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是科学社会主义继承性发展

程恩富 2018-03-21 浏览:
科学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本原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理论渊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属于科学社会主义;世界社会主义的实践经验,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建立和发展的重要借鉴;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形成的现实基础,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经济制度将逐步过渡到中级阶段和高级阶段以及共产主义社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及其经济制度为世界提供了一种可借鉴的良好示范和模式,各种科学社会主义经济制度模式应取长补短,互鉴共进;“科学社会主义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割裂说”“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永恒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唯一模式说”等思想都是错误的。

作者:杜奋根 程恩富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是科学社会主义继承性发展

——兼评三种流行的误论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一项全新的事业。作为社会主义,它必须遵循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逻辑,契合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逻辑;具有中国特色,它必须依据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国情,蕴含有效解答当代中国发展问题的实践逻辑。需要科学理论与创新实践的双向构建,以实现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逻辑与当代中国发展实践逻辑的逻辑自洽。2017年是俄国十月革命胜利100周年。百年来,世界社会主义积累了很多宝贵经验,也有不少惨痛的教训。人们对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特别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上,还存在不少疑问。习近平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科学社会主义理论逻辑和中国社会发展历史逻辑的辩证统一,是根植于中国大地、反映中国人民意愿、适应中国和时代发展进步要求的科学社会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不能丢,丢了就不是社会主义。”[①]本文在概述科学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基本原则的基础上,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属于科学社会主义而不是其他什么主义,进一步明确科学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本原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理论渊源;以科学社会主义实践发展为视角,在比较中区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其他模式社会主义的异同,并揭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本特征;评析“科学社会主义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割裂说”等若干争议问题,消除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各种误解,准确把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历史方位。

一、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理论渊源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不是某些人凭空想出来的,它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当代中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产物。这里首先要解决的一个问题,就是正确理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科学社会主义的关系。经常有人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科学社会主义割裂开来,认为科学社会主义基本原则已经过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对科学社会主义的否定;也有人把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当成了教条,认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实质是“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无论是“过时论”还是“教条论”,都会对社会主义事业造成伤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完善,既要遵循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原则,又要在实践中掌握遵循基本原则的方法。

马克思恩格斯虽然没有专门系统论述未来社会的论著,但是对未来社会制度还是提出了很多科学预见,并对人们的社会主义思想产生深远影响。人们的科学社会主义观念从何而来?首先是从马克思恩格斯的论著中来的。长期以来,人们把全社会完全的公有制、按劳分配和计划调节等同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是片面的。但是,如果放弃了“公有制主体”“按劳分配主体”“计划调节”,那就意味着否定科学社会主义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关于科学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基本思想。

1.公有制是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产权原则

马克思恩格斯关于未来新社会制度的所有制思想,虽然有一个从不成熟到成熟的发展过程,但是他们认为未来新社会制度一定要建立在生产资料公有制基础之上的观点不曾改变,并把未来社会制度实行生产资料公有制看成是与资本主义制度“具有决定意义的差别”。马克思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中指出:“共产党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共产主义革命就是要同传统的所有制关系实行最彻底的决裂”,提出无产阶级革命取得胜利后,“将利用自己的政治统治,一步一步地夺取资产阶级的全部资本,把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即组织成为统治阶级的无产阶级手里”[②]。

马克思恩格斯认为,共产主义运动的一个基本问题是生产资料所有制问题。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提出:“社会从私有财产等等解放出来,从奴役制解放出来,是通过工人解放这种政治形式来表现的,这并不是因为这里涉及的仅仅是工人的解放,而是因为工人的解放还包含普遍的人的解放。”[③]恩格斯在《国民经济学批判大纲》中也指出,要铲除资本主义制度带来的社会弊端,必须废除私有制。后来,恩格斯在《共产主义原理》中明确提出:“私有制同工业的个体经营和竞争是分不开的。因此私有制也必须废除,而代之以共同使用全部生产工具和按照共同的协议来分配全部产品,即所谓财产公有。”[④]在这里,马克思恩格斯已经明确地表达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思想:消灭私有制,代之为“财产公有”或“生产资料归社会所有”,因为他们意识到私有制是人类不平等的起源,是人类社会一切祸害的根源。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程恩富
程恩富
世界政治经济学会会长、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