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时代:国家战略能力与地缘博弈

张文木 2018-04-02 浏览:
国家战略能力是国家领导集体治国理政能力的综合体现。近日,太和智库举办专题研讨会,邀请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张文木,从世界史和地缘政治角度观察大国兴衰中的战略选择和利益得失,探讨在当代世界格局大变动中,特别是进入强国新时代后,中国需要何种战略思维和战略能力,以及在此基础上制定怎样的地缘战略。

新时代:国家战略能力与地缘博弈

一、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生存底线和利益扩展极限

(一)战略研究是国家“养生”的学问

我在《全球视野中的中国国家安全战略》一书中,用了三卷本的长篇幅分析了世界地缘政治三大支点地区,即大西洋、太平洋、印度洋的特征和差异,以及在此基础上,大国力量能达到的极限和底线。每一个国家都有扩张的欲望,但也都有可为与不可为、可得可失——以其固有版图为起点——的极限和底线。

汉语中的“福”字,其实很有些战略意味。左边的“礻”字旁有崇拜的意思,拜的就是右边的“一口田”。它的意思是,人只要有了一口田就饿不死,对其必须死守。反过来,如果超出一口田,假设达到了十口田,那也可能要撑死。对于一个穷国来说,战略目标防止的是饿死,即确保主权、寸土不让。当国家富强起来了,防止的就是撑死。饿死是死,撑死也是死。穷的时候总说,等富起来就好了,到时很多问题自然迎刃而解。但当我们富起来时才发现,富有富的问题。所谓穷时防贼、富时防匪,什么时候都有安全问题。过去是贫血,现在是高血脂、糖尿病。战略能力首先就是认识自己的利益底线和极限,底线是唯物论,极限是辩证法。对进入强国新时代的中国而言,学习辩证法就显得格外重要。

国家饿死的不多,撑死的不少。国家衰亡,饿死的不多,所谓的饿死就是被侵略,整个被颠覆了。但撑死的多,二战时期的日本、德国和苏联都是撑死的。人饿了其实更容易团结,容易一块儿去奋斗。

战略研究不是“国家拼命的学问”。从麦金德到布热津斯基,他们研究的战略都是“国家拼命的学问”,是“地理和地理”的关系。比如,控制了A就控制了B,而要保证控制战果,半径就要不断扩大,也会不断有接下来的目标,最终会把国家国力拉伸到难以收缩的地步。一个国家的利益扩张线不在于有多长,关键是要能收回来,收不回来就会要命,辩证法研究的就是能不能收回来。利益扩张,如果战线拉得太长,矛盾就会转化,回来花费的力气就要比前进花费的力气还要大,而惯性又导致扩张者不愿意后撤,最终会把国家的资源链绷断。比如,有人说控制了中亚就能控制世界,但历史告诉我们,在中亚总是弱国打败强国,许多大国止步于此,古罗马、大英帝国、纳粹德国、苏联等都栽在并衰落于此。

新时代:国家战略能力与地缘博弈

战略家要擅长拉皮筋。毛泽东同志深知,远战当速、近战可久。比如,抗美援朝能打三年,因为朝鲜离我们近,部队和辎重随时可以补给和撤回。但对印自卫反击战则不同,路远势险,必须速战速决,不然后勤跟不上。“穷家富路”是老百姓都知道的道理。斯大林执政时期,苏联扩张的幅度其实非常小,基本上就是把自己的版图和边缘地区控制住,这是因为他明白扩张越过极限就会走向反面的道理。莫迪上台前,调门曾经很高,什么西向红海,东向太平洋,进军南海等,还搞了一个所谓的“新印度洋战略”。我们对此无需在意,更不能当真,因为体重加引力场决定一个人跳跃的高度,看看印度那瘦弱的“身板”,就知道高调门是没用的。

形成战略能力的出发点是“生死存亡”。司马光在北宋接近后期写了一部《资治通鉴》,开篇就是三家分晋,意在告诉人们:周朝是由此分裂并进入战国时代的。世界是斗争的,斗争是要见血的,没有这样的认知,就会有无限的战争,死的人更多。毛泽东同志当年过长江需要很大的勇气,他认识到这个时候如果为了和平而放弃过江,可能暂时伤亡少些,但将来统一的时候会牺牲更多人的生命,这就是国家战略能力。有时候国家是因为受到入侵或向敌人屈服而亡的,也有的时候国家是因为多贪多占而亡的。所以,极左和极右都是要不得的。

从“生死存亡”考虑问题,就能学会辩证法。我们的大脑要建立战略坐标,横坐标是生,纵坐标是死,横坐标是发展,纵坐标是生存。这个坐标是跨时代的,从古至今都适用。我常鼓励学生看央视的《动物世界》,两只动物见面,一看打不过,双方蹬一蹬腿就走了,能打过保准把对方吃掉。动物之间也有边界线,抬腿撒泡尿就是划边界的,它们很清楚自己的体力能走多远、能控制多大地盘。

研究战略要学地理,更要学历史。1944年10月,丘吉尔和斯大林的谈判,是非常典型的两个智者的谈判。当时希特勒马上就要被打败了,于是俩人坐下来分天下。他们提的条件都不超出本国的能力,所求的都是对方力量极限之外,因为他们俩人都懂历史。相比之下,希特勒的历史理解力就缺少辩证法。斯大林曾认为德国不可能出兵俄国,因为历史上就没有欧洲侵略俄国成功的案例。希特勒出兵后,斯大林说希特勒作为战略家已经名存实亡了。

新时代:国家战略能力与地缘博弈

大家看这张纸条,是丘吉尔手写的。英国所求看似随意,实则讲究,完全是依据各自实力的合理要价。比如罗马尼亚,俄国(苏联)索取90%,因为这块平地在俄国的传统势力范围之内,俄完全有能力掌控,英国离此地太远,10%就满足。而希腊则不同,1853-1856年的克里米亚战争那么大规模,俄国通过黑海海峡向南扩张的企图仍然受到重挫。这说明希腊是俄国力所不及的,因而是必然要失败的地方。我们看地图要看立体图,看平面地图说的是“神”话,看立体地图就会说“人”话。俄国强在陆军,但除了海洋,山地就是陆军大兵团合成作战优势的“坟墓”,是游击战的“天堂”,这也是为什么陆军和海军都强大的国家在阿富汗都打不赢,因为山峰会像刀子一样把大部队分割成碎片,使之无法形成合力。最近的克里米亚事件的结局也说明了同样道理,虽然俄罗斯出不了黑海,但其他国家却也进不去,进去了打仗也是失败。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张文木
张文木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问题研究中心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