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层融合下层受损:新自由主义时代帝国主义的新形态——以阿根廷为例

孙寿涛 2018-05-14 浏览:
新自由主义时代的帝国主义演变出一种新形态——新自由主义—帝国主义混合:一方面中心国继续从边缘国获得大量资源、商品、服务,但是边缘国的上层在金融全球化背景下也大量投资于中心国,二者的上层更加融合,但是二者的下层都更加受损。这种新形态的帝国主义不同于二战前更多立足于民族国家互相争夺对抗的帝国主义。

上层融合下层受损:新自由主义时代帝国主义的新形态——以阿根廷为例

自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阿根廷的历史进程,及其经济增长和危机的继起,提供了一个对于当前新自由主义时代帝国主义新进程之政治形态的典型例证。我们称这种新体系为“新自由主义-帝国主义混合”,这是现代资本主义的典型特征。不仅处于美国霸权之下的中心国,不仅这些国家的统治阶级,而且外围国家的统治阶级,都是问题的关键。在分析如美国或欧洲的中心国家时,我们用“统治阶级”一词指资本家阶级及其在管理上层中的同盟,在此的“管理”是在广义上理解的(在“管理上层”中,包括高级政府官员)。这个定义与我们对于当前资本主义发展新阶段的阶级解读的著作中的使用一致。所谓“大众阶级”,指生产工人和办公职员。这种阶级形态存在于任何一个资本主义国家中,但很明显这一框架也需修正以适应各地(如阿根廷)和特定历史时期的具体情况。特殊性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如阿根廷,存在一个很大的土地所有者阶级(或多或少与农业企业相联系);军队等级中的上层军官占据的位置极重要;经济体中相当大的部分是各种形式的“地下经济”。而且,承认各领域中存在着领导家族也是很重要的,他们有时被称为“寡头”,特别是在外围国家。这是统治艺术中“劳动分工”的表现。是的,从某种意义上讲,阿根廷的统治阶级确实参与了这种新帝国形态的创建,他们并非被动地作为默默的牺牲品,而是作为积极的行动者,这些阶级的利益,而不是国家的利益,得到了很好的关照。

在下文的分析之前,回忆一下现代资本主义的一些突出特点是很重要的。自20世纪80年代早期以来,被称为新自由主义的资本主义新阶段在美国和其他位于欧洲的主要资本主义国家开始了。“新自由主义”这一术语本身是有问题的。它主要指“市场”的统治和政府干预的日益减少。实际上,我们有更为充分的理由称这一阶段为新“金融霸权”。金融霸权中的“金融”一词,意指资本家阶级的上层及金融机构(如银行、基金),这些机构遵照资本家阶级上层的意志行事,维护他们的利益。这一阶段紧接在二战(或大萧条以后)“凯恩斯主义妥协”阶段之后。虽然从一个阶段向另一个阶段的过渡有其复杂性,但我们可以确认新自由主义出现的时间为1979年,这一年美联储决定只要有助于扼制通货膨胀,可以提高利息率到任何水平。我们称此为“1979年政变”。众所周知,这一政变带来了许多恶劣影响,其中包括引发了所谓的“第三世界债务危机”。这之后,新自由主义逐步地被引入到这个星球的其他地区。

在中心国,新自由主义向着有利于统治阶级的方向修改了资本主义的运行方式。如上所述,“金融资本家”的收入和权力,在经过一个相对下降的阶段后,有了相当大的提高。二战后,在像日本或法国这样的国家,金融受到“压制”。当时实际利息率很低;公司几乎不分红;股票市场停滞;金融机构的利润率很低,甚至是负数,其任务只是为经济体中非金融部门提供金融支持。在美国,同样的机制在起作用,虽然更为温和,也许称为“遏制”金融更为合适。在各个国家和地区,政府的政策目标指向是经济增长和充分就业。在外围国家,如拉丁美洲国家,带有严重的政府干预和大规模保护主义的发展模式得以实施,并带来了经济增长方面的重要结果。当地的民族资产阶级从这些模式中获益。这一点对于欧洲同样正确,但凯恩斯主义妥协的社会框架的主要特征在世界的不同地区也有差异。

新自由主义朝着有利于资本家阶级和管理层上层的方向转向改变了这种社会秩序,这些阶层是统治阶级的主要部分。这是阶级斗争的结果,这当中大众阶级(popular classes)被打败了。新的纪律被强加到劳工和一般管理层(区别于管理上层)身上;新的政策被确立,这其中价格稳定是中心目标;边界被开放,允许商品和服务以及资本(但不包括人员)自由流动。虽然跨国公司的兴起大大早于新自由主义政策主张的出笼,但是新的国际形势倾向于强化新的国际生产分工,这种分工是在金融和非金融跨国公司主导下进行的。

虽然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在其一切发展阶段,包括凯恩斯主义妥协阶段的结构性特征,新自由主义仍在相当程度上实质性地改变了帝国主义的表现。帝国主义关系的要旨在于以低价从世界其他地方攫取最大收入和资源的能力。帝国主义的第一个手段是直接的“经济”强制,如处于不同发展层次的国家之间开放边界,总是有利于最发达的那些国家;但这一手段不能与通常的如腐败、颠覆和战争等暴力手段分开。当地的统治阶级或精英被邀参与共谋。最终目标总是在当地形成一个“对帝国友好”的政府。统治阶级内部的民主得到赞赏,当阶级民主不能实现时,在当地统治阶级的参与共谋下,强制实施独裁;更严重的,如沙特阿拉伯式的反动政体,也同样得到欢迎。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