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新育:国际人口流动对社会治安与国家政治统一的冲击

梅新育 2018-04-17 浏览:
不管是短期的游客还是常住外国公民,我们接纳他们的起码前提都应当是遵守中国法律法规,承认、服从中国政府的政治权威。与此同时,我们在制定人口、教育、民族、宗教、城市发展、国际经贸谈判等项政策和目标时,也必须将跨境人口流动的因素及其长远影响纳入考虑。不断发展的现实社会在不断向我们提出问题,为求长治久安,我们必须直面现实,不能唯恐触犯某种所谓的“政治正确性”而抱着鸵鸟心态无视现实。不带任何条条框框地直面现实与探索震动最小的解决方案,两者之间并无矛盾。

前言:

“厚枝叶而扰根本”——3月份“两会”期间,重大新闻纷至沓来,但官方并未高调宣传的新组建国家移民管理局还是在社会上吸引了广泛关注,引发了相当广泛的担忧,很多人担心这个新组建机构日后会如同有的部委一样背离初心,卖力推行逆向歧视,最终导致中国被鸠占鹊巢。目睹了2015年以来的欧洲难民危机,目睹了美国移民和难民政策的变化,中国社会对此问题的忧虑前所未有地上升。国内各地普遍存在对外国人超国民待遇,甚至对外国人犯罪“两少一宽”(极端案如对贩毒数百公斤的巴基斯坦毒贩不判死刑),对巴基斯坦等所谓“友好国家”大幅度降低标准滥招根本不合格的留学生并给予数倍于国内学生物质待遇,不少地方、不少部门把“国际化”当作目的本身而不是实现自我发展的工具,某些人、某些势力在外国人问题上存在颠覆性居心,不少媒体在此问题上深陷白左思维误区,……凡此种种,不能不进一步加剧了中国国民的忧虑。

我这篇纵览分析跨境人口流动风险的旧论文刊发之后,一再被欧洲难民危机、中国滥招不合格乃至人渣级外国留学生等事件验证其前瞻性;当是之际,贴出此文,正当其时。

本文2008年9月动笔写作,2009年4月8日完成初稿,此后不断修订,历经十余稿,最终以“《当前我国跨境人口流动的风险与挑战》”为题在《学术前沿》杂志2014年8月下基本完整刊发。写作、修订时间甚长,而且其前瞻预见在修订期间、刊发之后一再得到验证。

在本文初稿完成之后修订期间的2009年7月,财政部国际司邀请我承担东亚财金合作研究项目,根据本文初稿的结论判断,我借此时机向该司时任副司长陈诗新同志进言,说国际经贸带来的人口流动和国际移民问题很可能会成为中国治安乃至国家政治统一的一大潜在威胁,提到了广州黑人群体、义乌外国人群体等潜在问题,希望他们在推进东亚区域经济合作时,全力推进经贸自由化,但对人员流动自由化须慎重。进言刚刚数日,广州就发生数百黑人围攻矿泉街派出所事件,这可能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起外国人集体围攻中国公安机关的恶性事件,也让我更相信此文的意义价值。

本文修订期间先后摘编发出少数章节,但全文投稿数次碰壁,还被有的知名学者社会名流扣上“种族歧视”、“破坏民族团结”等等大帽子,……留下了不少不愉快的记忆。2014年基本完整刊发于《学术前沿》之后,翌年(2015年)欧洲便爆发难民危机,证明了这篇论文的不少论断,使得这篇论文在学术界、党政机关包括核心部门、媒体中开始引起不少人关注、转发。

至今数年,本文预言的我国在管理来华外国人方面的一些潜在风险正在陆续暴露,最突出者莫过于打着“一带一路”之类旗号的一些项目与滥招外国留学生。现在,宁夏永宁“世界穆斯林城”等存在严重国家安全风险的项目已被叫停,但留下的强占耕地等问题还不知道要多长时间才能消化解决,而我担忧的滥招外国留学生问题仍在愈演愈烈,一些地方还在盲目追求所谓建设“国际化大都市”而给予外国人超国民待遇,甚至突破人格底线,在今年“两会”期间我接受地方媒体采访时就不止一次提出过含蓄警示。

在我家乡湖北多个城市,在我母校武汉大学,都曾发生过外国留学生制造社会治安问题、与中国学生和本地居民发生矛盾冲突的事件,以至于湖北有的地方出租车司机因当地巴基斯坦留学生偷逃车费而集体拒载外国留学生。去年,我还遇到有人向我控诉巴基斯坦留学生玩弄多名中国妇女的恶性事件,该留学生还偷录与之上床视频,并上传海外色情网站,我为此找过省会城市公安局领导交涉。

……

种种乱象,对比我在这篇论文中发出的一系列警示,希望我们的社会、我们的有关部门及时醒悟,早日着手解决,避免日后酿成大祸:

“在高等教育经历了大幅度扩招的背景下,假如我国高等教育规模扩张势头不变,未来高校遭遇‘考生荒’和相应的财务危机就只不过是时间问题。届时相当一部分高校将会把眼光投向外国留学生,即使明知其中很多人只不过是打着来华‘留学’旗号非法就业和企图长期居留,也会听之任之。”

“在逐利动机驱动下的跨国人口流动中,外来移民通常集中于东道国城市;假如东道国国民人数足够多,而且能够在农村和城市之间顺畅流动,通常能够有效‘稀释’城市中的外来移民,使之无法占据局部多数,进而抑制移民群体挑战东道国社会的风险,增强其融入东道国主流社会的倾向。然而,我国现行户籍制度和对外国人的片面超国民待遇两者相结合,已经破坏了上述避险机制。……由于上述对外资、外国人的超国民待遇往往是在所谓建设‘国际化大都市’旗号下给予的,而我国又有超过1/4的城市提出要建成‘国际化大都市’,上述避险机制遭受破坏已经成为我国不可忽视的潜在风险。”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