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宇:私有化解决不了中国经济面临的问题(系列评论之四)

江宇 2018-02-11 浏览:
通过国有企业私有化来促进经济增长,是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发生的,并不说明私营企业在促进经济增长方面比国有企业更有优势。恰恰相反,目前在经济发展中出现的一些问题是国有企业发挥的作用不足、公共品供给不足,例如产业结构的碎片化、对劳动者的保护不够、安全生产的欠账、公益性和战略性的科技研发等,都是需要更加发挥国有企业在提供长远性、战略性、公共性产品方面的作用才能够解决。

按:近日,一篇题为《共产党人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围绕这篇文章的争论,不是简单的理论之争,而是关系到如何坚持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坚持改革开放正确方向的重大问题。

中国并非按照马克思设想的,先建立成熟的资本主义制度,再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而是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的基础上进入的社会主义社会。这就决定了有一系列重大理论问题要回答。

在针对《共产党人的理论概括为一句话:消灭私有制》一文的批评中,有几个典型的论点,是需要认真研究和探讨的。

论点一:改革开放之前,中国实行公有制,经济效率低下。改革开放以来的成功则归功于私有制,这就说明,主张“消灭私有制”就是反对改革。

论点二:既然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归功于私有化,那么今天讲共产主义理想就会导致民营资本不敢投资,从而影响经济发展。

论点三:既然中国改革开放的成功归功于私有化,那么下一步改革的方向就是进一步扩大私营经济的比重,不主张做大做强国有企业。

这些论点都是十分现实的问题,只有把这些问题说清楚,才能够理解围绕《消灭私有制》一文的争论。今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对这些问题进行理性探讨,是有利于改革深化的。

江宇:私有化解决不了中国经济面临的问题(系列评论之四)

本文探讨第三个问题:继续私有化就能解决今天中国经济面临的问题吗?

这种观点认为,改革开放以来的经济增长源于“国退民进”,私营企业的效率天然高于国有企业,因此只要将现有的国有企业继续私有化,就能缓解经济困难。这种观点也不正确。

首先,私营企业的效率天然高于国有企业,并没有理论依据。从实证上看,无论是我国还是国外,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私营企业,都有经营绩效较高的、也都有绩效较差的,现有的研究文献并不支持私营企业效益一定高于国有企业。从我国的历史来看,改革开放以来20世纪80年代绝大部分企业仍旧是国有企业,但是利润率、效率都有很快的增长。而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私营企业的效率也在快速下降,因此在不能说私营企业效率一定高于国有企业。而且,微观的效率并不是衡量企业好坏的唯一因素,私营企业可能在微观经营、成本控制、适应市场需求等方面比国有企业有优势,但是也容易造成市场的盲目性、造成资源浪费。从西方的历史来看,二十世纪20世纪80年代之后,西方国家实施新自由主义的改革的一个主要内容就是国有企业私有化,但是私有化之后并没有促进经济的增长。

要破除国有经济一定是低效的判断。当代的企业,达到一定规模之后,无论是什么所有制,内部都存在着多层的委托代理问题,所有者和经营者都是分离的,亚当·斯密那种以几个人的小作坊时代的生产方式早已成为历史。在这种情况下,国有企业和民企在内部行为上已经没有差别。现在有些所谓的“民企决策灵活”,主要是因为民营企业大多数还处在家族企业和不规范的人治阶段,这是企业发展的原始状态,这种“灵活决策”有很大的风险,在经济快速增长的时候,固然有利于迅速成长起来,包括利用一些规则的不完善发展起来,这种决策不规范的企业反倒有优势,但是并不具有可持续性。

其次,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离不开民营经济的贡献,但是首先要看到,民营企业最初的发展来自于国有企业提供的资源和支持,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没有强大的国有经济,所以民营企业力量也弱小,只能集中在纺织等轻工业领域。改革开放以来民营企业的发展,固然有民营企业的努力,但是也离不开宏观经济周期的变化。否则就无法解释,广大发展中国家都采用私有制,但是并没有获得中国一样的增长速度。特别是国有企业在基础性创新中起了巨大作用,这些创新的特征是周期长、投入大、带动性强,国有企业承担具有优势。即使在美国,美国智能手机的技术主要来源于美国军方。硅谷早期也是军方建设的,后来才转为民用。

第三,改革开放初期,之所以发展民营经济能够有效促进经济增长,当时的情况是,国有企业比重过大,而且产业结构以重工业为主,在这种情况下引入私营经济,发挥其在贴近市场方面的优势,能够改善产业供给的结构。但是,当前的产业结构已经发生了变化,民营企业能够发挥作用的竞争性领域,已经出现了普遍的产能过剩和利润率下降。在当前的情况下,把国有企业私有化,如果是一般竞争性领域的国有企业,并不会改善产能过剩和利润率下降,如果把具有自然垄断性质的以及公益性的国有企业私有化,那么短期内可能会促进经济增长,但是却将损害服务的公益性,提高公共服务的成本,而且可能影响国计民生。

近年来中国经济发生的两个例子可以说明。一是山西煤炭资源的整合,一度成为攻击国有企业的口实。但实际上,山西省煤炭资源整合主要是为了解决煤矿安全、环境和资源保护等问题,长期以来国有煤矿企业在安全生产投入、遵守资源保护的规定方面比民营企业要好得多,这是国有企业成本较高的原因,民营企业在山西的比例较高的时候,也是资源掠夺性开采和安全生产事故频发的时候,也加剧了贫富分化等社会矛盾,大型国有企业整合煤矿资源之后,实现了煤炭资源合理地开采和收益分配,加强了安全生产。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江宇
江宇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