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灭私有制——共产党人的不忘初心

胡懋仁 2018-02-10 浏览:
今天,会出现为了《共产党宣言》中的核心思想——消灭私有制而引起轩然大波的情况,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那些反对社会主义,反对公有制经济的人们,已经开始恐慌了。他们原来在掌握话语权的时候,是不允许“消灭私有制”这种共产党人的目标出现在媒体上的。现在,网络媒体已经大为发达,站在共产主义一边的人们呼声更为强烈时,那些资产阶级的走狗们开始慌了神了。

【本文为作者向察网的独家投稿,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请注明来自察网(www.cwzg.cn)】

围绕着周新城教授关于《共产党宣言》中“消灭私有制”的文章,不同的人们都有着不同的观点。那些支持和表示赞同的观点都是一致的,而反对的观点却是五花八门。在反对的观点中,有故意曲解的,也有根本不了解《共产党宣言》的核心思想的,也就是根本不懂马克思主义的。至于那些恶毒攻击,虽然不齿,但没有什么学术观点和价值。

对中国共产党人来说,消灭私有制本身就是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的不忘初心。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严重阻碍中国社会生产力的是三座大山——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这三座大山,每一座都代表着在当时资本主义世界中的全部私有制关系的不同形式。帝国主义代表着国际资产阶级的私有制关系;封建主义则代表着与帝国主义勾结的中国以地主阶级为代表的土地私有制关系;官僚资本主义则代表着与帝国主义勾结,同时又与封建势力有着密切联系的中国官僚资本的私有制关系。总的说来,在当时资本主义世界上,这三种私有制关系都是资产阶级私有制关系在中国土地上的不同代表与不同体现。

那时这三座大山所代表的中国除民族资产阶级之外的全部的私有制关系,对中国社会生产力的发展形成严重的阻碍。那时的中国,特别是在抗日战争胜利之后,百业凋零、民不聊生。当时的中国亟须恢复生产,发展社会生产力。但是,这三座大山相互勾结,对中国人民进行了残酷的盘剥。中国在原来积贫积弱的基础上更加衰弱。工业化几乎无望,而最基本的生产恢复也成了百姓心中空洞的期盼。

在这样的情况下,唯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彻底粉碎三座大山的压迫,彻底打碎这三座大山对中国社会生产力的桎梏,中国才有希望走出这种贫弱的状态,中国才有希望真正从百年来的东亚病夫的耻辱摆脱出来。

事实证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民主革命胜利之后,迅速进行恢复生产的努力。革命胜利后,没收外国资本和官僚资本,又在解放区土改的基础上进行了全国范围内的土地改革,彻底消灭的封建主义的私有制关系。这对中国社会生产力的恢复与发展起到了巨大的保护作用。这几种私有制的毁灭也有力地提高了人民发展生产的信心与热情。

解放一词,就是人民通过自身参加的革命,把自己从三座大山的压迫下解救出来。解,即打碎了枷锁;放,即松开了束缚。事实也确实如此,土改之后,农民生产干劲十足,农业生产的产量也逐年增加。在1953年,我们开始实行第一个五年计划,进行了艰苦卓绝的工业化建设,我们的工农业总产值也是以两位数的幅度在迅速增长。在中国大地消灭了主要的剥削制度之后,对生产力解放的作用是无法估量的。

对于民族资产阶级所有制关系的改造,也是当时经济发展的一个必然结果。虽然在此之前,针对个别民族资本家有过种种违法行为所进行的“五反”运动,这也是迫不得已而进行的。个别民族资本家为了谋取更多的利润,采取了一系列的违法行为,对社会经济建设与发展,都起到了严重的负面作用。这些问题不解决,对于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会起到严重的阻碍与破坏,对于加强与民族资产阶级的团结也是有害的。所以,针对民族资产阶级中存在的违法现象,进行必要的斗争是不可避免的。但这并不是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唯一原因。

在国家开展社会主义工业化建设的时候,中国本身是一穷二白,困难重重。在工业建设所需要的资金方面,更是捉襟见肘。当时国家为了工业化,对于其他领域的资金投入与贷款的发放不得不采取一定的紧缩政策。所以,在这段时间民族资产阶级的企业在运行中会遇到资金短缺、订单不足的困境。所以,除了国家要对资本主义工商业进行社会主义改造的需求之外,资本主义工商业自身也有愿意接受国家要进行的社会主义改造的愿望。当然,也有相当一部分民族资本家不太愿意接受这样的社会主义改造。他们的私有制观念是不容易很快得到改变的。因此,在国家社会主义改造的过程中,有的民族资本家愿意将自己的企业实现公私合营,也有一些民族资本家对公私合营有所抵触。这本身也是一种正常的现象。但因大势所趋,那些抵触的最终还是接受了这样的社会主义改造。虽然心里不十分情愿,但如果不接受这样的改造,自己企业将来是不是能否正常生存,都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所以,再不乐意,我们的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还是比较顺利地完成了。

应该说,从1956年三大改造的完成,一直到1966年文化革命爆发之前,国家的经济建设基本是平稳的,速度是较快的,国民经济基本是健康的。其间由于头脑过热发生的“大跃进”,对社会经济生产造成了较为严重的负面影响,后来也能尽快予以校正。这段时间,一些个体工商户也依然得到保留,没有斩尽杀绝,对当时的社会经济也是有效的补充。当然,在这段时间完全消灭了私营经济,到底是不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也是一个值得讨论与商榷的问题。但不管怎样,出于对个体经济存在的宽容,在这个时候人们的内心至少没有那么极端。

查看全文
察网 CWZG.CN

感谢支持!我们会更加努力地创作来回馈您!
注:手机浏览器不支持微信支付。如需使用微信支付,请先将文章分享到微信,再打开文章进行打赏。

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进行支付

胡懋仁
胡懋仁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