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只讲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忽视甚至否定公有制为主体——必须全面阐释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

周新城 2018-02-17 浏览:
我们必须完整准确地阐述和贯彻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坚持公有制为主体与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这两个方面都要坚决贯彻,不能有片面性。当前必须警惕只讲多种所有经济共同发展,而忽视、甚至否定公有制为主体旳倾向。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微信公众号转载请与我们联系。】

不能只讲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忽视甚至否定公有制为主体——必须全面阐释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

自从党的十五大把公有制为主体、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确定为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随后把这一条写进宪法以来,围绕着基本经济制度舆论界一直存在着严重的分歧和激烈的斗争,焦点是要不要坚持公有制为主体。总的倾向是只讲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而不讲、甚至反对公有制为主体,推行私有化。一个典型的例子是,2015年初《财经》杂志接连刊登三篇文章,要求修改宪法,建议把基本经济制度的表述改为:“我国实行多种所有制经济形式,国有经济、集体经济、个体经济、外资经济和混合经济,各种所有制经济平等竞争、相互促进、共同发展。”要不要规定哪种所有制为主体?文章没有说,故意含糊其事了。

其实,自原始社会瓦解以来,迄今为此,人类社会都是有几种所有制经济并存的,都不是只有一种所有制。例如,奴隶社会,除了奴隶主私有制,还有大量自由民私有制(个体所有制);资本主义社会,除了资产阶级私有制,还有小农经济、地主经济,美国南北战争之前,还有奴隶主私有制。但任何社会总有一种所有制经济占主体地位,正是占主体地位的所有制决定了整个社会的性质。毛泽东在《矛盾论》告诉我们一个认识事物性质的方法,即在任何存在多种矛盾的矛盾综合体里,各种矛盾相互连结在一起,但总有一个占主体地位、起主导作用的矛盾,它规定着、制约着其它矛盾的存在和发展,事物的性质就是由这个主要矛盾的性质决定的。任何存在几种所有制经济的社会里,都会有一种所有制经济占主体地位,其他所有制经济则处于从属、补充地位,这是客观的必然性,不依人们意志为转移的。不分“老大老二”,不分主体和补充,只是某些人的主观想象,实际生活中是做不到的。在多种所有制经济并存的社会里,不是这一种所有制占主体地位,就是那一种所有制占主体地位。

只讲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不讲哪种所有制占主体,看起来是主张各种所有制地位一律平等,其实说这种话的人,心中还是明白必定有一种所有制经济是主体的,只是不说出来而已。他们反对公有制为主体,主张私有制为主体,但又不好明说,因为宪法上载明公有制为主体,于是他们打马虎眼,只讲多种所有制共同发展,不讲哪种所有制占主体。不过有的人憋不住,还是要说出来,这叫做顽强地表现自己,哪怕是违反宪法也要说。这在意识形态斗争中倒是经常可以见到的。例如一位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工商联主任的人,在《xx日报》上发表文章,宣扬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已经形成了以国有经济为主导、私营经济为主体的制度,说只有这样的制度才能够充满活力。在《xx日报》上发文章,公开与宪法唱反调,这是罕见的。

讲到各种所有制经济的地位,必须区分两种情况,一是在市场经济运行中的地位,各种所有制经济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运行中的地位是平等的,市场竞争的规则是统一的,适用于各种所有制经济,不应有例外。不可能对某种所有制采用一种规则,对另一种所有制采用另一种规则。另一种情况是在所有制结构中的地位,那应该是不一样的,有的所有制占主体地位,有的所有制则处于从属地位,起补充作用。这是客观存在的,它决定着社会的性质。决不能把两种情况混为一谈,仿佛在市场经济运行中各种所有制经济一律平等,就意味着在所有制结构中各种所有制的地位也是一样的了。

阐述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从理论上讲,有两个问题必须讲清楚,一是我们为什么要坚持公有制为主体,一是怎么看待非公有制经济(尤其是私营经济,它是非公有制经济的主要组成部分)。

必须坚持公有制占主体地位

为什么我们必须坚持公有制在整个国民经济中占主体地位呢?

(一)从政治上说,公有制是否占主体地位,关系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前途和命运

首先,关系到中国共产党的执政地位能不能巩固。

每一个政党、每一个阶级掌握政权,必须有自己的经济基础。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没有自己的经济基础,政权是不牢固的。共产党是工人阶级政党,必须把代表工人阶级根本利益的公有制作为自己执政的经济基础。一旦没有了公有制,共产党丧失了自己执政的经济基础,还能够继续掌握政权吗?设想一下,假如我们搞了私有化,我们的政权怎么维持和运转呢?公有制经济的主体地位消失了,甚至公有制被消灭了,私营经济占了主体地位,甚至只有私营经济了,我们的政权势必不能靠公有制经济交纳说收、上缴利润来维持,而只能靠私营经济来养活了。拿了人家的钱就要为人家办事,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在这种情况下,共产党只有两个出路:一是改变党的性质,改成为资产阶级服务的资产阶级政党,这也许可以继续执政,但这个党和政权就是资产阶级性质的了,不能再搞社会主义了,这就违背了初心,忘记了自己的历史使命了;二是如果还想坚持党的无产阶级先锋队性质,还想搞社会主义,那时在经济上占优势的资产阶级就不会容忍你继续执政了,必然要把你赶下台。只要你相信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必须为经济基础服务的道理,这两种情景,是可以想象得到的。这绝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现实的危险。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周新城
周新城
中国人民大学研究生院原院长、察网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