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根良:中国经济学教育改革建议书

贾根良 2018-04-21 浏览:
尽管目前我国高等学校的经济学教育体制不同于西方发达国家,但在过去大约二十年的时间里,我国一直在刻意模仿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学教育体制,这种教育体制在西方发达国家受到了“经济学教育改革国际运动”的持续批判,它不仅有违多元主义科学原则,而且也不适合我国国情,不适合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发展的要求。本文在综合“经济学教育改革国际运动”的师生们在过去十七年所提出的改革建议基础上,针对我国经济学教育体制由于模仿西方发达国家经济学教育体制所产生的弊端,从多元化改革的总体目标、课程体系设计、教学方式、独立自主的学术评价体系、人才队伍建设和学科评估等十个方面提出了具体的改革建议,目的就在于改变目前西方主流经济学对我国经济学教育的支配局面,逐步形成一种以多元化课程体系、批判性教学和实际问题导向为核心的中国经济学教育新体制。

贾根良:中国经济学教育改革建议书

目前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学教育体制是在冷战时期形成的,其重要特点就是以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为特征的西方主流经济学占据支配地位,缺乏经济学多元主义精神。20世纪50年代初,在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两大阵营尖锐对立的情况下,在美国产生的麦卡锡主义不仅排挤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而且还通过动用国家机构、商业团体力量和高等教育机构中的精英阶层打压对资本主义制度的弊端持批评见解的非马克思主义的非主流经济学家,从而形成了西方主流经济学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经济学界一统天下的局面。直到1970年之后,西方主流经济学动用国家力量打击西方非主流经济学的做法才退居为次要行为,但在此时,西方主流经济学利用其绝对支配地位,开始通过大学科研绩效评估特别是通过期刊等级评价等职业力量进一步排挤西方非主流经济学。在美国,西方主流经济学将经济学杂志和学院排名作为清除非主流经济学家的主要机制,并达到将教学和研究限制在主流经济学设定的范围之内的目的,从而更加强化了其统治地位,以至于有西方学者认为,目前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学多元化程度甚至还不如20世纪70年代以前,例如在英国。

冷战结束后,西方经济理论界开始反思西方主流经济学垄断地位所带来的危害。1993年成立的经济学多元论国际联合会(ICAPE)指出,由于主流经济学在美国的统治地位,在美国,“很难发现不追随主流宗旨的研究生教育项目。实际上,美国大学的所有经济系都已被经济学是什么、应该怎样研究经济学的单一观点所控制,通常伴随着深奥的数学技术,(自由)市场理论的论证已成为该专业绝对必需的东西,深奥的证明而不是社会目标赢得了更响亮的掌声。在美国所确立的这种专业取向,经过某种时滞,正扩散到欧洲和日本,在全球范围内造成了各种丰富的经济思想传统的生存危机。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部分来自于这种事实:许多经济学家在美国受到训练,然后带着他们所吸收的新古典主义精神,回到本国的大学和研究中心。追随美国模式,这些国家在专业人员的招募、提升、薪金和奖赏等方面正转向新古典的和数学化的理论标准。虽然这并没有完全被完成,但在欧洲和亚洲,同质化和方法论的统一的相同过程正在稳步地被推进。”

然而,在进入新世纪之后,西方主流经济学的统治地位开始遭到越来越普遍的质疑。首先揭橥经济学教育改革大旗的是法国经济学学生,2000年7月,他们在互联网上发表了《法国经济学学生请愿书——法国经济学学生致本学科教授和教学负责人的公开信》,对主流经济学在西方国家高等学校的统治地位提出了挑战,表达了他们“对所接受的经济学教育的普遍不满”:经济学教学缺乏现实性;没有控制地使用数学,数学本身已经成为一种目的;新古典理论(即本文所指西方主流经济学)及其方法在大学经济学课表中居压倒性的支配地位;武断的教学方法,不允许批判性的和反思性的思考。法国经济学学生们宣称:我们希望脱离新古典经济学虚构的世界,反对无节制地使用数学,要求经济学方法的多元化,呼吁教师们尽早觉醒,因为“我们再也不想让这种脱离现实的所谓科学强加于我们”。法国学生的请愿活动揭开了经济学教育改革运动的序幕,在法国、德国、西班牙、英国和美国等国家产生了广泛的影响,得到了经济学教师和一些经济学研究机构的支持,它们也发起了自己的请愿。

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经济学改革国际运动”再次风起云涌。2009年,亿万富翁乔治·索罗斯有感于发达国家高等学校中讲授的经济学课程已不适应当代世界经济发展的需要,出资成立了“新经济思维研究所”,其中的重要目标之一就是改革经济学课程设置,编写新的经济学教科书。2012年,德国学生发起了新一轮的经济学教育改革请愿活动,这种活动很快就扩散到了世界各地,在许多国家涌现出了众多的“后危机经济学社团”、“重新思考经济学联盟”等学生社团组织。2014年5月5日,来自19个国家的42个学生团体发起成立了“国际学生经济学多元化倡议行动”;一年之后,这一组织就已发展到了31个国家的82个学生社团。

新一轮“经济学改革国际运动”再次直指西方主流经济学在大学经济学教育中的统治地位。例如,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后危机经济学社团”在其2014年的调研报告《经济学、教育与无知——曼彻斯特大学的经济学教育》中指出,曼彻斯特大学将经济学的新古典经济学范式提升为经济学唯一的学习对象,其他经济学流派如制度主义、演化经济学、奥地利学派、后凯恩斯主义、马克思主义、女性主义和生态经济学等在经济学专业的课程设置中几乎是完全缺乏的,这种状况压制、损害和扼杀了对于经济学的认知至关重要的创新、创造力和建设性的批判,违背了曼彻斯特大学自己的教育指导方针。在学生们看来,这种状况在民主社会中是不正常的,“并非仅有世界经济处在危机之中。经济学教学也同样处于危机之中,并且此危机所殃及的范围远在象牙塔之外。今日之所教塑造了明日执政者的头脑,因此也塑造了我们栖身的社会。……归根到底,经济学的多元化教育是健康的公共辩论的必需品,她是民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因此,“国际学生对经济学多元化的呼吁书”呼吁:“不同的校园,同一的心愿,我们期盼,经济学课程能有所改变”。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贾根良
贾根良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