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米尔·阿明:马克思诞辰两百周年纪念

萨米尔·阿明 2018-05-15 浏览:
马克思是一个思想巨人,不仅对十九世纪来说如此,甚至对理解我们当前的时代来说,也如此。马克思的大作——《资本论》——呈现了一种严格的,对资本主义社会,以及它们与先前的社会形式有什么质的不同的科学分析。《资本论》直接澄清了私有财产所有者之间的商品交换的普遍化的意义,特别是价值与抽象的社会劳动的出现、和它们随后获得的主导地位。从这个基础出发,马克思使我们理解到,何以无产阶级把他或她的劳动出卖给“有钱人”确保了剩余价值(资本主义剥削的就是这个剩余价值)的生产——而剩余价值的生产,反过来,又是资本积累的条件。

萨米尔·阿明:马克思诞辰两百周年纪念

【按:马克思是一个思想巨人,不仅对十九世纪来说如此,甚至对理解我们当前的时代来说,也如此。在发展一种对社会的理解上,没有人比得上马克思。只要“马克思主义者”超越“马克思学”——即重复马克思在他的时代能够写下的话——而根据历史的新发展,来贯彻他的方法。终其一生,马克思本人也在持续地发展和修正他的看法。

马克思从未把资本主义简化为一种新的生产方式。他思考了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所有维度,他知道,价值规律不仅调控着资本主义的积累,也统治着现代文明的一切方面。这个独一无二的视野,允许他提出第一种把社会关系和人类学联系起来的,科学的进路。从那个视角出发,他把今天人们所谓的“生态学”——在,马克思辞世一百年后,人们才重新发现了这门学问——也纳入了他的分析。通过“生态学”我们也知道了,共产主义不是一种更新、更先进的生产方式,而是人类文明的一个更高的阶段(乌托邦变成了现实);以及,社会主义过渡的道路,相当漫长。 

马克思的大作——《资本论》——呈现了一种严格的,对资本主义社会,以及它们与先前的社会形式有什么质的不同的科学分析。《资本论》直接澄清了私有财产所有者之间的商品交换的普遍化的意义,特别是价值与抽象的社会劳动的出现、和它们随后获得的主导地位。从这个基础出发,马克思使我们理解到,何以无产阶级把他或她的劳动出卖给“有钱人”确保了剩余价值(资本主义剥削的就是这个剩余价值)的生产——而剩余价值的生产,反过来,又是资本积累的条件。价值的主导地位,不仅统治着资本主义经济系统的再生产;它还统治着现代社会与政治生活的一切方面。商品异化的概念,则指出了意识形态的机制,而社会再生产的总体的统一,正是通过这个意识形态机制来表达的。这个优秀的智识和政治工具,也证明了,自己就是正确预测资本主义现实的历史演化之总体路线的最好工具。

没有一个写于十九世纪中期的文本,像1848年的《共产党宣言》一样,平稳地流传至今。甚至在今天,这个文本的全部段落,都还对的上当代的现实——甚至比在1848年的时候更能映照现实。

萨米尔·阿明:马克思诞辰两百周年纪念

埃及经济学家,萨米尔·阿明,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国际政治经济学家

资本主义系统总是已经全球化了,且它依然是全球化的

马克思,比任何人更理解,资本主义有征服世界的使命。他在这个征服还远远没有完成的时代,就写到了这点。他是从头开始思考资本主义的这个使命的,即,从对美洲的征服开始——这一征服开启了重商主义的,为期三个世纪的,向资本主义的最终的成熟形式的过渡。

然而,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甚至在那之后,也还在怀疑:资本主义在全球范围的部署,能不能作为一股同质化的力量,起到给被征服的东方以“变得与西方的先进国家相像”的机会的作用呢?晚年马克思得出了这样一种直觉性的理解,即,资本主义的全球扩张一定会引起两极分化,而这种两极分化,将使被征服的东方,不可能在全球化的资本主义的框架内,在资本主义的核心规律的基础上赶上西方。

我优先考虑的,是马克思的那个关于全球化的未来的直觉。我一直致力于表述源自积累规律的全球化表述的,不平等发展的规律。我从中得出一种解释始于全球系统之边陲的,以社会主义的名义进行的革命的方式。因此,马克思的确直觉地把握到,革命转变,可能始于系统的边陲——用后来列宁的话来说,即帝国主义的“薄弱环节”。这个结论,又引出了另一个结论:社会主义过渡,将必然“在一国”发生,此外,这个发生社会主义过渡的国家,将在世界帝国主义的反击中,遭到致命的“孤立”。除此之外,别无他途;不会有什么“世界革命”。

资本主义,历史上的一个短期支架

我还共享马克思的另一个直觉——早在1848年,马克思就对此有所表达,而后,在他晚年的作品中,他又重新表述了这个直觉——那就是,资本主义只代表历史上的一个短期的支架;它的历史功能,是在短期(一个世纪)内创造要求我们超越它,迈向被理解为文明的更高阶段的共产主义的条件。

直到1800年,工业革命开始的时候,资本主义的形式才趋于完成。从那时起,内在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社会矛盾,就使“超消费的生产”成为资本主义系统的一个永恒趋势:下压工资,可以生成大量的利润,这些利润,在竞争压力下,又流入投资,造成大量的,超过满足对系统产品的有效需求所需的投资水平的投资。从这个视点来看,相对停滞的威胁,是资本主义的慢性病。你不需要用具体的原因来解释危机和萧条。相反,每一个扩张阶段,都是其特定环境的产物。自1800年以来“现实存在的资本主义”的历史,是生产力惊人发展的历史,先前时代的发展,都无法与之相提并论。因此,资本主义固有的停滞趋势,也一次又一次地被克服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