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意识形态面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侵蚀

李慎明 2018-04-29 浏览:
要搞垮一个国家,首先就要攻击这个国家的执政党;要搞垮这个国家的执政党,首先就要丑化这个党的主要领袖。这是国内外敌对势力企图西化、分化我们的花钱最少但是最有效、最便捷的手段。

我国意识形态面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侵蚀

美国对我国始终是软硬两手。五六十年代,入侵朝鲜、越南;对我国长期进行政治孤立、经济封锁,并始终实施军事包围,乃至制造(2001年4月1日)“撞机事件”、(1999年)“5·8”炸我大使馆,这是硬的一手。文化价值观的侵蚀是软的一手。总的来说,硬的一手效果不大。因此,其西化、分化的战略便被美国提到更加重要的战略位置。

一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利用广播、卫星、电视等传统媒体,对我进行全方位、立体式包围。美国zhi音、自由亚zhou电台、英国BBC、德国之声、法国国际广播电台和日本NHK在我国周边地区共设立了31个转播台,每天使用普通话和我国五种方言、174个频率对我国播出63个小时,形成全月形包围圈。

二是利用互联网等新型媒体,与我们抢占思想文化新阵地。

现在,全世界80%以上的网上信息和95%以上的服务信息由美国人提供。在国际英特网的所有流量中,超过2/3以上来自美国,位居第二的日本占7%,德国占5%。而网民人数达5亿多的中国,在整个互联网的信息输入流量中仅占0.1%,输出流量更只占0.05%。

国际互联网13台根服务器中,其中一台主根服务器和9台副根服务器在美国,其它3台副根服务器英国、瑞典、日本各一台。今后几年内,美国网军司令部将由现在的900人扩充为4900人;目前其网络战部队已超过10万人。美国实质上已经充当着全球互联网信息高速公路的警察,企图只让符合美国价值观的东西上路。美国把网络定为与海、陆、空、太空并列的军事“行动领域”。并随时可以对其它国家进行网络攻击。

敌对势力在境外建立了大量反动网站,据统计有近2000家,“法L功”网站1000多个,“民YUN”、“疆D”、“藏D”等所办网站各有200多个。这些网站充斥着大量攻击我国党和政府的政治谣言、负面新闻和虚假信息。针对我封堵措施,一些西方国家和组织支持“法L功”等敌对势力研发“自由门”、“无界浏览”等破网软件,并将这些软件传播到境内。精心炮制谷歌事件,挑战我政治底线。网络上广泛运用的电子邮件、网络论坛、即时通讯工具、BT软件等,也成为敌对势力向我传播反动信息的重要手段。

我国意识形态面临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侵蚀

最左侧的施密特起,按顺时针方向:谷歌CEO施密特、基因技术董事长亚瑟列文森、思科CEO钱伯斯、KleinerPerkins投资公司的JohnDoerr、甲骨文CEO拉里埃里森、NetflixCEO里德哈斯廷斯、斯坦福大学校长约翰亨尼斯、雅虎CEO卡罗尔巴茨、TwitterCEO迪克科斯特洛、无法确认的某人、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美国总统奥巴马、苹果CEO乔布斯、维斯特里集团主席史蒂夫维斯特里以及另一位无法确认的某人。

2011年2月14日希拉里在华盛顿大学演讲提出,美政府将投资2500万美元,以期撬动更多的私人资本的方式,“开发技术工具,使‘压制性国家’的网上活跃分子、持不同政见者和一般公众能够绕过网络检查”。她公开点名中国、古巴、伊朗、缅甸、叙利亚和越南是“实行书报检查、限制网络自由、逮捕批评政府的博客人的国家”。她说,中国控制网络“将有长期的成本,并将有一天使中国变成一个限制增长和发展的怪圈”。要陷网络控制国家于“专制者困境”。今年美政府还要追加2500万美元拨款。

最近,美国还宣布了新的改造世界计划——“小玩意革命”,已经为其拨款7000万美元,这还仅是国务院拿出的经费,国防部还将出资5000万美元。这算得上是一大笔钱,因为该计划所需的全部‘硬件”都已建好。隐形互联网技术包括基站,它们类似于带天线的手提箱,用于在发生大规模骚乱的地区随时接入全球互联网。并将移动电话、智能手机和个人电脑连接起来,以建立一个没有中央集线器的看不见的无线网络——每部电话都可以绕过官方网络,直接与外界通信。

IP地址分配、域名解析、通讯干线、硬件制造和软件制造、理念等五个领域是网络权力的具体体现。在美国主导下的互联网,美国把绝大多数的IP地址留给了自己和盟国.域名具有全球唯一性、排他性的特点,往往与企业名称、商品标志或商标联系在一起。美国人在创造互联网的同时,也设计了域名解析的规则。域名系统的解析过程从大到小,最终都要靠根服务器来引导。谁控制了根服务器,就意味着它控制着巨大的网络权力。

信息源的存在。信息源的存在主要有两种形式。其一是信息来源,通常是指各种门户网站。门户网站能给我们提供方方面面海量的信息。其二是搜索引擎。搜索引擎决定了我们在网络空间可以得到何种信息。两者对引导网络舆论、传播一国的的文化、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事实上后者更为重要,因为对网络使用者来说,网上有多少信息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怎样才能得到他想要的信息以及在他想要的信息中它们的优先次序如何。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慎明
李慎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