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文轶:西方对俄制裁三周年——普京政府的应对及其成效和影响

曲文轶 2018-05-08 浏览:
克里米亚入俄以及西方对俄制裁三年来,俄罗斯政治经济与外交发生了诸多变化。为应对制裁冲击,普京政府进行了全方位应对,重点是强化信息引导和政治控制,以保护主义和产业政策来扶植国内生产,将资源向强力部门和弱势群体倾斜,并借助新兴市场突破资金和技术封锁。迄今为止普京的应对成效显著,一方面不仅维持了社会稳定,使俄罗斯经济向多元化目标迈出了实质步伐;另一方面,对抗也使居民生活和宏观经济恶化,拖累了创新发展进程,并带来深远的体制影响。发展目标让位于国际斗争与政治稳定的需要,国家越来越多地发挥监控与动员发展的职能,抑制了私人部门的主创性并推动体制向集中化方向演进。无论从地缘政治还是地缘经济角度,转向东方和亚太——世界经济的发动机和重心,都是俄罗斯国家发展的长期战略,也是大势所趋。在当下新一轮总统选举周期、普京政府急于改善经济状况的背景下,中国在开展对俄合作中无疑获得了更大空间。

曲文轶:西方对俄制裁三周年——普京政府的应对及其成效和影响

自乌克兰危机发酵,俄罗斯与西方就开始了针锋相对的较量。2014年3月克里米亚入俄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旋即发起了数轮针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并延续至今,期冀在避免战争的前提下改变俄罗斯的对外政策,或者通过经济压力迫使俄罗斯国内政治出现改变,以削弱普京政权的威望,间接达至惩戒俄罗斯的目的。

截至目前,经济制裁已持续三年,但俄罗斯不仅没有归还克里米亚,而且在乌克兰东部进一步强化了自己的影响力;普京的统治不仅未被削弱,其支持率却大幅攀升至历史最高水平;俄罗斯经济尽管在制裁初期陷入动荡,但在经历两年危机后也开始企稳回升。

总之,克里米亚入俄和经济制裁三年之后,普京治下的俄罗斯看似成功挺过了西方国家的围堵。那么,普京缘何能够挺过迄今为止的经济制裁?普京政府采取了哪些政策措施化解制裁带来的挑战?这些应对措施又给俄罗斯带来了怎样的影响?这场经济战争又将走向何方?

西方对俄制裁的初步结果

自2013年年底乌克兰协商加入欧盟东部伙伴计划时起,俄罗斯为争夺乌克兰就开始了与西方针锋相对的较量。基辅独立广场事件后,俄罗斯闪电般地通过公投形式于2014年3月将克里米亚并入俄罗斯版图,从而事实上改变了苏联解体后俄罗斯与苏联原加盟共和国的领土边界,并实质挑战了美国主导的后冷战世界秩序。面对俄罗斯的挑战,美国因忌惮俄罗斯的核武器从一开始就排除了军事选项[1],这样就只能通过制裁来惩戒俄罗斯并捍卫自己的国际声望。制裁声称将给俄罗斯带来“难以承受的后果”,除非俄罗斯公开认错并归还克里米亚。但正如学者们指出的,历史上通过制裁来改变外交政策的成功案例很少,因此,经济制裁的另外一个目的,就是希望经济对抗具有持久影响,可以作用于国内政治和绝大多数民众的生活,借此达到影响俄罗斯国内进程,甚至推翻普京政权的目的[2]。

制裁在初期阶段确如预期给俄罗斯经济造成了严重冲击(例如金融市场剧烈动荡以及从2015年第一季度开始出现经济危机),但却未能使普京屈服,相反,2015年秋天俄罗斯甚至强势出兵叙利亚,在与西方大打经济战的同时,又开辟了叙利亚战场与美国展开竞争。三年后的今天,形势更是今非昔比,俄罗斯在突破经济围剿方面取得部分成功,而西方的制裁目标则看似遥遥无期。

(一)普京政府并未改变对外政策

西方发动制裁时宣称要迫使俄罗斯改变对外政策并将克里米亚归还乌克兰,但这一直接目标如果尚不能说全无实现的可能,基本上也是希望渺茫[3]。克里米亚入俄三周年之际,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表示,俄不会为换取解除西方制裁就克里米亚做任何交易[4]。2017年3月18日克里米亚公投三周年纪念日,俄罗斯高调举行了盛大庆典活动,普京政府甚至把2018年的总统大选也定在克里米亚公投日,以宣誓对于克里米亚主权的坚守。普京政府对领土的强硬态度也获得了广泛的民意支持。因此,至少在可见的将来,俄罗斯不可能从克里米亚立场上后退,相反,俄罗斯在对外政策领域甚至可能采取更加积极的行动以强化自己的影响力,例如2017年2月普京就不顾西方反对,签署命令承认乌克兰东部顿涅茨克和卢甘斯克州颁发的护照等文件。

(二)生产下滑势头止住,经济开始企稳回升

当西方采取制裁措施,尤其是因2014年7月马航MH17航班事件引发制裁蔓延至银行和能源领域后,俄罗斯金融市场开始出现剧烈动荡,卢布大幅贬值,资本外流加剧,生产也随之下滑,从2015年第一季度起俄罗斯经济开始陷入危机[5]。但从2016年年初生产下滑的势头开始放缓,到年底生产下滑势头基本止住,2017年俄罗斯经济甚至出现了微弱增长。据俄罗斯国家统计局数据,2017年第一季度俄罗斯GDP实际增长了0.5%,第二季度为1.3%(见图1),2017年上半年工业生产增加了2%。

国际组织也预测俄罗斯经济将从2017年起出现增长,国际评级机构相应提高了俄罗斯主权信用评级[6]。总之,在出现两年衰退之后,俄罗斯经济开始缓慢摆脱西方制裁的影响。俄罗斯央行行长认为,前两年的经济衰退部分与西方制裁有关,但她认为这一效果被夸大了,现在其影响实际上已经降为零,而且俄罗斯“已经适应了制裁条件下的生活,并已建立起了必要的基础设施”[7]。

曲文轶:西方对俄制裁三周年——普京政府的应对及其成效和影响

(三)社会稳定,普京声望不降反升

制裁三年来,俄罗斯国内并未出现混乱,相反,即使在经济危机期间,俄社会也保持着高度稳定,甚至连反对派的街头运动也销声匿迹。反观欧洲却频频遭遇恐怖袭击并面临严重的移民危机。此外,西方原本寄希望于经济制裁带来国内政治压力,逼迫普京就范甚或改变政权,但结果却事与愿违。普京政权非但未倒,其威望反倒攀升至历史最高点——原本在2012年重返克里姆林宫期间普京的民意支持率已经下滑到65%左右,但克里米亚事件后普京支持率飙升,迄今为止一直维持在80%以上;2016年议会选举中统俄党大获全胜也彰显了俄罗斯国内政治的稳定以及民众对普京的支持[8]。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