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与法权:宪法序言的某种解读

白钢 2018-03-01 浏览:
近日中共中央委员会提出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部分内容的提议。以此契机,正好借本文重温宪法序言的内容。

革命与法权:宪法序言的某种解读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纪念邮票由中国邮电部于1954年12月30日发行)

近日中共中央委员会提出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部分内容的提议。以此契机,正好借本文重温宪法序言的内容。

对于当代中国的法治建设而言,一个核心问题在于,如何认识和处理革命与法律的复杂关系:二者的历史、逻辑、原则、体系及现实性。

革命,就其本质而言,意味着对于一切既有的规范、秩序、制度及建立于此基础之上的法律体系的否定与颠覆;

法律,则代表着与之相反的路径,即赋予既有的规法、秩序、制度以合理性,并以相应的法权关系保持与维护这种合理性。

这种为法律所重视、论证、护卫的合理性,在革命的逻辑面前,往往会被认作是纯粹形式的、虚伪不实的乃至根本反动的,革命所追求者,是实质的、真切的、直接在场的合理性。

但在革命与法律的似乎无法调节的矛盾深处,二者又有着某种特殊的相应:

正是通过革命催破扫除旧世界的痕迹,一种全新的秩序与法律体系才得以生成;这种新秩序与新法律的正当性与合理性,源于革命的正当性与合理性,后者通过前者得以确立、强化、稳固、持续,在此过程中,超越社会生活常态的革命逻辑化为社会生活的有机组成。

法律作为对社会秩序的确认与合理化赋义,只有在这种秩序被建立后才是可能的。因而,法律的合法性无法通过其自身得以追溯与证成。

革命,是后革命时代法律的本体论依据。

革命与法律的本质差别与矛盾,导致在后革命时代,二者关系往往呈现出对立的情态:就其本性而言,革命以激越决绝的方式与传统做抗争;法律则天然地倾向于保守传统。

突出革命逻辑,意味着胜利的革命者拒绝将革命理想以特定秩序固定下来,而秉持不断革命、以破为立的立场,在已经摧毁旧的世界秩序的基础上,扫除一切旧秩序的物质与精神痕迹,进而将一切在此过程中形成的新的社会秩序、法权关系也作为要批判乃至消灭的对象。

坚持法律的逻辑,意味着将将特定社会秩序及其所对应的法权关系固定化、常态化,进而神圣化,任何试图批判与消灭这种秩序与关系的理论与实践,都会被视作不正当、不合理,即非法的。

这两种逻辑的单向度无限延展,导向革命与由革命缔造的政治共同体的相互否定。文革可视作不断革命逻辑的极端化形式,而否认革命之于当代中国的奠基意义、否认共产党领导的革命建国的正当性与合理性、甚而否定整个近代以来中国革命的历史与现实意义,则是神圣法权逻辑的极端化形式。

如何有效克服这种相互否定的状态,是对中国共产党的政治智慧的真正考验。这意味着,在革命与法权间秉持中道:既充分承认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革命对于缔造人民共和国的决定性作用与伟大意义,承认革命作为人民、人民意志与人民主权的直接在场形式的历史合理性,承认政治共同体对于革命逻辑与革命理想的忠诚、尊重与继承;又表明后革命时代的社会秩序与体现秩序精神的法律的合理性,表明置身常态生活中的人的具体利益诉求与反映这种利益结构的法权关系的有效性,表明在新的社会中,各种不合理的现象不再需要通过革命的方式、而可以通过系统内生的自我修复机制予以解决。

如果说,革命与法律对于传统有着迥然不同的立场与态度,那么,真正的问题便在于,当革命本身成为共同体传统的一部分时,如何以法律去守护这一传统。

革命与法权:宪法序言的某种解读

这种革命与法律相反而相成的复杂关系,于美国,体现为代表革命建国精神的《独立宣言》与以保守既有秩序-制度为旨归的《宪法》间的张力,于中国,则集中地体现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之《序言》相对于第一至四章的正文部分的存在。

宪法的《序言》,是一种极罕见的对于宪法及由宪法所申发之一切其它法律的自身来源及合法性的说明,它不但体现了作为规则与决断的法律原则,更以将宪法展现为一种具体的历史性的秩序。

它提供了一种贯穿着革命精神与革命逻辑的历史观,这种史观回应着三个核心问题:中国从何处来?向何处去?现处何处?

这一部分的文本,不但当与《宪法》正文得到同样的重视,更因其作为宪法之历史解释所具有本体论意义,应在宪法解释过程中着力发掘探索。试以宪法《序言》的部分内容为例分析:

“中国是世界上历史最悠久的国家之一。中国各族人民共同创造了光辉灿烂的文化,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

中国在其悠久历史所创造的文化,在世界历史与文明史视野下,居于何种地位?有各独特之处?与其它民族与文明处于各种关系之中?

其革命传统,在此历史过程中,如何生成,发挥何种作用,何以是光荣的?

“一八四0年以后,封建的中国逐渐变成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中国人民为国家独立、民族解放和民主自由进行了前仆后继的英勇奋斗”。

如何理解封建的中国变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国家之过程?是何种力量造成了这种转化?如果没有这种力量,封建的中国(或传统的中国)会以怎么样的方式演进?这在近代以来的世界历史中是特殊的吗?如何理解“封建”、“殖民”这些概念及其对应的历史存在?国家独立、民族解放、民主自由这三者在中国人民的英勇奋斗中,是作为统一的目标出现吗?如果是,又是以何种方式被整合在一起的?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白钢
白钢
复旦大学思想史研究中心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