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分析前提和适用范围——评晏智杰教授的一个观点

王峰明 2018-05-08 浏览:
在批判马克思劳动价值论中进行了“新探”,也生发了诸多“新见”的晏智杰教授,压根儿就不理解商品交换中的“货币居间”问题,压根儿就没弄懂马克思的价值理论。特别是,当他由此得出结论,认为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的适用范围仅只是“事先假定的实物交换”,既不适合于货币存在条件下的商品经济,更不适合于资本产生后的商品经济时,更是表明,他不仅不理解马克思的价值理论,更不懂得马克思研究商品价值乃至整个经济学研究的科学方法。

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分析前提和适用范围——评晏智杰教授的一个观点

加强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就必须充分尊重并认真研读经典文本。这对正确理解马克思主义基本观点,准确把握其精神实质,具有前提性意义。否则,无论是赞成、肯定之,还是反对、否定之,都可能生发出一些偏颇、片面甚至是根本错误的结论来。

在劳动价值论争论中,晏智杰教授将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分析前提归结为原始状态下的简单实物交换,并由此得出结论,认为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的适用范围仅只是“事先假定的实物交换”,既不适合于货币存在条件下的商品经济,更不适合于资本产生后的商品经济。而马克思关于“第三物”的论述表明,晏智杰教授的观点是不能成立的;从方法论上讲,马克思经济学研究方法与“经济人”假设有着质的区别。如果以价值存在和运动在货币居间和资本居间条件下出现的新情况、新变化、新特点,去反对、排斥、否定马克思对价值本质的抽象规定,就会割裂“共性”与“个性”、“整体”与“个别”、“抽象”与“具体”之间的辩证关系。

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分析前提和适用范围——评晏智杰教授的一个观点

一、对劳动价值论的一种批评

在对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批评、质疑、否定中,晏智杰教授直指所谓的“分析前提”。他说:“要了解马克思的劳动价值论究竟说了些什么,首先要看马克思分析商品价值时依据的前提条件。有什么样的前提和条件,就会有什么样的结论,这应当是不言而喻的常识。”[①]

晏教授将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分析前提归结为三条,第一条就是“实物交换”,“而且是人类历史上最初的原始的实物交换。在这种交换中,没有货币居间,准确地说,货币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历史上都还没有登上舞台,当然更没有资本存在的余地,而是纯粹的实物同实物的交换。”因为,“马克思认为实物交换是分析商品价值的必要条件和充分条件,因而应当是唯一正确的条件。”[②]作为论据,他列举了马克思在《政治经济学批判》和《资本论》中分析商品价值的许多例子。

例如:“某种一定量的商品,例如一夸特小麦,同x量鞋油或y量绸缎或z量金等等交换,总之,按各种极不相同的比例同别的商品交换……我们再拿两种商品例如小麦和铁来说。不管二者的交换比例怎样,总是可以用一个等式来表示:一定量的小麦等于若干量的铁,如1夸特小麦=a石铁”。

又如:“x量商品A=y量商品B,或x量商品A值y量商品B。(20码麻布=1件上衣,或20码麻布值1件上衣)”。

总之一句话,在晏教授看来,“马克思价值分析的前提总是这样一个(种)尚不知货币和资本为何物的商品对另一个(种)类似的商品的关系,他从未越出这个界限。”[③]

二、马克思的“第三物”思想

晏智杰教授对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这种批评是否成立呢?我们也来看看马克思分析商品价值的另外一些例子。

例子一:“商品a=1先令(即=1/x银);商品b=2先令(即=2/x银)。因此,商品b=商品a的价值的两倍。a和b之间的价值比例得到表现,是通过它们按什么比例交换一定量第三种商品银,而不是通过它们按什么比例交换一个价值比例。”[④]

例子二:“为了确定我能用一码麻布交换的面包的重量,我先使一码麻布=自己的交换价值,也就是=1/x劳动时间。同样,我使一磅面包=自己的交换价值=1/x或2/x等等劳动时间。我使每一个商品=某个第三物;也就是说,使它和自身不相同。”[⑤]

不难看出,马克思所举的两个例子中,前者分析的是货币居间时的情况,后者分析的则是没有货币居间时的情况;在前者,货币(先令或银)是不同于发生交换关系的两个商品(a和b)的“第三种商品”,在后者,虽然没有货币(先令或银)出现,但仍然存在着一个“第三物”,这“第三物”无疑也就是不同于发生交换关系的两个商品(麻布和面包)的那个“第三种商品”。由此可以推论出:无论货币(先令或银或其它种种形式)出现与否,在两个商品交换中总是存在着“居间”的“第三物”或“第三种商品”。

在马克思看来,商品之所以能够交换,并不在于商品的使用价值,因为不同商品的使用价值不同,因此无法比较彼此的大小;而在于商品所具有的价值,即商品中凝结着的无差别的一般人类劳动。但是,在商品相交换以前,就要对它们的价值——生产商品所耗费的劳动时间——进行评估即“估价”,“而要对它们估价,就必须使它们彼此处于一定的数字比例。要使它们处于这样的数字比例,使它们可以通约,就必须使它们具有同一名称(单位)”。[⑥]这个名称或单位只能通过“第三物”或“第三种商品”来实现,或者说就是这个“第三物”或“第三种商品”。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王峰明
王峰明
清华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