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十九大精神与国史研究事业的进一步发展

朱佳木 2018-03-25 浏览:
党的十九大对推动我们党和国家各项事业都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对于促进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研究事业向前发展同样具有重要意义。作为国史工作者,我们应结合新中国历史和国史研究实际学习十九大精神。充分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对于在新中国历史中划分出一个新时期的重要意义;认识把改革开放前后两个历史时期经验贯通总结、融汇运用对于校正改革开放前进航向的重要意义;认识树立正确历史观对于批判历史虚无主义、深入开展党史国史教育的重要意义。

党的十九大精神与国史研究事业的进一步发展

党的十九大对推动我们党和国家各项事业都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对于促进中华人民共和国史研究事业向前发展同样有重要意义。作为国史工作者,我们有必要也有条件结合新中国历史和国史研究的实际学习十九大精神。这样做有助于深刻领会十九大精神,也有利于推进国史研究事业的进一步发展。

一、充分认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对于新中国历史中划分出一个新时期的重要意义

习近平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经过长期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时代,这是我国发展新的历史方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发展史上,中华民族发展史上具有重大意义”。这表明,十九大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论断,不仅是一个重大的政治判断,而且对新中国历史特别是改革开放史的进一步分期也有重要指导意义。

目前,国史学界对于新中国历史和改革开放史的分期,意见并不完全统一,但有几个基本分期是多数人都不否认的,如1949—1956年是新民主主义向社会主义的过渡时期,1956—1978年是社会主义的建设和探索时期,1978年以后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时期或改革开放时期;在改革开放史中,1978—1992年是改革开放初期,1992年以后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时期。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等于改革开放,因为前者除了改革开放,还有四项基本原则,是二者的有机统一,缺一不可。但如果说到历史时期,则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改革开放可以说是完全同步的。因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启动改革开放之日,也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开辟之时。所以,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一个新时代,实际上意味着改革开放史相应出现了一个新时期;而且这个新时期不是相对改革开放史中哪一阶段说的,而是相对于整个改革开放时期说的。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的,不明确的只是这个新时期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这个问题,只要搞清楚了新时代开始的时间,也就自然解决了。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笔者认为,开始的时间并非哪一天哪一日,而是一个历时五年的过程。具体说,这个过程起始于十八大之后,完成于十九大召开。理由有以下三点:

第一,习近平2017年7月26日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专题研讨班上的讲话(以下简称“7·26”讲话)和党的十九大报告都表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是在十八大到十九大之间。

在“7·26”讲话中,习近平指出:“党的十八大以来,在新中国成立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发展取得的重大成就基础上,党和国家事业发生历史性变革,我国发展站到了新的历史起点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在十九大报告中,他又指出:“十八大以来,国内外形势变化和我国各项事业发展都给我们提出了一个重大时代课题,这就是必须从理论和实践结合上系统回答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他还说,十八大之后“五年来的成就是全方位的、开创性的,五年来的变革是深层次的、根本性的”。“这些历史性变革,对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具有重大而深远的影响。”从以上论述可以清楚地看出,无论党和国家事业发生的历史性变革,还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都是十八大之后的五年。

第二,我国社会主要矛盾的变化,“我国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的进展,这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主要标志也在党十八大之后产生。

从党的八大到十八大的54年里,我们党对于社会主义社会主要矛盾的提法,除了1957年,特别是1962年到1978年那些年之外,都说的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社会生产落后的矛盾。历史表明,这么说是符合实际情况的,即使在不这么说的那些年里,实际情况也是如此。但自从2010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超过日本,跃居世界第二位之后,特别是2012年十八大以来的五年,实际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从十九大报告看,这些变化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首先,在社会生产力方面,国内生产总值连续七年稳居世界第二,生产能力在很多领域进入世界前列,不仅稳定解决了十几亿人的温饱问题,而且总体实现了小康,不久即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其次,在人民日益增长的需要方面,除了对物质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外,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等领域的要求也显著增长。再次,在经济与社会发展方面,生产的质量效益还不高,科技创新能力不够强,实体经济水平不够高,生态环境保护欠账较多,民生领域还有不少短板,城乡区域发展和收入分配差距依然较大,群众在就业、教育、医疗、居住、养老等领域面临不少难题,社会文明水平也有待提高。面对这些实际情况的变化,人民日益增长的需要显然已不能再简单局限于物质和文化两方面,社会生产也不能再笼统说成是落后的了;实事求是地讲,人民日益增长的需要已经由物质和文化两方面变成了对“美好生活的需要”,社会生产的落后也已经变成了“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正是社会主要矛盾的这个明显变化,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呈现出了新的阶段性特征。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朱佳木
朱佳木
中国国史学会会长、中国社科院原副院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