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资本论》俄国化与中国化(下)——兼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本质

丁堡骏 2018-05-04 浏览:
习近平同志首先明确指出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两大理论成果,追本溯源要归功于“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其次,在马克思主义经典理论中,习近平同志特殊强调《资本论》经受了时间和实践的检验,始终闪耀着真理的光芒。最后,习近平同志强调加强《资本论》教学和研究的意义。在这里习近平同志将“深化、丰富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任务和《资本论》学以致用、发挥理论的现实指导作用联系起来,足以说明习近平同志对马克思《资本论》的指导作用的高度重视。由此我们可以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的“进一步丰富和发展”,其理论源头仍然是马克思的不朽著作《资本论》,最根本的路径是《资本论》中国化!

论《资本论》俄国化与中国化(下)——兼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的本质

四、《资本论》中国化: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践行从资本主义社会向社会主义社会过渡的伟大历史跨越

 《资本论》是马克思主义最权威的经典著作。它以英国资本主义社会生产方式为研究对象,揭示资本主义的发生、发展和必然被共产主义社会所取代的客观规律。自《资本论》问世以来,人类社会的发展变化一直都在从不同的方面和不同的角度验证了马克思的理论结论。至于人类社会从资本主义社会向共产主义社会过渡的历史结论,由于不同国家和不同民族的具体历史条件不同,则表现出了复杂的过渡形式和过渡性质。从1872年《资本论》俄文版问世,俄国思想理论界对于运用马克思主义指导俄国社会改造和社会建设,阐发了截然不同的理论观点。我们已经分别从马克思对《资本论》在俄国运用的指导、从列宁和斯大林将《资本论》创造性地运用于俄国的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的成功,证明了马克思主义的真理性。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中国共产党人领导中国人民以俄为师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又成功地进行了社会主义改造和社会主义建设并取得了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庄严宣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我们将沿着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道路不忘初心继续前行,向着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目标奋进。为了进一步深化对马克思主义中国化规律的认识,我们将《资本论》俄国化成功的经验做一总结,并以此来说明《资本论》中国化及其发展趋势。

1.从《资本论》俄国化到《资本论》中国化

为什么是《资本论》俄国化和中国化?为什么《资本论》俄国化和中国化,不意味着俄国和中国可以按照《资本论》中“原始积累”的逻辑走向资本主义化?为什么《资本论》俄国化和中国化,必然要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走向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这是马克思主义的根本世界观和根本方法论的问题,我们必须要根据马克思主义俄国化和中国化的实践加以总结,以便于更好地把它用于指导新的社会主义建设实践。

第一,《资本论》俄国化和中国化的客观必然性。《资本论》俄国化之所以有客观必然性,就在于《资本论》中所阐述的唯物史观和奠定在剩余价值学说基础上的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是人类社会发展的颠簸不破的普遍真理。马克思认为,《资本论》不仅对欧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有意义,而且对于俄国这样处于和欧美资本主义同时代但生产力发展水平还在资本主义以前的社会发展阶段的国家,依然具有现实指导意义。1869年《共产党宣言》由巴枯宁翻译成俄文出版,还被西方讥笑为是著作界的一件奇闻。然而,当1872年《资本论》俄文版在彼得格勒出版的时候,情况就大不一样了。俄国各界知识分子都从不同的角度探讨《资本论》对俄国的意义。当然,我们也不否认有人激烈地反对《资本论》的基本理论。针对俄国思想界的各种不同意见,马克思阐述了自己的研究结论,为处于半农奴制、半资本主义的俄国指出了一条超越了庸俗生产力决定论的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发展道路。1861年俄国农奴制改革以后,由于各种社会矛盾的困扰,俄国思想理论界异常活跃,但是也异常混乱。各派思想家都没有给俄国指出一条健康的社会发展道路。《资本论》传入俄国以后,马克思主义以它强大的理论力量吸引了俄国的先进知识分子。伟大的革命导师列宁以无产阶级理论家的勇气和气魄坚持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开辟了俄国十月革命的道路。斯大林继承和发展了马克思和列宁的思想,领导俄国工人阶级和农民阶级走出了开创了一条发展社会主义的光辉道路。

《资本论》中国化,直接表现就是中国的先进知识分子受到十月革命的鼓舞,建立了以马克思列宁主义为根本指导思想的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团结和领导全国各族人民,在十月社会主义道路的引领下,走出了一条超越庸俗生产力决定论的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的成功道路。毛泽东同志创造性地把马克思列宁主义运用于中国革命和建设。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毛泽东同志具体分析中国当时所处的国际国内形势,得出中国不存在着走一条发展独立自主的资本主义道路的结论,并坚定地领导中国人民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并取得了胜利。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同志坚持走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道路,按照社会主义新型社会生产关系的要求,通过一个短暂的过渡时期,建立起了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1978年以后中国开启了实行改革开放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当然,在改革开放过程中,我们采用了多种手段发展社会生产力包括我们引进和发展一部分资本主义经济因素发展社会生产力。而国内外的敌对势力便不断蛊惑中国要走资本主义道路。邓小平同志一直坚持“一个公有制占主体,一个共同富裕,这是我们所必须坚持的社会主义的根本原则。我们就是要坚决执行和实现这些社会主义的原则。”[1]习近平同志面对更加复杂的国际国内形势,更进一步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2]从国际关系和国际环境上来看,帝国主义列强亡我之心不死,他们不愿意看到一个强大的社会主义中国在东方崛起。他们利用一切机会和一切手段企图灭亡共产主义事业,消灭共产党。国外垄断资本利用我对外开放政策,企图控制我经济命脉。从国内形势来看,近年来随着社会阶层的分化,有个别先富人士,不服从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将自己依靠党的政策积累起来的资本转移海外投资,根本没有爱国爱社会主义的情怀。所有这些都足以证明:在当今时代的中国,仍然不存在一条纯粹的独立自主地发展民族资本主义的道路。因此,中国人民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必须要走跨越资本主义卡夫丁峡谷的道路,建设社会主义而不是走爬行资本主义道路。这就是我们在经历了20世纪苏东国家社会主义事业失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面临西方敌对势力和平演变威胁的严峻条件下,在重新审视中国社会所处的国际资本主义体系矛盾和未来发展趋势所得出的基本结论。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丁堡骏
丁堡骏
吉林财经大学副校长,察网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