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在国内外的机遇比以往更多更好

程恩富 2018-03-19 浏览:
中央文件提倡开展公共外交,我们学者应积极参与,使政府外交、两会外交、民间外交、学术外交等有机结合。应学习美国,让某些军队高干和军事院校教授转业到外交部任一定的领导职务,发挥偏好于战略思维的人的积极作用,以完善外交工作者的知识结构和队伍结构。包括朝鲜半岛和平过渡在内的外交难点解决好了,我国在国际上的机遇会更多,否则,风险就会更大。

中国在国内外的机遇比以往更多更好

程恩富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马克思主义研究学部主任)

有舆论认为,特朗普执政和国内强调“四个意识”(大局意识、政治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中国在国内外的机遇已丧失了,这是非常奇葩的看法。中共十八大以来,由于实施“五位一体”的总体布局、“四个全面”的战略布局和“五大发展新理念”,治国理政呈现新格局,成效显著,因而中国在国内外的机遇比以往更多更好!不过,当前内政外交有两大问题必须深入思考,正确应对。

一、外交的机遇之一在于适时调整朝鲜半岛政策

朝鲜半岛问题外交的难点,似乎风险大于机遇。其实,正确对应未必如此。最近七八年我很关心,因为过去的军事政治形势很紧张。况且,我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国际关系民主化》涉及到这个问题。关于朝鲜半岛的我国对策需要反思和调整。其根源在于:朝鲜说美国同意签订和平协议,那就不搞核武器。而美国说和平协议不签,军演要继续,朝鲜核武器不能搞。如果我们主张和采取如下姿态,能根本解决朝鲜半岛难题吗?即你们两家最好谈判签和平协议,但如果美国不同意同时讨论无核化和和平协议,美国要搞军事演习,中国不公开谴责,而朝鲜不能搞核武器,否则中国就与美国一起谴责和制裁朝鲜。

我国这样的外交姿态实行了十几年,结果不仅越来越僵,而且反而被美国和国际社会指责为“没有负起应有的责任”。朝鲜强硬是必然的,换句话说谁当朝鲜领导人,只要是想维持这个国家主权,都会必然而为之。签了和平协议不一定能保证美国履约,但连和平协议都不愿讨论和签订,那就意味着美国随时可以入侵,如同美国寻找借口入侵伊拉克和利比亚等一样。此外,朝鲜与中国的友好条约含互助性军事援助的条款,而中国既没有宣布废除,也没有执行的迹象。换句话说,美国找借口先发制人地入侵朝鲜,中国会不会出兵呢?看现在的政策,中国不像出兵的样子,所以朝鲜必定要搞核武器,即“拥核自保”。(习近平用语)。多年来,我一直主张“美韩军演与朝鲜核试验双暂停”和“半岛无核与和平协议双谈判”的新政策。因此,当2015年两会期间王毅外长提到“双谈判并行”的新思路时,我立即在两会期间从全国人大渠道(以全国人大代表名义)和国家社科基金渠道分别上报中央一份建议,建议通盘考虑我国周边外交政策,调整对朝鲜半岛政策。

这份题为《积极推进朝鲜半岛并行谈判新思路的战略谋划》的建议如下:

“今年两会期间,外交部王毅部长数次在国内外表态:“中方提出实现半岛无核化与停和机制转换并行推进的谈判思路。”这一新思路是十分正确的,为顺利实现这一新思路,我国需要作长短期相结合的总体战略谋划。

首先,近十多年的现实表明,现阶段无论怎么制裁朝鲜,朝方根本不可能在停和机制转换之前就同意单独签订半岛无核化协议,销毁核武器。其缘由在于:一是美国口头答应说不入侵朝鲜并不可靠。因为冷战后美国和北约国家未经联合国授权,已多次寻找借口军事入侵南联盟、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等国家。即使是利比亚主动与美国讲和,但仍遭合法政权被推翻的厄运。二是如果美国军事入侵朝鲜,中俄会出兵阻止吗?如果中俄没有明确提供军事保障,朝鲜势必要“拥核自保”(习近平用语)。因为仅就常规武器而言,朝鲜是不堪一击的。朝鲜认为,一旦本国拥有少量自保的核武器,就可以拼个鱼死网破,对此美国就未必敢先发制人。这就是朝鲜在美韩大兵压境时经常摆出随时迎战架势的心理状态。

第二,当初是中朝两国与美国签订停战协议的,因而中方有责任和义务促使美朝双方一起,把停战协议转换成和平协议。假如美朝有一方不同意就此进行谈判,那就应重点劝说和批评该方,并视该方为半岛不稳定的主要责任方。设置三方或六方会谈的任何先决条件,均难以实现。只有无条件地先进行多方谈判,才能为最终解决朝鲜半岛问题寻找出路。此外,我国可以主动提出2016年下半年朝鲜和美韩双方暂停军演半年,为重启六方会谈创造氛围和奠定基础。这也以利于显示我国负责任的大国形象和道义上的制高点。

第三,应将半岛问题与周边问题统筹谋划。目前,美日军事联盟在钓鱼岛和东海不断加强力量,由美国主导的美日澳印试图与菲律宾、越南等东南亚国家联合在南海拼凑“遏华联盟”,逐渐侵犯我国核心利益。可见,朝鲜半岛、钓鱼岛和南海问题的总根源在于美国,美国所谓重返亚洲的实质,是从经济政治文化军事全面巧妙地包围和遏制中国,同时又玩弄交流和合作的另一手,可谓硬实力、软实力和巧实力并用。其中,美国积极寻找一些代理国来挑拨和制造与我国的矛盾和冲突。对此,我们不宜就事论事地表示态度,而是要确立通盘考虑的长短期战略谋划,即联合一起可以联合的力量,建立反制美国遏制我国的国际统一战线。我国一方面要单独应对在钓鱼岛和南海进行反制美国联盟的海上军事斗争,另一方面要在美国无视中方根本解决半岛问题新思路的时候,有限度地与朝鲜(不是从意识形态,而是从地缘政治角度)和俄罗斯合作,在朝鲜半岛进行反制美国联盟的陆上军事斗争。我国的军事斗争在后一场合比在前一场合具有明显的综合优势。俄罗斯战略家也会领悟到,一旦美韩吞并了朝鲜,美国联盟对俄罗斯和中国的包围圈又扩大了。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程恩富
程恩富
世界政治经济学会会长、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