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不变的马克思——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余斌 2018-05-16 浏览:
马克思为人类的完美和人民的幸福而工作甚至牺牲的志向一生不变,他宁愿“苦干半个世纪了,可还是一个穷叫化子”,也不改初心。对马克思来说,他的主义可以说是一生不变的,其间的一些误差是可以忽略不计的。而他的主义之所以一生不变,与他的志向、严谨、审慎和勤奋有很大关系。马克思一生的爱人是他的夫人燕妮。一切马克思主义的信奉者都有义务像习近平总书记那样实事求是地维护马克思的荣誉,并用无产阶级事业的成绩来补偿马克思一家所经受的种种苦难。

一生不变的马克思——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今天,我们怀着十分崇敬的心情,在这里隆重集会,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缅怀马克思的伟大人格和历史功绩,重温马克思的崇高精神和光辉思想。”马克思的一生有三个“不变”,体现他的人格和思想的伟大。

1、一生不变的志向

习近平指出,早在中学时代,马克思就树立了为人类幸福而工作的志向。[1]这是指马克思在《青年在选择职业时的考虑》一文中写下的志向:“如果我们选择了最能为人类而工作的职业,那么,重担就不能把我们压倒,因为这是为大家作出的牺牲;那时我们所享受的就不是可怜的、有限的、自私的乐趣,我们的幸福将属于千百万人,我们的事业将悄然无声地存在下去,但是它会永远发挥作用,而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洒下热泪。”[2]马克思的这个为人类幸福而工作的志向一生不变。

中学毕业后,马克思起初在大学里攻读法学,但不久就专心致力于研究历史和哲学,并且在1842年曾准备争取当大学哲学教师,但当时普鲁士的政治运动,却使他走上了另一条生活道路。在他的协助下,莱茵省自由派资产阶级领袖康普豪森和汉泽曼等人,在科隆创办了《莱茵报》,1842年秋马克思被聘为该报的主笔。[3]

康普豪森、汉泽曼以及马克思夫人燕妮的哥哥冯·威斯特华伦都做过普鲁士的高官,如果马克思当时肯追随他们投靠普鲁士政府的话,荣华富贵是少不了的,但是,马克思秉持自己的志向没有这样做。

在《莱茵报》被封闭后,马克思迁居巴黎,坚持抨击普鲁士政府,普鲁士政府对他进行了报复,1845年春天,它促使基佐内阁下令把马克思驱逐出法国。[4]马克思移居布鲁塞尔,1848年二月革命前不久,马克思与恩格斯共同起草的《共产党宣言》发表。当布鲁塞尔由于二月革命影响也开始发生民众运动时,比利时政府便毫不客气地把马克思逮捕起来并把他驱逐出境了。这时法国临时政府通过弗洛孔,邀请他重返巴黎,他接受了这个邀请。三月革命以后,马克思迁到科隆,在那里创办了《新莱茵报》。这家报纸从1848年6月1日出版到1849年5月19日,是当时民主运动中唯一代表无产阶级观点的报纸,并对1848年6月巴黎起义者表示无条件声援,为此,差不多全体股东都脱离了这家报纸。[5]为了使报纸能办下去,马克思不得不在金钱方面做出巨大的牺牲和忍耐[6],他投资了七千塔勒以上,他的妻子的最后一件首饰也已经送到当铺里去了[7]。《新莱茵报》被强行关闭令马克思损失惨重,但他不改初心。

1867年马克思为了尽快出版《资本论》第一卷,亲自到离印刷厂较近的地方等候校对。为此,经济上拮据的马克思应库格曼医生的坚决邀请到他那里作客来度过这段时间。在此期间,普鲁士首相俾斯麦派了他的一名爪牙瓦尔内博耳德律师找到马克思,希望“利用马克思和他的大才为德国人民谋福利”。当地统计局局长梅尔克耳访问了马克思,说他研究货币流通问题多年,但徒劳无功,而马克思却一下子就把问题彻底搞清楚了。当地铁路管理局局长也邀请马克思到他家作客。在离开的时候,他感谢马克思给与他的“无上的光荣”。当地一个合股经营的铸造厂的经理邀请马克思到该厂去参观。[8]库格曼医生甚至强迫替汉诺威王处理财政事务的欧洲首富家族——路特希尔德家族(即罗斯柴尔德家族)的一个表兄弟钻研马克思的书。[9]有意思的是,恩格斯也告诉马克思,“你的书对资产阶级也发生了实际的作用。”“格拉德巴赫的棉纺织业厂主们承认工作日过长,他们自己成立了一个协会,要把工作日首先从十三小时缩减为十二小时”。[10]显然,马克思在1848年革命20年后又有机会倒向德国的上流社会,获取荣华富贵。但是,马克思宁愿“苦干半个世纪了,可还是一个穷叫化子”[11],坚持不改初心,矢志不渝。

2、一生不变的主义

一些西方学者企图用分割马克思的方式来否定马克思主义。他们“高度重视早年的马克思,高度重视早期马克思的著作,而忽视或贬低中年、晚年的马克思及其著作;拔高青年马克思人道主义的一面,而忽视或贬低中晚年成熟马克思的新唯物主义和共产主义的一面;重视青年马克思表现出的批判精神,而忽视或贬低中晚年马克思的科学精神;重视马克思提出的异化范畴,忽视或贬低后来马克思正式提出的社会实践等范畴。”[12]

然而,尽管一个人的思想存在不断成熟的过程,甚至有时会出现翻然悔悟或晚节不保的情况,但是,对马克思来说,他的主义可以说是一生不变的,其间的一些误差是可以忽略不计的。也正因为如此,马克思才会把他的手稿和书信一直保留下来,而恩格斯在马克思逝世后得到这些资料时十分欣喜,极力要把它们保存好,并原样而不是删改或挑拣出版全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余斌
余斌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