的世界的一部分。因此,世界是什么样的,在于人如何阐释它,世界不再是外部的、“客观的”。

《中国社会科学报》:“后真相”也有一个“后”字,它与后现代主义的“后”是否有关?“后真相”这个概念的提炼,主要源自西方网络社交媒体的类新闻传播,即把具有耸动作用的观点作为真实的新闻来传播,感性超过理性,真相不再重要。

黄平:这就是我要讲的第三个时期的“后真相”理论。西方媒体对“9·11” 事件的报道,已经预示着这一时期的到来。

在此之前,被称为“独立帝国”的西方媒体,其最著名的案例是对越南战争的报道。在那期间,媒体对越战的报道被认为扮演着“反越战”甚至“阻止战争”的正面角色。媒体将美军在越南的地毯式轰炸对妇女、儿童、平民的伤害,血淋淋地呈现出来,彻底颠覆了美国对越南战争的正当性,成为迫使美国撤军的重要因素。人们也由此意识到,媒体如此巨大的威力不容小觑。

但是,到了“9·11”事件以后,人们才真正逐渐意识到,媒体帝国的阐释能力和影响力是如此之厉害,以致事实/真相好像已经变得越来越不重要。媒体可以建构事实,甚至能够超越事实。后真相的“后”字,不是时间意义上的划分,更有“超越”的意思。

“颠覆”的世界:传统的知识和方法论正走向断裂

《中国社会科学报》:“后真相”引起广泛关注,通常认为是在2016年。这一年,西方世界发生了几个“黑天鹅”事件。这与新媒体有什么内在关系?

黄平:“9·11”事件以后,西方媒体对事实的建构或解构能力突升。比如,当时有一部分驻中东的西方媒体记者,他们不用懂当地语言,也不用到实地采访,更不需要了解真实的中东,就能“编写”出西方世界想象中(或预期中)的中东,当然还有他们想象中的非洲、亚洲等。伊拉克战争时,西方媒体先将萨达姆塑造成流氓形象,再导演出民众在广场推翻萨达姆雕像的事件,而这些“民众”很多都是从其他地方专门运送过去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