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层融合下层受损:新自由主义时代帝国主义的新形态——以阿根廷为例

孙寿涛 2018-05-14 浏览:
新自由主义时代的帝国主义演变出一种新形态——新自由主义—帝国主义混合:一方面中心国继续从边缘国获得大量资源、商品、服务,但是边缘国的上层在金融全球化背景下也大量投资于中心国,二者的上层更加融合,但是二者的下层都更加受损。这种新形态的帝国主义不同于二战前更多立足于民族国家互相争夺对抗的帝国主义。

本文并不是要解释这种框架如何一般地应用到拉丁美洲国家,众所周知,这一地区是存在激烈的阶级斗争和帝国主义统治直接卷入的地区。这一地区,真正转向新自由主义是20世纪90年代的事情,而80年代则可视作相当模糊的过渡时期。

阿根廷的情况非常完美地体现了这一历史画面。如前所述,我们认为这个国家提供了国内统治阶级卷入新自由主义-帝国主义形态的典型范例。它相当鲜明地表明我们称为“共谋”的状态,同时也表现了中心和外围国家的统治阶级之间的矛盾。最后,我们会从对过去二三十年的阿根廷社会的研究中得出政治教训。

20世纪80年代经济增长的中断

从全球角度考察拉丁美洲国家的经济增长,1980年呈现出一次清晰的断裂。在二战后的二三十年中大多数国家的经济增长都曾一度比较快速,而在随之而来的新自由主义阶段中增长率则大大趋缓。这种下降实际上是普遍的,也是突然的。两个阶段的平均增长率见表1,数据显示20世纪90年代的表现仅仅略好于80年代。拉丁美洲不是“失掉了十年”,而是“失掉了1/4世纪”。人们也可以注意到1980年以来,宏观经济表现出更为经常和更为剧烈的波动:宏观经济变得更不稳定,特别是经常发生经济衰退。

上层融合下层受损:新自由主义时代帝国主义的新形态——以阿根廷为例

类似的演进轨迹也发生在中心的主要发达国家。这也在表1中有所揭示,用的是法国的例子。法国的经济增长率从4.4%下降到2.0%。然而中心与外围的区别在于,中心国的下降并非那么突然;而是渐渐地放缓。同期美国的经济增长率仅仅是轻微下降。这归功于美国在世界经济中的统治地位,它集中了国际储备,同时进行着狂热的消费。

主要的资本主义国家(中心)和拉丁美洲国家(及外围的其他国家)在1980年都发生了一种急剧的中断,即经济增长率的重大下降。这样一种普遍的现象不是任何一个国家自身的特定条件和环境所能解释的。它是资本主义深刻转型的表现。

一、中心各国的凯恩斯主义妥协

战后主要的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增长率相对较高是两种类型的决定因素的综合结果。

1.二战后较高的利润率。自20世纪早期开始的技术和组织转型,为新的生产效率创造了制度条件。最初这种进步仍然只是集中于经济中最先进的部门。作为大萧条和二战的结果,传统部门消失了,从而高的平均赢利水平被达到了,同时伴随着工人购买力和社会保障(即福利国家)的进步。

2.凯恩斯主义妥协的整个制度框架。在这一框架中,私营公司经理和公共部门官员组成新领导阶层,采取一种异于资本主义传统规则的运行方式,将目标指向经济增长:保护民族产业,政府参与产业进步的培育,鼓励研究和教育;利润保留在公司中并用于再投资;宏观政策是扩张性的。这种做法是全球性的,在美国,也在欧洲和日本。例如,在法国,金融部门被部分国有化了,保持低赢利水平,并致力于非金融经济的增长。在鼓励产业成长方面,日本的例子更为典型。日本的公共部门、金融部门和非金融部门形成了一种极为特殊的结构。在许多国家,通货膨胀被容忍。国际上,布雷顿森林体系的运行有利于在控制资本流动的背景下对汇率进行微调。

在某种程度上,上述政策和管理特征在美国表现得并不那么鲜明。但在20世纪60年代,凯恩斯主义政策的成功在这个国家仍受到吹捧,其时正值所谓管理(或调节)资本主义的各种理论兴旺之时。这并非巧合,因为管理阶层新获得的自主和自治是战后妥协的关键。

二、拉丁美洲的进口替代模式

在拉丁美洲国家起作用的机制是类似的。尽管在二战期间有了一些进步,但与主要的欧洲国家相比较,拉丁美洲国家仍然是欠发达的。政府对经济事务的参与处于中心地位;在名为“进口替代模式”框架下,实施了强烈的保护政策;国际资本流动得到控制。如在欧洲一样,这种控制并未妨碍外国直接投资,因为尽管有贸易障碍,跨国公司仍有进入这些市场的动机。同样也与欧洲一样,金融支持是便利和廉价的。是的,这些经济体仍依赖于中心国,但是,事后来看,与新自由主义出笼之后所发生的情况相比较,这一阶段的依赖是较为温和的。

很显然,在与进口替代模式相适应的高水平贸易保护中,各国的民族资产阶级获益。这一点与中心国家的情况并无不同,但可能在拉丁美洲各国中表现得更为突出。

比如阿根廷经济有如下两种趋势。

1.购买力。这一阶段的第一个基本特征就是:工薪阶层购买力的增长(后面我们将讨论20世纪70年代以来的急剧下降)。

2.经济自给性。这一路径另一个引人注目的指标,即进口设备在设备投资总额中所占份额下降。我们可以看到,在20世纪伊始,阿根廷的设备总投资中一半多是进口的。而后这一比例在二战期间下降至大约10%。但更为有趣的是,这一低比例保持到了70年代末。进口替代并非仅仅是限制消费品进口的政策。这一时期虽然阿根廷国内技术并未达到最先进的国际水平,但业已达到高自给水平。

即使与中心国相比,就经济增长而言,事实证明,这一框架对于拉丁美洲各国来说也是相当有效的。如表2所示,例如巴西经济的总产值占美国总产值的比例,1950年为5.4%,1980年上升至16.1%。对墨西哥来说,这两个比例分别为4.6%和10.0%(相反,1950—1980年间,与美国相比,阿根廷增长得略慢)。对于拉丁美洲七个主要国家总体来说,这两个比例分别为22.4%和40.1%。从表2最后一列可以看出,所有这些国家在1980—2004年间增长速度逊于美国:七国总产值占美国总产值的比例从40.1%跌至31.9%。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