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经济体制改革四十年的若干思考

周新城 2018-03-24 浏览:
回顾我国四十年的经济体制改革的历程,围绕着坚持和增强公有制的主体地位还是私有化、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还是搞资本主义市场经济,马克思主义与新自由主义展开了激烈的斗争。这种斗争,关系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前途命运,真是惊心动魄。我们坚持马克思主义为指导,坚持完善社会主义的方向,改革才取得巨大成就,而改革过程中出现的一些失误,都是由于新自由主义干扰所造成的。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世界都在批判新自由主义,谴责它带来的祸害。然而恰恰在社会主义的中国,新自由主义却没有引起应有的警觉。四十年来的实践充分揭示了新自由主义的危害,再也不能听任新自由主义自由泛滥了。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回顾经济体制改革四十年的若干思考

一、应该一分为二地对待四十年的经济体制改革

我国进行经济体制改革四十年了。改革解放了生产力,经济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这是举世公认的。我国一跃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民生活大大改善,就是明证。但是伴随着巨大成就,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例如,分配不公,基尼系数急剧扩大,甚至出现两极分化,普通老百姓对教育、医疗、住房问题意见很大,社会风气不好等等。出现这种情况,有的也是很难避免的(例如适应生产力发展的需要,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必须调整所有制结构,允许并鼓励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但私有制在分配领域势必是按要素分配,这就必然出现分配不公,尤其是资本主义性质的私营经济的发展,不可避免会产生剥削和两极分化)。有的则是受到新自由主义干扰的结果。

毛泽东一再强调,“世界上无论什么事物,总是一分为二的”。[①]“对于我们的工作的看法,肯定一切或者否定一切,都是片面性的。”“肯定一切,就是只看到好的,看不到坏的,只能赞扬,不能批评。说我们的工作似乎一切都好,这不合乎事实。不是一切都好,还有缺点和错误。但是也不是一切都坏,这也不合乎事实。要加以分析。”[②]对于四十年的经济体制改革,我们也要一分为二,既不要肯定一切,也不要否定一切。我们的改革是在马克思主义指导下开展的,始终坚持了社会主义方向,这是取得成就的根本原因。但是由于国际国内复杂的环境,我们的改革也受到各种反马克思主义思潮的干扰,尤其是新自由主义的干扰,因而难免犯一些错误。重要的是要总结经验,发扬成绩,纠正错误,坚持马克思主义,批判新自由主义,继续前进。

我们必须对四十年的经济体制改革进行反思。反思,也就是回顾一下我们的工作,用实践检验一下,哪些事情是做得对的,必须坚持;哪些事情做得不对,必须纠正。反思就是总结经验教训。我们党历来重视总结经验。党的历史表明,我们正是通过不断总结经验教训前进的。毛泽东谈到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历史时说,从1921年到1949年的28年中,我们走过很多曲折的道路,犯过多少次路线错误,使革命遭受过大的损失。我们正是总结了多次错误的教训,经过延安整风才搞出一套正确路线来。[③]总结经验,既研究正面的经验,又重视反面的教训,逐步找到正确的道路,把革命事业推向前进。我们党的历史经验表明,不断对我们所做的工作进行反思,不断总结经验,我们的事业才能沿着正确的道路发展。

改革开放以来,出现过一种思想:对改革只能讲好,不能说有缺点,肯定一切,回避问题。这种思想从认识上说是违反辩证法的。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找不到完美无缺的东西。有的人这样做是别有用心的,例如2006年的西山会议就是这样。这次会议提出,不准反思改革,不准说改革有缺点,“反思改革就是反对改革”。这就荒唐了。不准反思,实际上就堵塞了前进的道路。其实,他们有一套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改革方案,在某些领域造成了严重后果,但不准别人批评,他们挥舞着“改革”的大棒,对不同意他们改革方案的人,就扣上“反改革”的帽子。有人要对他们的改革方案造成的问题进行反思,他们感到恐慌,于是就制造不准对改革进行反思的舆论。这种说法,危害很大,它会阻碍我国经济体制改革沿着正确道路发展的。

“一分为二”,并不是两个方面并起并坐,不分主次。任何事物的两个方面,总有一个是主要的,另一个是次要的。矛盾的主要方面决定事物的性质。对四十年的经济体制改革也应该这样看。我们对改革一分为二,必须指出,成绩是第一位的,问题是第二位的,否则我国的面貌不可能发生这么大的变化。我们常说“成绩不说跑不了,缺点不说不得了”,这对于改进工作来说,是可以的,但要评价一段历史时期的功过,不说成绩是不行的。搞历史虚无主义的人往往喜欢用这种手法:只讲问题,不讲成绩,结果把整个历史否定了。

我们对四十年经济体制改革进行反思,必须坚持唯物辩证法,“一分为二”。我们是两点论,既讲成绩,又讲问题,不能有片面性。不能只讲成绩,回避问题,也不能只讲问题,不讲成绩。同时要分清主流和支流,应该看到,成绩是第一位的,问题是第二位的。就改革的指导思想来说,基本上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但受到种种反马克思主义思潮、尤其是新自由主义思潮的严重干扰。这样分析比较符合实际。

二、从理论上讲,对改革必须采取矛盾分析方法

毛泽东在读苏联政治经济学时有一个重要论断,他说,政治经济学“当作一门科学,应当从分析矛盾出发,否则就不能称其为科学。”[④]他批评苏联的政治经济学教科书“不承认矛盾的普遍性,不承认矛盾的发展和转化,不承认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的动力还是矛盾改革,怕讲社会主义社会有阶级斗争,这本书的缺点就在这里。”[⑤]我们反思四十年经济体制,也必须从分析矛盾出发,不讲矛盾,改革就没有理论根基。从根本上说,不采取矛盾分析方法,研究经济体制改革就不是科学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周新城
周新城
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院原院长,现任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察网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