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党建思想对全面从严治党的现实意义

朱佳木 2018-04-13 浏览:
共产党员“不仅应该为党在各个时期的具体任务而奋斗,而且应该确定自己为共产主义的实现而奋斗到底的革命的人生观”。“谁要是放弃了革命的和党的立场,谁就丧失了共产党员的资格。”

陈云党建思想对全面从严治党的现实意义

重视并不断加强党的建设,尤其在党执政后从严治党,是中国共产党的优良传统和最大政治优势之一。党的十八大后,以习近平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继承、发扬这一优良传统,维护、发挥这一政治优势,针对新形势下出现的“管党治党失之于宽、失之于松、失之于软的问题”(《人民日报》2016年5月3日。),作出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部署,并把它纳入“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形成了一系列管党治党的新理论。陈云同志的党建思想和实践与这些理论和部署之间有许多相近、相通的地方。因此,结合当前实际情况研究和宣传陈云的党建思想,对于深入理解和推进全面从严治党的战略部署,具有十分积极的现实意义。

全面从严治党首先要求思想从严,就是说,凡是共产党员必须铭记和忠实入党誓词,坚定理想信念,认真学习马克思主义。陈云同志从1937年底担任中央组织部部长起直到去世,始终强调的也是这些要求。他说:共产党员“不仅应该为党在各个时期的具体任务而奋斗,而且应该确定自己为共产主义的实现而奋斗到底的革命的人生观”。“谁要是放弃了革命的和党的立场,谁就丧失了共产党员的资格。”(《陈云文选》第1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137、142页。)

20世纪80年代初的一天,陈云同志和我谈到有同志提出“共产主义遥遥无期”的观点。他说:“这个观点是不对的,应当说,共产主义遥遥有期,社会主义就是共产主义的第一阶段嘛。”他还针对海外有人建议我们党最好改名的事说:“共产党的名字表明了她的奋斗目标,改名字怎么能行!延安时期就有人提过让共产党改名的建议,毛主席说:‘什么名字好?我看国民党的名字最好!可惜人家已经用了。’”改革开放后,一些同志出国转了几天,回来便鼓吹中国不如外国,社会主义不如资本主义。陈云同志听说后,特别嘱咐我在为他准备的党的十二届二中全会发言稿最后,要写上“社会主义万岁!共产主义万岁!”并且亲笔加了一句:资本主义必然要被社会主义所代替,这是无可改变的法则。(参见朱佳木:《论陈云》,中央文献出版社2010年版,第6页。)]

怎样做才叫思想从严?陈云同志对待一些地方农村党员集训要误工费问题的处理意见,用实际行动做出了回答。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后,有的党员在集训时,除了拿伙食补贴外还要求发误工费,否则不去参加。陈云同志在党的十二届二中全会上说,这种人不能成为共产党员,“凡属要求误工补贴的党员应开除党籍”(《陈云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332页。)。事后,有人表示不理解,认为既然机关干部、工人过组织生活不扣工资,农民就应当补工分,否则太严厉了。这种观点貌似有理,实则混淆了两种分配制度的区别,恰恰反映了对党员思想从宽的态度。

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陈云同志诞辰110周年座谈会上号召全党向陈云同志学习,首先说的就是学习他无论处于顺境还是逆境始终坚守对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信仰不动摇的精神;同时强调学习他刻苦学习的精神,说陈云同志出身贫寒,只读过小学,之所以具备很高的思想理论水平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就是靠长期坚持学习。(参见《人民日报》2015年6月13日。)对于马克思主义理论,陈云同志自己坚持学习,组织家属和身边工作人员学习,也一再提倡全党特别是高级干部要加强学习。在1985年党的全国代表会议上,他还针对一些党员忘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理想、丢掉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为私利“一切向钱看”的现象提出:“应当把共产主义思想的教育、四项基本原则的宣传,作为思想政治工作的中心内容。这种宣传教育不能有丝毫减弱,还要大大加强。”(《陈云文选》第3卷,第352页。)

全面从严治党也要求组织从严,就是说,要求党员强化党性观念和组织意识,严格执行民主集中制和党内组织生活的各项制度,对党忠诚老实,做到个人服从组织、少数服从多数、 下级服从上级、全党服从中央;绝不允许对组织说一套、做一套,台上一套、台下一套,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更不允许结党营私、拉帮结派,搞团团伙伙、“独立王国”;在建设高素质干部队伍中,关键是要把信念坚定、为民服务、勤政务实、敢于担当、清正廉洁的干部选拔到各级领导岗位上。只要重温陈云同志的论述就会看到,他一向强调的正是这些主张。

从陈云同志的论述中看,他关于党性纯洁问题强调较多的有以下几点:第一,党的利益高于一切。第二,无条件执行党的决议。第三,敢于同有损于党的利益的行为做斗争。第四,对党忠诚坦白,言行一致。他说:“不允许任何党员对党讲一句假话。”对于经过教育不改,反而假话越说越多、越说越大的人,“不管你口里讲得如何革命,不管你过去有多大的功劳,应该立即开除出党,没有价钱可还”。(《陈云文选》第1卷,第201页。)第五,坚决维护党的团结,绝不允许在党内拉帮结派、搞分裂。他在党的七届四中全会上说:“原来想,革命已经胜利,似乎可以不出张国焘之类人物了。现在看来,恰恰相反,革命胜利了的国家,更容易出。现在比起秘密工作和在山沟里打游击的时代,更容易出野心人物。”(《陈云文选》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第231页。)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朱佳木
朱佳木
中国国史学会会长、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