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虚无主义的分析:《国家为什么会失败》的失败

朱富强 2018-05-14 浏览:
《国家为什么会失败》以现代主流经济学的抽象理论来审视和解释复杂的人类历史,从而就夸大了“包容性经济和政治制度”在不同历史发展阶段中所起的积极作用,进而严重忽视了对其他更为重要因素的挖掘。由此也就可以认识到,被广大经济学人誉为“上乘佳作”的《国家为什么会失败》一书嵌入了深深的非历史取向,它无视不同国家或地区在发展过程中所采取的不同政策和制度,没有挖掘不同国家或地区采取不同政策和制度的时空环境,更抹杀西方社会走向包容性制度的特定历史条件;相应地,它的分析和论断往往就停留在信念、口号乃至泛政治的层次上,而无法真正为当前欠发达国家的经济持续发展提供实质性建议。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历史虚无主义的分析:《国家为什么会失败》的失败

引言

现代主流经济学嵌入了强烈的非历史取向:它热衷于构建“普遍性”的抽象模型和理论并以此来对历史进行解释,而不是深入剖析不同时空下的历史社会环境;进而,它尤其热衷于以抽象的自由和民主观以及西方世界的当下制度来指导其他发展中国家和转型经济国家的改革实践,而不是考虑不同国家具体的社会经济结构和制度文化传统。这种非历史取向也深深地影响了当前中国社会中的经济研究:盲目遵循新古典经济学的研究思维和基本原理,把市场化、自由化和私有化的“华盛顿共识”当成中国社会经济改革的基本目标以及改革是否成功的衡量标准,进而将任何纠正市场失灵的行为都视为政府对市场经济的干涉,结果就彻底否定了在体制转型和经济发展中产业政策和政府功能的必要性和可行性(朱富强,2016)。同时,基于非历史取向的信条,那些将历史简单化或者以新古典自由主义解读经济发展史的著作就广受当前经济学人的欢迎和传播。譬如,阿西莫格鲁和罗宾逊的《国家为什么会失败》就是这样一个典型例子,它基于新古典自由主义的地位和理论来解释西方国家何以兴起以及其他国家为何衰落,从而得到不少经济学人的高度赞誉。与此形成鲜明的对比,张夏准(2002)更早剖析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发展史的《Kicking Away the Ladder》以及相关著作却一直得不到国内经济学人的很大关注,在西方社会也是受到主流经济学圈子的严重漠视,因为它揭示了西方社会发展实际上走的是与现代主流经济学所鼓吹的完全不同的路径。有鉴于此,本文尝试通过对《国家为什么会失败》的解读来揭示现代主流经济学中的非历史取向,进而可以更好地审视现代主流经济学的思维和论断。

一、《国家为什么会失败》一书的中心思想

阿西莫格鲁和罗宾逊(2015:314)在《国家为什么会失败》一书中正确地强调:“任何复杂的社会现象,比如世界上几百个政体不同经济和政治路径的起源,都可能有多方面的原因,这使得绝大多数社会科学家避免寻找单一原因的、简单的、广泛使用的理论,而是对不同时期、不同地区出现的看似相同结果做出不同解释。相反,我们已经提供了一个简单理论,并用它来解释新石器革命以来世界经济和政治发展的概况。我们的选择不是因为我们简单认为一个理论能够解释所有问题,而是认为一个理论能使我们关注类似事物,又是会以牺牲某些有趣的细节为代价。”问题在于,阿西莫格鲁和罗宾逊(2015:315)的简单理论又是什么呢?这就是简单地将经济和政治制度的包容性与社会繁荣联系起来:“比起由少数人建立、从多数人那里攫取资源却无法保护产权或者刺激经济活动的汲取性制度,实施产权、创造公平竞争环境并鼓励在新技术和新技能投资的包容性制度,更有利于经济增长”;进而将包容性经济制度和政治制度统一起来:“包容性经济制度和包容性政治制度是相互支持的,也就是说,以多元主义方式广泛分配政治权力并能够实现一定政治集权以建立法律和秩序的制度是安全的产权和包容性市场经济的基础。同样,汲取性经济制度跟汲取性政治制度是协调联系的,权力集中在少数人手中,他们会为自己的利益保持并发展汲取性经济制度,运用他们获得的资源,巩固对政治权力的控制。”

显然,阿西莫格鲁等人对经济政治制度作包容性与汲取性的区分并高度评价包容性制度,这与新自由主义流派的二分学说是完全一致的,如波普尔区分的开放社会和封闭社会,哈耶克区分的自发扩展秩序与人造控制秩序,诺思、瓦斯利和温格斯特等人提出的“开放进入的社会秩序”(open access social orders)和“受限进入的社会秩序”(limited access social orders),等等(杨虎涛,2014)。问题是,这些一分为二的简单化理论能够解释人类社会的复杂历史吗?能够为当前世界各国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社会经济发展提供切实可行的视为指导吗?很大程度上,阿西莫格鲁等人是新古典经济学的重要代表,他们这部著作实质上也只是借助于对历史的阐释来为新自由主义的“华盛顿共识”提供依据,从而必然会赢得那些深受新古典自由主义熏陶的现代经济学人的欢呼和赞誉;同时,构建包容性制度和促进可持续经济增长也是当今世界的基本价值和诉求,从而也就会得到社会大众的青睐和支持,乃至“包容性增长”成为广为流行和传颂的词汇。问题是,只要我们跳出新古典经济学的思维窠臼,进而拓展视野去接触和思考更广泛的史料,就可以清楚地发现《国家为什么会失败》一书中在案例诠释和所提论断上的片面性。为了让读者更好地认识这一点,以下从十个方面加以剖析和说明。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朱富强
朱富强
中山大学岭南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