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系列挑战,开展外交斗争 ——总体国家安全观研究系列

江涌 2018-03-23 浏览:
经过长期不懈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步入新时代,中国国家发展处在新的历史方位。新时代,在雄厚的经济实力与强大的综合国力的基础上,“中国特色的大国外交”开展得丰富多彩,在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下,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在中国国家利益尤其是核心与重大国家利益突出的时点,实施“建设性介入”。“坚持独立自主,就要坚持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我们要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任何外国不要指望我们会拿自己的核心利益做交易,不要指望我们会吞下损害我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苦果。”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应对系列挑战,开展外交斗争 ——总体国家安全观研究系列

世界正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时期,风险与收益并存,挑战与机遇同在。一方面,世界多极化、经济全球化、社会信息化、文化多样化持续深入发展,国际秩序变革和全球治理不断推进,各国彼此联系和相互依存日益加深,新兴市场大国群体性崛起使得国际力量对比更趋平衡,和平发展大势料难逆转。另一方面,世界面临的不稳定性不确定性更加突出,世界经济增长动能不足,贫富分化日益严重,地区热点问题此起彼伏,恐怖主义、网络信息安全、重大传染性疾病等非传统安全威胁持续蔓延,动荡与危机频繁发生,局部战争与“颜色革命”阴魂不散,人类面临许多共同挑战。为中国的安全发展与民族复兴争取一个良好的外部环境,需要不懈地外交斗争。

一、独立自主,统筹安全与发展战略

独立自主是中国外交的基本原则。自新中国成立那天起,独立自主思想就始终如一地贯穿在中国的外交实践中。1949年,在新政治协商会议筹备会议讲话中,毛泽东同志指出,“中国必须独立,中国必须解放,中国的事情必须由中国人民自己作主张,自己来处理,不容许任何帝国主义再有一丝一毫的干涉”。[①]而后在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通过的作为临时宪法的《共同纲领》中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政策的原则,为保障本国独立、自由和领土完整,拥护国际的持久和平和各国人民间的友好合作,反对帝国主义的侵略政策和战争政策。即使是在“一边倒”的外交选择下,在国家积贫积弱的情形下,新中国毅然坚持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在平等合作互利的基础上,发展与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关系。

中苏关系从友好同盟到交恶敌对,一个关键的原因,苏联共产党动辄以“父子党”而不是“兄弟党”对待中国共产党,并且把党际分歧纷争上升扩大到国家之间的分歧与纷争,对于中国的内政外交横加干涉与指责。为了维护独立自主,为坚持真理,中国不惜巨大利益损失而与苏联决裂。在此后的“两条线”“两个拳头打人”的时期,中国的独立自主外交原则有效地维护了国家安全与尊严,在“三个世界”的理论指导下,积极发展与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关系,在美苏两极的中间地带赢得广泛的国际舞台。在苏攻美守的冷战巅峰时代,中国日益扩大的国际影响力,是美国努力借重以图扭转战略被动的关键筹码。中国领导人运筹帷幄,如此才有1972年尼克松总统访华,打开中美关系大门,出现了“一条线”进而“一大片”格局,开启了中国外交斗争的新征程。

正是有了“一条线、一大片”的对外新格局,中国才能顺利进入改革开放的新时期。在独立自主的外交原则下,中国将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调整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邓小平同志继承并发展了毛泽东同志的独立自主的外交原则,奉行“不结盟”(不依附任何强国,不约束自己的手脚),“不打牌”(中国不打美苏牌,也不允许别人打中国牌)与“不当头”(永不称霸,永远站在第三世界一边)的外交政策。“中国的事情要按照中国的情况来办,要依靠中国人自己的力量来办。独立自主,自力更生,无论过去、现在和将来,都是我们的立足点。中国人民珍惜同其他国家和人民的友谊和合作,更加珍惜自己经过长期奋斗而得来的独立自主权利。任何外国不要指望中国做他们的附庸,不要指望中国会吞下损害我国利益的苦果”[②]

经过长期不懈努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步入新时代,中国国家发展处在新的历史方位。新时代,在雄厚的经济实力与强大的综合国力的基础上,“中国特色的大国外交”开展得丰富多彩,在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下,在“和平共处五项原则”的基础上,在中国国家利益尤其是核心与重大国家利益突出的时点,实施“建设性介入”。“坚持独立自主,就要坚持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坚定不移走和平发展道路。我们要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任何外国不要指望我们会拿自己的核心利益做交易,不要指望我们会吞下损害我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苦果。”[③]

学界一般认为,新中国建立到改革开放之前,中国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打上了“战争与革命”时代的烙印,是巩固革命胜利成果,维护国家独立与安全,以及出于意识形态划线的需要。笔者认为,独立自主的外交原则,是基于中国国家利益的一贯战略策略,既是出于国家安全利益的需要,也是出于国家发展利益的需要。新中国建立在“一穷二白”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经济基础上,近乎没有一个像样的近代工业,作为现代工业的基础的钢铁,其产量中国人均只相当于一把菜刀,而美国人均相当于半部汽车。工业化是国家富强的关键,是走向现代化的关键。工业化带来的收入潮水可以浮起港湾内所有的船。有鉴于此,新中国如何走上工业化进而现代化道路,是摆在新中国领导人面前的艰难抉择。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江涌
江涌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中心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