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据真理和道义制高点的马克思主义

陈先达 2018-05-14 浏览:
马克思逝世后被安葬在英国伦敦北郊海格特公墓的僻静角落,20世纪50年代由共产党人迁葬并立了个半身像。虽然没有豪华的坟墓和高大墓碑,但任何王公贵族、巨商富贾的陵墓都无法与其相比。马克思的名字以自己对无产阶级、对人类世界的伟大贡献永远镌刻在历史的丰碑上。在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之际,世界各地到马克思墓地瞻仰和献花致敬者不少。“面对我们的骨灰,高尚的人们将会洒下热泪。”马克思青年时代的预言已成为现实。

占据真理和道义制高点的马克思主义

●真正的智慧不会因时间久远而失去智慧之光,经过实践检验的真理并不会因为古老而丧失真理的力量。时间的长短不是真理的尺度,而是真理和谬误的过滤器。

●有些人对共产主义理想抱怀疑态度,有些共产党员信仰发生动摇,因为他们不是从人类发展历史规律角度考察共产主义,从无产阶级和人类解放角度考察共产主义,而是把共产主义理解为我要什么就有什么的社会,是满足个人无限需要的社会,是天上掉馅饼的社会。

●有了主义就如同举起了一面旗帜。一支军队有军旗,一个国家有国旗,军旗代表军队,国旗代表国家。没有旗帜的军队不是正规军,没有国旗的国家不是一个国家。在战斗中被缴军旗就是战败或投降,被降下国旗就是被占领,就是亡国。对共产党而言,马克思主义就是旗帜。不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的共产党,就不是真正的共产党。

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总书记发表了高屋建瓴、视野宏大、思想深刻、内容丰富的重要讲话,阐明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道理:马克思诞生已经200年,马克思主义创立已经170多年,马克思的名字依然在世界各地受到人们的尊敬,马克思的思想依然闪烁着耀眼的真理光芒,为什么?因为它占据着真理和道义的制高点:“无论时代如何变迁、科学如何进步,马克思主义依然显示出科学思想的伟力,依然占据着真理和道义的制高点。”真理和道义结合并同处于当代制高点的论断,既是对马克思伟大光辉一生和伟大人格的精练概括,也是对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人民性、实践性和开放性的本质特征及其当代价值的最好诠释。

真理制高点:科学与实践智慧的凝结

马克思主义创立已经170年,按照有些人的说法,170年前的思想早已过时了。这种看法根本不懂思想发展的规律,不懂真理的本性。黑格尔说过:“伟大的灵魂——哲学史上的英雄们的身体,他们在时间里的生活,诚然是一去不复返了,但他们的著作(思想、原则)却并不随着他们而俱逝。”思想家的个体生命是有限的,但是他们的思想可以通过对象化的经典著作,为后人吸收、借鉴和继承。

真正的智慧不会因时间久远而失去智慧之光,经过实践检验的真理并不会因为古老而丧失真理的力量。时间的长短不是真理的尺度,而是真理和谬误的过滤器。没有长期存在的谎言,它总会被揭穿;但可以有古老的智慧和真理。中国的孔、孟、老、庄、荀、墨、韩非,以及程朱陆王,少则数百年,多则千年或两千年以上,但他们思想中的精华仍然是构成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至今仍然在为我们修齐治平、育德树人提供智慧。西方的文化也是如此。人们至今仍然从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康德、黑格尔等的著作中吸取思想智慧。

在当今世界,马克思主义依然处于真理的制高点,因为它科学地回答了资本主义向何处去、人类社会向何处去这个历史之问、世纪之问、当代之问。

历史之问。在马克思主义产生之前,各种社会主义学说已经存在三百多年。它们反对剥削,追求公平正义的社会,积累了许多丰富的社会主义思想。但是它们没有从人类历史发展规律的高度,用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分析资本主义私有制和剥削制度存在的社会原因,更没有从社会自身发现承担社会主义理想的现实力量和实现途径。它们的历史观主要是抽象人性论和抽象人道主义,同情穷人,同情被剥削者,它们控诉不公平的社会,但寄希望于上层统治者和富人的善心。有的空想社会主义者还建立共产主义实验区,试图用示范的方式来推行自己的理想。马克思主义产生之前的社会主义思潮对社会主义思想的积累有贡献,尤其是空想社会主义,达到了社会主义思想的空前高度,但它们的积极作用与历史成反比。马克思在《共产主义和奥格斯堡〈总汇报〉》中说:“《莱茵报》甚至在理论上都不承认现有形式的共产主义思想的现实性,因此,更不会期望在实际上去实现它,甚至都不认为这种实现是可能的事情。”他还说:“我们坚信,构成真正危险的并不是共产主义思想的实际试验,而是它的理论阐释”。马克思和恩格斯的伟大贡献正在于对共产主义的科学论证,从而回答了历经数百年的历史之问。

世纪之问。成熟的理论与成熟的社会关系不可分。19世纪上半叶资本主义在英国和法国以及稍后的德国的莱茵地区都得到发展,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的矛盾开始激化。法国里昂工人发动两次武装起义,英国发生工人的宪章运动,德国发生西里西亚的织工起义。19世纪上半叶提出的现实问题,是如何使处于自发阶段的工人运动,变为由科学理论指导的自觉运动。正是19世纪上半叶资本主义的发展和资产阶级与无产阶级矛盾开始激化,凸显了对科学理论的迫切需求。马克思主义是对世纪之问的回答。恩格斯1845年1月20日在致马克思的信中明确提出创立新理论的问题。他对马克思说:“目前首先需要我们做的,就是写出几本较大的著作,以便给许许多多非常愿意干但自己又干不好的一知半解的人以一个必要的支点。你的政治经济学著作,还是尽快把它写完吧,即使你自己还感到有许多不满意的地方,这也没有关系,人们的情绪已经成熟了,就要趁热打铁。”正是世纪之问推动了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科学探索,他们终其一生撰写了大量的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经济学和科学社会主义著作。尤其是马克思40年殚精竭虑数易其稿从事《资本论》写作。马克思和恩格斯以事实为依据,以规律为对象,以实践为真理标准创立了具有科学性、系统性的理论,即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由空想变为科学,人类对美好社会的向往第一次置于现实的基础上。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陈先达
陈先达
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