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野:也谈马克思究竟是哪国人,什么民族

鹿野 2018-05-04 浏览:
马克思创立的科学社会主义本身就蕴含了国家振兴与民族解放的内核。同样的道理,正是中国近代以来的苦难促使中国人选择了马克思主义这种科学理论,并且实现了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化,最终在此指导下摆脱了苦难,实现了民族的独立与国家的解放。所以,今天中国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也绝非让中国人变成德国人,而恰恰是在过去取得的成就基础上进一步实现民族复兴中国梦的必由之路。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鹿野:也谈马克思究竟是哪国人,什么民族

今年5月5日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中国举行了各种比较高规格的纪念活动。特别是5月4日在人民大会堂举行了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出席大会并发表重要讲话。这一切无疑是中央弘扬马克思主义的重要体现。在这里,笔者也从马克思的国家与民族属性出发做一点简单的探讨,以作为这位伟人诞辰200周年的纪念。

一、马克思是德国人还是法国人?

过去,当我们介绍马克思的时候,往往都强调其是德国人。但是近些年来,有学者提出了不同的意见,认为马克思所生活的那个年代里欧洲并没有强烈的民族国家属性,马克思更认同法国大革命的政治理想,故而称其为法国人更恰当。

其实,固然是19世纪才被称之为民族主义的世纪,但是绝非在这之前就没有民族国家的观念。在革命导师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视域里,欧洲各民族国家的形成并非源于法国大革命,而是在之前300年的15世纪后半期就已经开始。被马克思称为“第二个我”的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的导言中说得最为明确:

【现代自然科学,和整个近代史一样,是从这样一个伟大的时代算起,这个时代,我们德国人由于当时我们所遭遇的民族不幸而称之为宗教改革,法国人称之为文艺复兴,而意大利人则称之为五百年代,但这些名称没有一个能把这个时代充分地表达出来。这是从十五世纪下半叶开始的时代。国王的政权依靠市民打垮了封建贵族的权力,建立了巨大的、实质上以民族为基础的君主国,而现代的欧洲国家和现代的资产阶级社会就在这种君主国里发展起来。】

包括马克思本人的作品当中,也明显的透露出了对德意志的国家认同。从他早年的诗作开始,歌颂的就是莱茵河和歌德为代表的德意志文化而不是以塞纳河和伏尔泰为代表的法兰西文化。这里随便摘录两小节:

【莱茵河畔清风荡漾,
一个少年走到河旁,
他的目光是那样严肃,
他默默凝视河里的波浪。
(《莱茵河女神》)
魔术师来自巍峨的层峦叠蟑,
他鬓发如银,气宇轩昂,
神奇的精灵在他周围回翔,
漾起清风吹拂他的面庞。
他莞尔一笑眺望远方,
笑看众生熙来攘往,
他心如明镜,凝重安详,
含笑面对众生的梦想。
(《歌德》)】

因此,过去我们对于马克思是德国人的判断是正确的。包括最早的共产主义组织——共产主义者同盟,其前身正义者同盟也是由流亡法国的德国人组成的。这些人虽然居住在法国,但绝非就等于法国人,他们主要的革命阵地仍然是德国,也普遍把德国视为自己的祖国。我们不能因为马克思对法国大革命中的某些思想推崇就称他是法国人,否则,今天中国的马克思主义者不也成了法国人或德国人吗?

二、马克思是犹太人还是反犹主义者?

一个与此相关的问题是,马克思出生于犹太人家庭,其民族属性原本是相当清晰的。长期以来,这也正是形形色色的反共分子拿来大做文章的一个焦点问题。早在马克思生活的时代,其论战的对手如蒲鲁东和巴枯宁等人就经常拿马克思的犹太人出身做文章。在十月革命以后,法西斯主义更是把反犹主义与反共主义融为一体,把共产主义攻击为所谓“犹太人的学说”而大肆污蔑。甚至到今天的中国仍然有些人持类似观点,把共产主义理想说成是犹太人的阴谋。

不过,在二战以后由于希特勒被打倒,西方国家的主流媒体又坚持反共立场,于是就巧妙的把法西斯当中反犹主义与反共主义切割了开来。这些人宣称马克思虽然出生于犹太人家庭,但是,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反犹主义者:

【持马克思属于反犹主义者观点的学者为数不少,影响很大,其中以1949年埃德蒙·西伯纳( Edmund Siberner)对于马克思与反犹主义存在密切联系的观点最有影响。该论文在引用大量资料的基础上(引文达220条),在详细分析了马克思的犹太背景及其对犹太问题的观点之后,得出这样的结论:“马克思不仅可以而且必须被看作是反犹太主义的代言人之一,他对犹太人的厌恶扎根于他内心的深处并延续到他生命的最后。”“马克思在近代社会主义的反犹太传统中占据着毫无疑问的中心位置。”无独有偶,由本·沙逊主编的在犹太研究领域具有相当影响力的《犹太民族史》认为:“我们不仅发现马克思将犹太教的本质归结为商业和金钱的观点,而且对犹太教创造精神进行了极度的贬低、将消灭犹太教作为人类解放(包括犹太人)的必要条件。这是早期一个犹太自恨者( Jew-haters)谨慎小心需要的翻版。”
曾传辉主编,马克思主义宗教观研究(2011),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3.07,第368页】

在这一基础上,西方的主流媒体进一步发挥了想象,强调正是马克思这种强烈的反犹主义成为了希特勒等当代反犹主义的先驱,二战以后,苏联和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支持巴勒斯坦的民族解放运动,反对以色列侵占大片阿拉伯国家的领土也是马克思主义的必然产物。所以,要反对法西斯复活就必须反共反苏反华,支持以色列的犹太复国主义运动。于是乎,反共与推崇犹太人一起成为了当代西方的两大政治正确,尽管这一套学说实在令人哭笑不得。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鹿野
鹿野
察网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