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可铭:要固守金融主权这一无形的新型国防

赵可铭 2018-03-08 浏览:
金融是国家经济命脉,命脉所系,安全为要。习近平指出:“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金融制度是经济社会发展中重要的基础性制度。”赵可铭上将曾在《正确看待和应对当前的金融帝国主义》一文中指出,当前资本主义进入了金融帝国主义阶段。金融化和金融资本全球化是金融帝国主义的显著特征,但其国际剥削的本性并没有变,只是更加倚重金融手段而已。为积极应对金融帝国主义,中国应该:转变出口导向模式,摆脱美元依赖,不断提升金融发展主导力;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积极参与国际货币体系改革,不断提升金融主权控制力;加快提升金融博弈能力,防范金融颠覆,保卫我金融安全。

赵可铭:要固守金融主权这一无形的新型国防

帝国主义当今世界,和平与发展虽仍为时代主题,但世界很不太平。不合理的政治经济旧秩序,仍在破坏着国际社会的安宁。不仅军事霸权仍大行其道,而且金融霸权日趋凸显,一些发达国家凭借其强大的金融优势,不断洗劫发展中国家的财富,剥夺着第三世界人民的货币主权。我们对于这种新型的金融帝国主义,必须保持高度的清醒和警觉,积极采取有效措施予以应对。

一、金融帝国主义的性质及时代特征

当前资本主义进入了金融帝国主义阶段。金融化和金融资本全球化是金融帝国主义的显著特征,但其国际剥削的本性并没有变,只是更加倚重金融手段而已。

1、金融帝国主义的性质——国际金融剥削

资本主义发展大体经历三个阶段,即自由竞争资本主义、工业垄断资本主义、金融帝国主义。金融帝国主义是资本主义发展的最高阶段,具有高度的垄断性、掠夺性和寄生性,深刻体现了帝国主义国际剥削的本质。

20世纪70年代,金融帝国主义得以确立,主要表现为经济金融化和金融资本迅猛发展,金融资本演变为国际金融垄断资本,金融垄断资本将势力范围扩展到全球走向国际化,由此金融垄断资本攫取了前所未有的高额利润。这种高额利润的绝大部分是通过金融投机、金融剥削、掠夺来实现的。

1971年美元与黄金脱钩,世界货币体系废除了金本位制,美元成为世界货币,充当国际流通和结算货币。这意味着美国不生产,仅仅依靠印刷美元纸币就能一本万利地购买世界各国具有真实价值的商品、服务和资源,这正是垄断了纸币发行权的美国金融寡头集团洗劫世界财富的基础。美国通过其强大的军事、外交和意识形态力量,让各国央行不得不购买美国国债,为美国的财政赤字、对外战争以及美国公司收购国外核心产业提供融资。以新形式出现的金融帝国主义,与传统帝国主义相比,在形式上不再主要靠侵占领土,而是以金融资本为基础,创建所谓“资本自由化”的游戏规则,设置圈套,套牢和剥削弱势国家和民族。这种剥削,形式更为隐蔽,成本更为低廉,实践更为高效。

2、金融帝国主义的时代特征

当代金融帝国主义具有明显的时代特征,其金融霸权主要通过以下五种形式实现。

第一,金融通胀的国际转移,掠夺他国财富。金融帝国主义通过实施“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转嫁金融危机,向中国等新兴经济体输入通货膨胀,实现国家财富的国际转移。当今美国金融帝国主义就是通过货币贬值(“量化宽松”)、发行国债和制造股市楼市震荡,进而摧毁债权,轻易洗劫他国的财富。目前,中国3万多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其中约有60%是美国政府债券,必须高度警惕这些财富被美国利用金融手段洗劫的风险。

第二,金融投资的国际产业控制,控制他国经济命脉。美国利用其金融帝国主义机制,用全球的资金收购他国关键产业和资产,却又禁止他国并购其本国的资源、高新技术等战略性行业,以此来控制世界大宗商品的定价权。近年来,外资加快兼并和收购我国行业龙头企业,我国一些原先发展势头较好的重点企业、行业排头企业陆续被外资并购、控股,甚至多年来通过自主研发培养的技术团队和技术能力被外资控制,企业的利润随之外流,企业和产品的品牌价值也被外商侵吞。近年来,跨国公司开始大举进军我国大型制造业,并购重点直奔我国工程机械、电器业等领域的骨干企业。我们对此应有清醒的认识。

第三,金融危机的国际传播,搅乱他国金融秩序。金融帝国主义取代了早期资本主义用商品进行扩张与掠夺的模式,进而采用金融扩张,用垄断金融资本的运作模式来影响和控制一个国家的经济运行。美国凭借美元霸权通过操纵美元利率或汇率来定期对外辐射经济风险,传播经济危机和金融危机,让各国承担美国经济调整的成本。美国金融危机以来,美国推出四轮“量化宽松”政策,把增长留给了自己,把问题抛给了全球,全球替它背着通货膨胀的压力,而它并没有出现明显的通胀现象。当代以美国为首的金融帝国主义,频频借用索罗斯这样的金融狙击高手,对他国实施货币狙击,引发他国出现金融危机,趁机洗劫他国财富。比如,1997年以索罗斯为代表的金融狙击手对东南亚国家的金融狙击,导致东南亚国家出现金融危机,经济严重衰退,而金融狙击手们却获利巨大。对此,时任马来西亚总理的马哈蒂尔就明确指出:“索罗斯对马来西亚的金融狙击,使马来西亚经济至少倒退二十年。”

第四,金融文化的国际输出,强化金融剥削与被剥削的国际认同。美国金融帝国主义不遗余力地用服务于美国金融霸权的理论,用多种手段和渠道对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关键部门的人员、经济学者、媒体人员进行“洗脑”,通过强化文化渗透增强剥削与被剥削的国际认同,以达到不战而胜的目的。美国的一些主流商学院,多年来用其金融霸权理论大量培训各国留学生,这些留学生回国后往往成长为本国经济、金融部门的管理者,或者直接培训各国的中央银行家和外交家。同时,部分西方国家还借力金融非政府组织对知识分子、媒体等“笔杆子”进行思想渗透和改造。正是金融文化的国际输出和“洗脑”工程,将很多第三世界国家的经济推向崩溃和瓦解的深渊。近年来,美国各种基金会在中国投入巨大,不遗余力地培养基金会学者,贩卖美国等西方国家的一些言论,力图对我国经济社会改革决策产生影响。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赵可铭
赵可铭
国防大学政治委员、上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