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主义的文明观

白钢 2018-02-25 浏览:
中国社会主义作为一种文明论意义上的创造性综合,将马克思主义这一源自西方文明内部、对于资本主义这一西方文明路向的总体性现代形态的最深刻反思,与中国之文明传统与现实相结合,在对于东西文明精华的共同承继与发展基础上,实现超越一切旧有文明形态的文明新生。

中国社会主义的文明观

中国社会主义与中国化马克思主义,是同一进程的两种内在契合且互补的表述形式。中国社会主义之于社会主义,正如中国化马克思主义之于马克思主义一样,当前者表现为后者在某一特定历史境遇下对于某一特定国家-地区之具体运用的时候,则尚属于较初级的阶段,故而可以被称作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伴随着这一过程的不断深化,当前者本身能极大地丰富发展了后者的普遍原理,从而具有更广泛、深远、普适的世界历史意义和文明史意义时,则不必再过多地强调特色,而应理直气壮地将之标示为中国社会主义与中国化马克思主义。

要对中国社会主义文明作深切之阐明,则首先必须探究作为其主要批判对象与竞争对手的现代资本主义文明之实质。

中国社会主义的文明观

现代资本主义文明以资本的逻辑统摄一切社会资源,以资本的自我复制-繁殖作为社会的最高价值,依照资本的诉求进行各种制度设计与利益安排。就其文明形态而言,下述特征值得高度重视:

1)资本为核心的历史目的论:

一切纷繁复杂的人类行为均依照是否有利于资本实现不断的自我繁殖这一标准被进行划分与评价,在此基础上,一切人类行为的核心被视作可进行量化计算的利益交换,一切人类社会之得失优劣均依照经济利益交换的量化原则加以衡量与解释。它赋予了历史空前的目的论与进化论色彩,并将一切前现代社会具有超越性的外在评价标准替换为资本的内在逐利要求。

人类社会的演进,被视作资本突破各种障碍不断壮大的自我实现过程,能促进资本实现这一目标的,是先进而值得追求的;与之相悖的,是落后而当破除者;与之不甚相关者,是边缘或附属的。这种历史目的论取消了人类诸文明体本身所具有的特质与内在价值,使人类一切社会形态获得了可以被统一加以考量的基础,从而建立起贯穿着资本意志的体现高-低、上-下、中心-边缘、支配-受制关系的世界历史体系。

2)工具理性的极端应用:

与资本的利益扩展诉求相应,以追求现实利益的实现、通过精确计算功利的方法最有效达至目的的工具理性在整体社会中居于主导地位,发展出无所不包的针对自然及人类社会的观察、分析、控制、利用的系列手段。在不断强化的追求利益最大化与实施技术控制过程中,人从理性所服务的对象蜕变为被其驱使支配的客体。工具理性的极端应用,不但意味着目标只能被通过工具性的手段加以把握和实现,更意味着目标本身也被工具化。在此基础上形成的学科划分与专业分工,将知识的追求目标传统由真理替换为利益。

3)原子式个体假设与个人主义:

伴随着现代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产生与确立,传统的建立在血缘或地缘基础上的族群共同体逐步瓦解,资本得以摆脱一切中介直接将个体纳入其自我生产的体系,在此背景下,产生了有关原子式个体的假设,即将原子般分散独立存在的个体生存状态视作人类社会恒常的自然状态,使这一发生在现代资本主义时代的历史性现象去历史化,从而完成对于资本主义制度的天然合理性的意识形态辩护。从这一假设延伸出的个人主义,以个体作为社会构成之绝对基础和政治生活之出发点,获得了主流意识形态地位。

中国社会主义的文明观

4)西方中心主义:

尽管资本的扩张某种程度上呈现为超越国家乃至取消国家的态势,但现代民族国家的生成壮大恰恰是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发展相伴生,因而资本始终采取选择最强势的一个或几个民族国家作为实现其意志的代表,赋予这些国家的特殊历史经验以普世-永恒的外观,将依据此类特殊经验归纳的路向称作人类的必由之路,将上述国家的特殊利益称作人类之公益。

由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发肇于西欧,大成于英美,其渊薮可追溯至古代希腊-罗马文明与犹太-基督教文明之结合,于是以希腊-罗马-基督教为轴心的西方文明被标示为人类文明之正宗,现代资本主义被视作西方文明自我逻辑的唯一与必然的实现形式。依照这一逻辑,对于已经进入成熟阶段的现代化进程,一切其他人类民族以及所属的文明都只是旁观者和被动者,或者说,都是“东方”的。它们唯有放弃自我成为“西方”,才可能真正将进入“现代”。

5)帝国主义与殖民主义:

现代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形成,从来不是如某些学者宣称的那样通过自由市场经济的方式(在世界贸易中,最遵守这一原则的恰恰是1840年前的中国),而始终伴随着西方列强的殖民掠夺、武力入侵、种族灭绝、奴隶贸易这一系列极不符合自由市场原则的野蛮行径,在此基础上建立的国际分工与利益分配格局也始终有赖于各种暴力手段加以维系。

作为资本主义世界体系的主导国家,前期的英国与后来的美国均公开将自己称作罗马帝国的继承者,并直接借鉴吸取希腊-罗马的统治技艺,将基督教的传教活动转化为殖民扩张的实践,将希腊人-野蛮人、基督徒-异教徒这样的古老划分转化为殖民-被殖民、支配-被支配的现实关系。

资本主义文明第一次将自然与人类统一纳入以资本为主导的世界体系,将二者共同视作实现资本无限自我复制可进行征服、剥夺、索取的对象与工具,并依照资本的逻辑与利益对其进行利用与改造,故而具有前所未有的世界视野与深刻影响。它所确立的政治、经济、文化范式与价值,构成任何文明体在现代境遇中不得不正视与回应的现实。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白钢
白钢
复旦大学思想史研究中心秘书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