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论》与《21世纪资本论》的比较

严法善 颜建南 2018-05-11 浏览:
在笔者看来,皮凯蒂不是马克思主义的革命者,皮凯蒂实际只是重复了当年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者普鲁东所提出的保持资本主义生产、改变资本主义分配方式的设想。实际上,资本的收益率之所以高于收入增长率,根本原因在于资本主义的生产关系。而皮凯蒂只是停留在分配领域,未能深入到生产过程之中,揭示这种不平等的内在根源。从这个意义上来讲,马克思的判断,即“资本的限制就是资本本身”仍然是正确的、持之有效的。

《资本论》与《21世纪资本论》的比较

一、皮凯蒂只是进一步证明了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关于资本主义积累的有关论断

法国年轻的经济学家、巴黎商学院教授皮凯蒂的新书《21世纪资本论》(Capital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引起极大的反响,英语版本于2014年3月推出,仅用2个月的时间就卖出4.6万册,由此,该书登上了《纽约时报》的畅销书榜。值得关注的是,皮凯蒂将资本和劳动力视为世界经济发展的两个基本要素。他认为,两者都被用于生产并分享产出的收益。资本与劳动力的区别在于,资本可买入、卖出、拥有,而且从理论上讲可无限累积,劳动力是个人能力的使用,可获得酬劳,但不能被别人所拥有。与此同时,皮凯蒂在《21世纪资本论》一书提出的主要理论是:由于投资回报率倾向高于增长率,贫富不均是资本主义固有的东西,所以需要对富人征收累进的全球税收来保护民主社会;正是由于资本回报率总是倾向于高经济增长率,所以贫富差距是资本主义固有的现象。由此可以预测的是:发达国家贫富差距将会继续扩大,建议征收全球性财富税。

这本书以19世纪思想家的著作为基础展示了皮凯蒂的观点。书中分析的核心部分是某个经济体的资本(或者说是财富)与其年产出的比例。从1700年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西欧国家囤积的财富大约是国民收入的700%。随着时间的推移,财富的组成结构发生了改变;农用土地的重要性逐渐降低,工业资本——工厂、机器和知识产权——的重要性与日俱增。但是,财富所占比例依然稳定地处在较高水平。

在1914年之前,世界的经济状况非常不平衡。在1910年,最富有的10%的欧洲家庭掌控着社会总财富的大约90%。由资本产生的租金和红利使收入的不平等程度更高;最富有的10%获得了社会总收入的45%以上。皮凯蒂的著作指出,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时,几乎没有迹象显示不平等现象出现任何自然的下降。1914年至1950年的战争和经济萧条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社会的不平等。战争对资本、国有化、税收和通胀造成了物质上的破坏,而“大萧条”则通过资本亏损和破产毁掉了财富。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资本所有者再一次繁荣发展,财富与收入的比例随着收入不平等的加大而增长,而且财富集中程度也正在接近一战前的水平。皮凯蒂在书中用数据有力地证明,现在正在倒退回“承袭制资本主义”的年代。在这样的制度下,经济收入不仅由财富决定,而且还由承袭的财富决定,因此,个人出身的重要性要高过后天的努力和才能。

20世纪50年代,经济学家库兹涅茨因阐述库兹涅茨曲线而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库兹涅茨曲线是用来分析人均收入水平与分配公平程度之间关系的一种学说。库兹涅茨的研究表明,收入不均现象随着经济增长先升后降,呈现倒U型曲线关系。该曲线认为,在资本主义发展的早期,不平等程度会提高,但在到达一定阶段后会降低。西方世界在二战后经历的繁荣时代似乎佐证了库兹涅茨的学说——贫富差距的缩小与高增长相伴随。

二战结束以来,库兹涅茨收入倒U型曲线和资本主义贫富差距会不断缩小的观念不断遇到质疑,除了短期衰退之外,资本主义经济基本都是持续稳定发展,尽管如此,资本主义社会的两极分化和贫富矛盾却持续加剧上升。自从2008年金融危机引发严重的全球经济衰退以来,贫富两级分化最终成为欧美世界当前最突出的社会问题。例如奥巴马的国情咨文的主要内容之一就是关于贫富差距问题。欧美的一些主要报纸杂志也对贫富分化的问题进行层出不穷的分析讨论。皮凯蒂用1914年前的数据以及1950年后的数据试图说明库兹涅茨曲线只是一种特殊的现象。

在皮凯蒂看来,库兹涅茨在20世纪50年代提出的这一理论并不符合事实,贫富差距随着经济体的成熟而缩小并不是持久性的规律。他表示,人们没有理由认为资本主义将会自然而然地扭转日益严重的不平等趋势。他认为, 20 世纪贫富差距的缩小是一个不正常的现象,之所以出现贫富差距的缩小是与当时的战争、工会运动,以及关键领域的科学技术进步有关。在书中,皮凯蒂引用了大量的数据来否定库兹涅茨收入曲线和相应的资本主义发展会缩小贫富的差距观点。认为现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并不能解决贫富差距不断增加的社会危机,按照皮凯蒂的研究结论,整个世界目前正在向“拼爹资本主义”回归。在这种“拼爹资本主义”条件下,贫富之间的差距必然只会加大,而不会缩小,资本主义制度并不会自己调节贫富差距的扩大。

皮凯蒂的研究表明,在可以观察到的300来年左右的数据中,投资回报平均维持在每年 4%-5%,而GDP平均每年增长1%-2%。5%的投资回报意味着每14年财富就能翻番,而2%的经济增长意味着财富翻番要35年。在100年的时间里,有资本的人的财富翻了7番,是开始的128倍,而整体经济规模(大致就是靠收入吃饭)只会比100年前大8倍。虽然有资本和没有资本的人都变得更加富有,但是贫富差距变得非常大。皮凯蒂认为在“正常”的资本主义制度下,资本4%-5%年回报率总是大于经济1%-2%年增长率。这一基本事实就是资本持有者的收入增长永远高于普通民众的收入增长。因为前者的收入只会有小部分用于消费,更多的转化为资本,而普通的收入则几乎全部用于日常消费,随着资本持有者的资本越来越多,从而造成两者的贫富差距不断扩大。正如皮凯蒂所说:“马尔萨斯、李嘉图、马克思以及其他许多经济学家在数十年对于收入不平等的讨论中,从未采用过任何数据或不同时期相互比较的方法。”皮凯蒂认为,他自己与他们一个最重要区别在于他使用大量历史数据。他的优势是“这是客观数据第一次成为主角”。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