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慎明:国际金融危机与世界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

李慎明 2018-04-25 浏览:
如果美国当局及日本、韩国在当今朝鲜半岛按照他们的意愿得手,美军就可能驻扎在我国鸭绿江边。接着他们就会在我国东海和南海继续和接连“要价”,制造各种事端,甚至联合其他盟国,采取更大的动作,使我国周边出现毛泽东67年前就担心三把刀子同时袭来的局面。当然,即使是三把刀子同时袭来,美国的第一愿望也是企图使我国在事关领土主权、金融、规则规制、意识形态等安全方面作出重大的实质性的让步,让其不战而屈我之兵,使苏联在一片和平之声中亡党亡国的悲剧在我国重演。

李慎明:国际金融危机与世界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

2017年1月18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在联合国日内瓦总部的演讲中明确提出:

【“人类正处在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1]】

这一判断十分重要,完全正确。

1962年1月30日,毛泽东《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明确指出:

【“从现在起,五十年内外到一百年内外,是世界上社会制度彻底变化的伟大时代,是一个翻天覆地的时代,是过去任何一个历史时代都不能比拟的。处在这样一个时代,我们必须准备进行同过去时代的斗争形式有着许多不同特点的伟大的斗争。”[2]】

习近平同志是党的十八大报告起草小组的组长。在报告起草过程中,他力主把“必须准备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写入大会报告。党的十八大之后,习近平总书记又多次强调:“必须准备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这具有强烈的现实意义和重大的历史意义。

一、国际金融危机中的世界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

毛泽东主席所说的50年内外到100年内外,从国际上看,1962+50大约等于2008。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这是资本主义推迟多年、推迟多次不得不爆发的危机。从根本上说,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最大的国际机遇,也是准备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的最为显著的特点。1962+100=2062。完全可以预言,随着国际金融危机的不断深化,到毛泽东所说的100年内外即21世纪中叶之时,必将是世界社会主义的又一个艳阳天。

为什么当今世界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代?习近平总书记在作出这一判断之后,随即十分明确地指出:

【“从现实维度看,我们正处在一个挑战频发的世界。世界经济增长需要新动力,发展需要更加普惠平衡,贫富差距鸿沟有待弥合。地区热点持续动荡,恐怖主义蔓延肆虐。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治理赤字,是摆在全人类面前的严峻挑战。这是我一直思考的问题。”[3]】

贫富差距鸿沟,这是世界经济增长缺乏新动力、发展缺乏普惠平衡、地区热点持续动荡、恐怖主义蔓延肆虐的经济基础,也是和平赤字、发展赤字、治理赤字的根本原因。

让我们来看看习近平总书记所一直思考的贫富差距鸿沟在当今世界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状况吧。

从全球看,2017年1月17日,世界经济论坛在瑞士达沃斯召开之际,国际慈善机构乐施会发布报告:2016年“全球贫富悬殊已达历史最严重的地步,八大富豪身家竟等同于36亿贫穷人口的总财产,占全球总人口一半。”[4]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数据,从全球看,2007—2009年金融危机之前,薪资增长率为2.4%,而2017年的前5年,这一数字则减为2.1%。[5]2017年9月16日,日本《朝日新闻》报道:“从2005年开始,全球饥饿人口开始呈现减少趋势。但2016年却同比增加了3800万人。饥饿人口在全球总人口当中所占比例也同比增长0.4个百分点,达到了11%。”[6]

从美国看,2017年1月20日,美国新任总统特朗普在就职典礼上就坦承撕裂美国无情的社会现实:“长久以来,我们国家首都的一小群人收获了执政的好处,却要人民来承受代价”。[7]2016年8月,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约瑟夫·施蒂格利茨说:“底层90%的人口收入停滞长达1/3世纪。全职男性劳动者的中位数收入其实比42年前有所减少。就底部而言,实际工资与60年前的水平相当”。[8]美国《外交》杂志2016年1/2月号刊登的《不平等与现代化》一文中说:“1915年,美国最富有的1%人口的收入,占全部国民收入的18%左右,而2011则掌握全国40%的财富”。“1965年,美国350强从业的CEO的薪金,是普通工人的20倍,现在则是273倍”。2017年11月8日英国《卫报》报道,福布斯上月发布的财富报告显示,美国最富有的三个人——比尔·盖茨、杰夫·贝佐斯和沃伦·巴菲特三人加起来拥有248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6479亿元),相当于半数美国人口(即1.6亿人)的财富。报告称,美国最富有的400人,身家合计达2.68万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3.3万亿元),超过了美国64%人口2.04亿人拥有的财富总和。这是100多年来前所未有的。

从发展中国家看,以印尼为例,国际慈善机构乐施会的研究报告说:“2016年,印尼最富有的4个人的财富总和为250亿美元”,“这一财富数字比最贫穷的1亿人的财富总和还多。印尼总人口为2.55亿”。[9]

目前这场国际金融危机的总根源,就是东欧剧变和苏联亡党亡国之后全球范围内贫富两极的急遽分化。国际金融危机自爆发以来已经过去了整整九个年头。笔者认为,再有八年、十年,国际金融危机也走不出去。因为以互联网+智能机器人等为代表的新的高科技革命和新的生产工具的诞生和发展,极大地提高了全球范围内的社会生产力,但同时也加剧着全球范围内的财富占有和收入分配的贫富两极分化。这正如马克思所强调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李慎明
李慎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