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当选及其经济政策——新自由主义思潮批判

张维 吴丽丽 2018-05-03 浏览:
共和党人特朗普出人意料地当选美国第45届总统,这一看似偶然的胜利是过去几十年新自由主义政策在美国全面施行的结果。新自由主义政策造成的严重贫富分化令长期处于社会底层的民众期待美国政治经济图景的根本性改变,这为特朗普准备了选民基础。同时,从社会政治心理角度来看,长期严重的社会割裂加深了部分民众对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所推崇的丛林法则、炫耀私人财富、狂妄自夸的行事作风等的认可,进一步为特朗普巩固了选民基础。本文随后梳理了特朗普执政近一年来所推出的经济政策计划。不同于其竞选时的宣传,特朗普政府不遗余力地继续主张减税、削减政府开支等政策,显示出强烈的新自由主义性质。这些政策如果被切实执行,将进一步加剧美国的贫富差距与社会割裂。

特朗普的当选及其经济政策——新自由主义思潮批判

2016年11月9日凌晨,美国第45届总统大选结果揭晓。虽然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所获选票数超过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接近290万张,但后者凭借美国特殊的选举人票制度赢得了最终的胜利。这是一场令绝大多数美国人始料未及的胜利,连站边共和党保守派的福克斯新闻电视台也承认,特朗普赢得的是“迄今为止见过的最不真实的、最超现实的选举”[1]。然而,结合新自由主义在美国过去几十年的发展来看,特朗普的获胜完全在情理之中。新自由主义政策长期以来所造成的收入增长停滞和社会分化,从经济基础到意识形态,都为特朗普的获胜做了准备。此外,从特朗普就职以来所推出的对内经济计划来看[2],这届政府将继续延续美国经济政策几十年来的新自由主义路线。这将进一步拉大美国的贫富差距,加深社会割裂。

一、新自由主义政策的长期施行为特朗普准备了选民基础

实际上,早从1987年开始,特朗普便多次表示要参选美国总统(1987年、1999年、2004年、2008年、2011年),但几乎从来没有人认为他有任何机会。[3]而30年后,随着新自由主义政策的施行,美国社会贫富分化不断拉大、中低阶层家庭生活水平长期停滞[4],这反而为特朗普准备了选民基础。特朗普有效利用了普通底层民众对现实的不满和对变革的期待,在竞选中对涉及工作、收入等相关民生政策大加挞伐,并声称他将推出完全不同的政策,从而争取到了选票。

(一)新自由主义政策

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涉及广泛,其中贸易自由化、放松金融管制和大幅减税对贫富差距和普通民众的生存状况影响最为直接和深远。在贸易政策方面,1993年,克林顿总统签署《北美自由贸易协定》,宣称将通过降低美国、加拿大和墨西哥之间的关税壁垒促进贸易,进而促进经济增长和就业。[5]然而,该协定生效后,为利用墨西哥廉价的劳动力,大量美国企业将厂房搬到墨西哥,导致美国工人大量失业;同时,数百万墨西哥移民涌入美国,进一步拉低了美国国内工人的工资水平。[6]

在金融政策方面,克林顿在大型金融机构的推动下于1999年签署《金融服务现代化法案》[7],废除了由总统罗斯福于1933年签署的《格拉斯一斯蒂格尔法案》中大部分关于商业银行和投资银行分业经营的内容。[8]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对《格拉斯一斯蒂格尔法案》的废除开始遭到广泛质疑。例如,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前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指出,合业经营加剧了大型金融机构的垄断和贫富分化,使实体经济变得虚弱,最终酿成金融危机,并且由于金融机构“大到不能倒”,政府被绑架,不得不消耗大量财政救市。[9]

税收政策上,1981年,里根总统实施《经济复苏税收法案》,开启了全面减税模式。1997年,克林顿签署《纳税人减免法案》,进行又一轮全面减税,包括将遗产和赠与税的起征点从60万美元逐步提高到100万美元,将资本所得税率从15%一28%降为10%一20%等。[10]2001年,小布什总统签署了《经济增长与税收减免调解法案》,进一步全面降低最高税率,并废除免税项目的总额限制。2003年,小布什又签署了《工作与增长税收减免调解法案》,减免了红利和资本所得税。《华盛顿邮报》文章分析,正是小布什的减税政策造成近20年来美国政府赤字居高不下,贫富差距不断拉大。[11]

(二)特朗普的选民基础

深谙竞选之道的特朗普在大选中对上述带有显著新自由主义特性的政策大加挞伐。例如,当在受国际贸易影响最大的“锈带”(如俄亥俄州、宾夕法尼亚州、密歇根州、威斯康星州等)进行竞选宣传时,特朗普严厉批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称其为美国史上“最差劲的贸易交易”。为显示其力争改变的决心,特朗普甚至表示,如果不做出实质性调整,美国将直接退出《北美自由贸易协定》。[12]类似地,特朗普在竞选期间猛烈抨击大型垄断金融机构,称它们给美国“带来了巨大的麻烦”[13]。其竞选宣传片甚至用了纽约股票交易所和高盛首席执行官的图片,并配以煽情的解说词:“是时候终结那些榨干我们国家的血的政商精英了”[14]。此外,特朗普的竞选团队也曾表示支持重新实行拆分大型金融机构的《格拉斯一斯蒂格尔法案》。[15]在减税方面,特朗普也曾表示出对金融行业高收入的不满:“是中产阶级建设了这个国家,不是对冲基金管理者⋯一·对冲基金管理者赚的钱很多、但纳税很少,”他还表示,“我(作为富人)不介意多交一些税”。[16]特朗普这些迎合民众、对具有新自由主义性质的政策的批评,赢得了大量对过去失望、期待根本性变革的选民的支持。这部分选民是特朗普的直接选民。此外,一部分选民(特别是原民主党的选民)出于主观(如对美国政治的彻底绝望)或客观的原因没有为两党中的任何一家投票,这也间接地帮助特朗普赢得了选举的胜利。下面我们分别对这两类选民进行分析。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